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寻民主与科学的脚步
来源:九三学社北京市委机关 张雪芹  日期:2014-07-08  浏览次数:

杨振声,是1919年五四运动当日被捕的32名学生之一。生于1890年,1956逝世,字今甫,笔名希声,山东蓬莱(今蓬莱市)水城村人。现代著名教育家、作家。 教授,曾任国立青岛大学校长。

杨振声1915年考入北京大学国文系。1918年与进步同学组织新潮社,创办<新潮>杂志,任编辑部书记。1919年赴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留学,专攻教育学,获博士学位,又入哈佛大学攻读教育心理学。1924年回到祖国,投身于教育事业,历任武昌大学、北京大学、燕京大学、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清华大学教务长、文学院院长兼中文系教授。

19305月,由教育家蔡元培举荐,杨振声出任国立青岛大学校长。他以蔡元培为榜样,延聘有学术水平、热爱教育事业的人才到校任教,使刚建校不久的大学拥有一支高水平的师资队伍。如闻一多、梁实秋、黄敬思、黄际遇等,另有杜光勋、游国恩、张煦、沈从文、傅鹰,及稍后到来的老舍、洪深、任之恭、王淦昌、童第周等。1932年杨振声辞去青岛大学校长职务。

1933年,杨振声受教育部委托,主编《高小实验国语教科书》和《中学国文教科书》;同时与沈从文合作编辑天津《大公报•文艺副刊》。

1938年任西南联合大学常务委员会委员兼秘书长、中文系教授,后任西南联大叙永分校主任、中文系教授。

1946年负责北京大学北迁筹备工作,并任教。同年与沈从文、冯至合作编辑《现代文录》,主编《经世日报•文艺周刊》。

1952年调任长春东北人民大学中文系教授兼中国文学史教研室主任,当选为吉林省人民代表大会代表、长春市政协委员、九三学社长春分社委员。

1956年,病逝于北京,终年66岁。临终,唯一的遗嘱是将其全部藏书(2379册)捐给长春东北人民大学图书馆。

杨振声是我国现代文学史上的著名作家,他继承“五四”的光荣传统,先后发表了一批反帝反封建、暴露旧社会黑暗、反映工农大众疾苦、争取妇女解放的文艺作品。他的作品大部分已收入1957年出版的《玉君》一书中。鲁迅称他是一位“极要描写民间疾苦的作家”,将他的作品作为现代文学史上第一个文学流派“新潮派”小说代表作选入《新文学大系•小说二集》。

杨文衡(19111987),杨振声长子,教授,农业教育家,果树专家。长期从事核桃的生物学特性、品种分类、形态解剖、生理生化等方面的研究,论证了中国是普通核桃起源地之一的观点,为中国核桃生产和科研的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他长期从事高校果树学的教学与科研工作,培养了众多果树专业方面的科技人才,与枣树专家曲泽州教授一起创立了河北农学院园艺系,二人共同组织编写了全国高等农业院校统编教材《果树栽培学》。他是保定社的创始人和主要领导人。1956年加入九三学社,曾任社保定直属小组组长,保定分社筹委会副主委、主委,保定分社第一、二、三、四届主委,第五届保定社市委主委,第一届社省委副主委,社中央第七届委员。第一、五届省政协委员,政协保定市副主席。

1979年,他以“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自勉,担任了“太行山综合开发研究”总主持人,他主持的“柿树生产技术的推广应用”、“山楂一条龙配套技术研究”,效益显著。与此同时,他上讲台能为农民技术员授课,下田间能手把手教农民修树剪枝,在民间广为传颂。

