穷不是病,消费穷才是“病”
来源:发改委支社 邹晶  日期:2018-07-09  浏览次数:

看来,中国电影的希望终赋予80后导演了!

继《暴裂无声》上映后刚刚三个月,另一部关于社会现实题材的电影《我不是药神》横空出世。巧的是,导演《暴裂无声》的忻钰坤出生于1984年,《我不是药神》的导演文牧野生于1985年,两部片子也都是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的,时间也几乎都发生在本世纪初。但不同的是,《暴裂无声》叫好不叫座,而《药神》(简称)却票房飘红。

在电影院观影时,旁边的一位女士后半场几乎都在哭,但我直到最后的镜头有点眼圈发热外,电影似乎并不是特别打动我。必须说的是,我并非泪点高的人,但不知为何,哭倒一大片的片子,却没有打动我。对于我来说,现实题材的片子是我的最爱,但这部票房奇高的电影,为何没有在我心里引起震动抑或感动呢?

《药神》这部片子如果硬要给它归类的话,还真不知该把它归为社会现实题材片,还是商业“喜剧”片?毫无疑问,一开始的剧情,特别是徐峥饰演的程勇因家暴而离婚,自己开了个小店卖男性保健品药,生活邋遢,粗鲁无礼,一个典型的市井失败者的形象,用现在的热词叫中年油腻男。虽然男主(程勇)生活悲催,老爸瘫痪,老婆要出国还要带走唯一的儿子,看似困苦的生活,其实都还是徐峥过去老套的轻喜剧风格,即便是一位慢粒白血病患者杨受益,偶然提供给他“发财”点子,在他去印度买仿制抗癌药这些看似冒险情节,其实都还是很搞笑的。但从他的搭档杨受益去世后,程勇的良心开始受到触动,片子似乎也开始严肃起来,他开始为患者们做慈善了,不计报酬,用自己辛苦挣来的钱补贴涨价的抗癌药。

《神药》的基调是小人物的平凡生活,也是真实的中国当代社会缩影,里面的几个主要演员都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了。除了男主程勇,一个很重要的人物就是杨受益,这是一个典型的上海小“知识分子”模样的男人,活的小心谨慎,有点小气,脾气随和,但对家庭负责,对朋友还算仗义。他第一次跟男主见面就是递上了一个桔子。桔子第二次出现是他自杀未遂,住在医院里,程勇去看他,他又说“你吃个桔子吧”。但就是这样一个有点懦弱的男子,在程勇跟大家吃散伙饭时,其他人都走了,只有他没走, 当他还想与程勇套下近乎时,却被程勇扔了句“滚”。

另一个比较重要的人物是思慧,她是慢粒白血病女儿的母亲,因为需要钱不得不落入风尘场所。她是好几个患者QQ群的群主,她善于联络,人也仗义,在底层社会里摸爬滚打,受尽了屈辱和白眼,但同时她也富有同情心和善良之情,算是买卖仿制药小团体里的核心人物了。这是一个有血有肉,负责任的母亲形象,是单亲家庭里的监护人,同时又是非常底层的女子,但她相当会处事,人情世故练达。

另外一个患者黄毛,不到20岁,却得了白血病绝症,他从家乡逃出来,为的是免得连累贫穷的家庭。他寡言少语,一开始的出现就是一个带有点杀气的抢劫犯。但随着剧情的发展,他仗义、忠诚、义气、朴实的特点,慢慢地展现在观众的眼前,他为了“老板”可以放弃自己的性命,开着装满抗癌药的车子冲向铁门,最后流尽了满腔的热血。这也是我最喜欢的片中人物了。

另一个主要人物是刘牧师,他是被程勇说服来充当与印度方面翻译的。后来也成为这个小团队里的重要一员,几乎参与了所有重要的事件和运营过程。牧师代表的是上帝,上帝就是要救人命的,尽管他也知道这是不合法的,但在男主的游说下,为了病人的福音,而“违心”地、善良地、认真地工作着。

电影里唯一的一个半反派(姑且这样称呼)人物是冒充院士的真药贩子,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唯利是图的商人,他知道抗癌药的昂贵,在他的骗术被程勇一帮人戳穿后,他采取威逼利诱甚至是下三烂的方式,成为了印度抗癌药的代理。但他在被警察抓住,在戏弄了一番警员后,并没有供出程勇,而是自己全部包揽了罪责。这样一个人物能够这样处理,也是“创新”了,是相当有勇气的做法,因为我们的电影一直还是比较年谱化的,或曰“政治正确”。

如果说这部电影非常成功的话,我想最成功的就是所有主要演员的精湛表演,他们的演技十分到位,每一个细节、眼神和台词,都能打动观众,让角色深入人心,其实,小人物是最难演像的!此外,整部片子里的群众演员也相当的出色,而且取景非常真实,有的地方就是藏污纳垢之处,这点十分难得。