他病逝后,保定市政协、中共保定市委统战部联合发出了“关于向优秀知识分子、人民教师杨文衡同志学习的决定”。1991年,其业绩入编《中国当代教育家大词典》。

杨起,1919517日生,杨振声幼子,著名的煤地质学家,博士生导师,1991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学部委员)。1952年全国院系调整时,他由北京大学调入北京地质学院参加建院工作并负责组建煤田教研室和煤田地质专业,近五十年来为新中国的煤田地质教育事业和科学研究辛勤耕耘,作为新中国煤田地质教育事业的开拓者和奠基人之一,他为中国煤田地质教育事业和地质科学研究作出了杰出的贡献。

杨起年轻的时候想报考清华大学学造船,1937年,日本发动了全面的侵华战争,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已南迁,不在北平招生,无奈只得考入燕京大学物理系。北平沦陷后,杨起伺机冲破校方阻拦,设法逃出北平,南下,辗转到达湖南,借读于由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和南开大学联合组成的长沙临时大学。1938年,日寇铁蹄伸入到中国南方大地,南京失守而危及长沙,临时大学被迫迁往昆明,改为国立西南联合大学。迁校的师生分两路赴滇,一是经香港、越南去昆明;杨起参加了取道湘西徒步西行的“湘黔滇步行团”,步行三千多里路,历时两个多月,到达昆明,经过考试正式成为西南联合大学的学生。在李四光先生的影响下,他改学了地质,立志为祖国多找地下宝藏,使国家富强起来。

1944年,杨起还在读研究生时,就冒着更大的风险自愿西征,参加筹备建立新疆地质调查所。新疆地处边陲,当时交通不便、人烟稀少、条件十分恶劣。面对新疆军阀盛世才的反动独裁和毫无保障的地质工作条件,他不改初衷,努力工作,成为中国早期涉足准噶尔盆地地质研究者之一。他获得的八道湾矿区煤系地层、构造和含煤性等有价值的地质资料及其地质分析,为解放后乌鲁木齐煤田的进一步开发起了重要作用。

1952年组建北京地质学院时,他受领导之托,组建了中国第一个煤田地质及勘探专业。从此他几十年如一日,勤勤恳恳致力于煤田地质科学的教学与研究工作,为新中国煤田地质科学的发展和国家能源建设发挥积极作用。

杨氏一门三杰,皆为社员,是什么让他们对九三学社这个组织有这样的感情和热情呢?也许是他们对“民主与科学”的向往和追求,也许是他们愿意就促进中国的民主政治进程尽自己的努力,也许是他们对优秀的九三人的敬仰和倾慕。我想,他们是追寻着五四运动“民主与科学”的脚步加入九三学社的。

九三学社明确把“民主与科学”作为最基本的理念或基本纲领,原因有二。

首先,九三学社的创始人中,有一批五四运动的亲历者,特别是许德珩主席还是当时的学生领袖。“五四”所高举的“民主与科学”的旗帜,是他们心中根深蒂固的目标和追求。

其次,九三学社成员绝大多数是留学欧美的自然科学家,他们追求民主,强调科学救国,是很自然的。1948年,梁希写了《政治与科学》一文,指出民主可以改变落后,科学可以改变贫穷,“民主是科学的土壤,科学是民主的肥料。”

但从一定意义上说,民主是所有中国民主党派的共同追求,而如此强调科学而将其明确揭诸政纲,则是九三学社的独具特色。

我们纪念“五四”青年节,正是“要坚持和发扬民主与科学的爱国主义精神”。这也正是九三学社的历史使命和存在价值。

韩启德主席曾说过,在不同的时期,民主、科学具有不同的内涵,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九三学社所提出的民主是指“人权”、“人民的基本自由”,科学是指自然科学,指有系统的专门知识。我们今天所理解的民主与科学不再仅仅被理解为一种“政治诉求”,而是一种精神、一种文化、一种思想观念,是一种以人为本、体现社会发展根本目标的追求。就如同杨文衡和杨起对事业的孜孜以求和无私奉献,都是对“民主与科学”憧憬和追求,特别是对“科学”的身体力行。

可以说,为爱国而追求民主与科学,是九三学社的缘起,也是九三学社的基本理念、纲领和核心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