看到这里,各位一定会说电影不是很感人、很现实吗?问题的关键就在于,电影里的每个角色,不管他们代表的是什么群体和阶层,似乎都很完美,都无可挑剔,尽管他们也有不光彩的一面,不体面的时候,但似乎都在本片的核心主题——帮助患者上,表现正面。即便是警察,要抓捕程勇这样是在做好事,但不合法的人,也是正确的。严格执法,铁面无私是执法人员的本职,无可挑剔,法大于情嘛!即便是瑞士药厂的医药代表,看上去有点道貌岸然的样子,说话很是文绉绉,一副西装革履,不谙“世事”的样子。但他代表的是药厂的利益,救命药定价高也是合理合情的,众所周知,抗癌药的研发都是高昂的,有的需要几年甚至十几年的不断投入,投入的资金数以百万、千万,甚至是以亿记,如果收不回成本,药厂还能生存吗,病人不是更没有治愈的可能?这么看,似乎穷人吃不起天价药也是自然的了。

记得那位骗子药贩子有一句话,大概是本片中最精彩,似乎也是最具有哲理的,他说:“这个社会只有一种病,穷病。”这句话看上去很是那么回事,很受用、一语中的,也是导致本片矛盾和社会现实情况的病灶。但我想说的是,穷的确导致买不起药,也是导致电影冲突的病根子,但穷并不都是个人的原因。我们不避讳地说,个人天资不同,受教育程度不同,加之历史发展的阶段限制,在我们当前的社会,贫穷的确是一个社会问题,而且贫富差距还存在越来越大的悬殊,但是我们不能说,贫穷就是让他们吃不起药的借口和理由。美国也有很多穷人,但他们的穷人并非吃不起药,因为医疗支出在GDP中占有的比例相当的大。再比如其他如瑞士、澳大利亚等高福利国家,穷人和富人同样都能享受到政府的医疗保险等。再比如,同样是发展中大国的印度,印度的GDP相对于中国,完全不是一个数量级的问题,而恰恰是印度,他们的抗癌药甚至其他很多的药品,都比我们国家要低得多,这也是不争的事实。比如本片中,治疗慢粒白血病的格列宁,在中国卖4万一瓶,在印度只要约500元,而药效跟瑞士产的不差上下,即便程勇带到中国后加价到5000元一瓶,对于患者也是极大的福音。那么,为什么印度会这么低价,因为印度政府允许这种仿制,目的是为了让穷人也能吃上救命药。尽管瑞士药厂也抗议,当然是不是合法,是不是应该取缔,那是另外一个层面和另一个合理与违法的问题了。

所以说,贫穷并不是问题,哪个社会不存在贫穷的人群,没有贫穷的社会那也是不正常的。本片之所以没有打动我,或者说我认为,《药神》还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社会现实题材影片,就在于,首先《药神》的底版色还是喜剧,这大概是受制于作为本片监制的宁浩和徐峥的一贯特点,又抑或是导演(也是编剧)受制于当前我们影视审核的制度局限。但同样是现实题材的《爆裂无声》,在刻画社会问题产生的根源上,相对就深刻多了,同时还有着黑泽明式的黑色幽默,以及直到结尾才能揭晓的结果和游戏般的观影享受。有人把《药神》与《达拉斯买家俱乐部》相提并论,我觉得两者没有可比性,按照国人的文化习惯看,其实《药神》更顺畅、好看,但《达拉斯买家俱乐部》更深刻和现实,是美国式的个人英雄主义抗争,和对政府不留情面的彻底批判和否定,更是当时在美国兴起的针对LGBT人群的正能量电影。有的人说,《药神》是在抄袭《达拉斯买家俱乐部》,其实要说有雷同的话,不过都是真人真事改变的而已,或者说都与救命药有关。说实话,美国电影我们是学不来的。

其次,本片的情节还是流于电影产业化的程式居多,节奏和剧情安排太满,深度不够。虽然故事还不错,片子也算好看,但着实不能震撼心灵,反思的余地不多。片中矛盾冲突太少,人物思想转变也有点莫名和过于快速了。就比如程勇,突然请合伙人吃了顿火锅,饭桌上宣布,不再代理药品了,当然也导致伙伴们对他的鄙视,但这个过程描述的太少、过浅。还有在张院士售卖假药的场子上的正义举动,虽然很过瘾,但其实还是有点“闹剧”。特别是刘牧师自己上台抢话筒,揭露骗子罪行都显得有点牵强,也不符合人物的职业特点,这场意外的打斗,除了显得有点夸张,其实都是喜剧的笔墨和技巧。

最后,片子对穷人买不起天价药的根源没有做深刻的描绘,实质性问题没有暴露。其实除了进口抗癌药的关税问题导致药价高企外,我们为什么就不能学学印度?当然,盗版是不能提倡的,但我们的医疗制度和医疗保险的设计是可以弥补这样的现实困境的。中国现在“不差钱”,为什么就没有在关系民生的攻关项目和研发上,充分利用社会主义优越性,集中力量办大事,补足民生的短板呢?我们的科研制度存在很大的问题,近期暴露出的高级知识分子砍杀同窗、高校科研院所的腐败案件,无不显示了我们科研体制和方向的问题或弊端。

总之,《神药》是一部引起大家共鸣的好电影,商业和教育意义俱佳的成品。我们不是经常批评,国产片为什么不学学韩国的现实主义手法,但如果我们想达到《熔炉》《出租车司机》《素媛》等韩国电影的社会成效,恐怕从电影管理部门、电影生产部门、导演、编剧乃至观众等,都应该不断反省,努力改进。我们当下的社会,不缺乏好的故事,有意思的题材,关键在于专业人士的犀利眼光,观众的宽容理解,以及管理者的高瞻远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