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快首都软实力建设,打造北京历史文化魅力之都
来源:九三学社文物美术支社 孙淼  日期:2011-08-18  浏览次数:

北京“十二五”规划纲要指出首都科学发展的主要任务之一是加强首都文化软实力建设。提出今后五年首都经济社会发展的主要目标之一是文化大发展大繁荣,即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更加深入,市民文明素质和城市文明程度进一步提高。首都历史文化资源得到有效保护、挖掘、传承和利用,文化创意产业和文化事业迅速发展,图书馆、博物馆、档案馆、文化馆等公共文化设施与服务质量达到世界先进水平,城市文化软实力显著提升,全国文化中心功能显著增强。

北京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首都,是世界闻名的历史古城、文化名城、全国的政治、经济、交通和文化中心。这里荟萃了中国灿烂的文化艺术,留下了许多名胜古迹和人文景观,具有天然的历史文化优势,可谓历史文化的“软资源”丰富并且独特。其对软实力科学的开发与建设正满足了人们当前日益提高的文化需求。笔者认为加快首都软实力建设,即是在开发的同时能够有效保护历史风貌,将资源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使首都得天独厚的“软资源”得到高效利用,由此形成发展的良性循环,最终促进社会与经济的和谐发展。

 

一、提升首都文化软实力对首都建设的重大战略意义

(一)软实力的涵义及其中国化

软实力(Soft Power)概念最早由哈佛大学教授、美国前助理国务卿约瑟夫•奈(Joseph NyeJr)提出,是指一国的文化、价值观念、社会制度、发展模式的国际影响力与感召力。相对于具体的国民生产总值、科研成果及转化率、国防力量等硬实力而言,哲学与社会科学也属于国家“软实力”范畴。包括意识形态的吸引力、政治价值的亲和力、文化(包括民族文化和通俗文化)的感召力、在国际政治中的结盟能力和利用现有国际组织的能力等。

在早期更为政治化的语境下通常被译为“软权力”,在后来越来越宽泛的运用中也常常被称作“软力量”或是“软力”。 约瑟夫•奈指出,一个国家的综合国力既包括由经济、科技、军事实力等表现出来的“硬实力”,也包括以文化和意识形态吸引力体现出来的“软实力”。“……硬实力和软实力依然重要,但是在信息时代,软实力正变得比以往更为突出。”按照约瑟夫.奈的观点,一个国家的综合国力,既包括由经济、科技、军事实力等表现出来的“硬实力”,也包括以文化、意识形态吸引力体现出来的“软实力”。一个国家的倔起,从根本上说,在于它的综合国力的全面提升。

在“软实力”的中国化过程中,中国几千年“爱和、非战”的优秀历史传统为软实力建设提供了深厚的文化土壤,以胡锦涛同志为代表的新一代中国共产党人创造性地完成“软实力”的中国化。胡锦涛同志在200611月底全国文代会、作代会上的讲话中就已首度谈到,“提升国家软实力,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一个重大现实课题”。 20071015中共十七大报告进一步明确了“提高国家文化软实力”的要求,报告指出:“要坚持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前进方向,兴起社会主义文化建设新高潮,激发全民族文化创造活力,提高国家文化软实力,使人民基本文化权益得到更好保障,使社会文化生活更加丰富多彩,使人民精神风貌更加昂扬向上。”至此,“软实力”基本实现中国化。

经济“硬实力”与文化“软实力”是一个国家、地区综合实力的重要组成部分。北京作为中国首都、历史名城和文化中心,文化底蕴异常深厚。与此同时当前人们对旅游目的地的文化需求越来越高,单纯的自然风光早已不能满足旅游者的需求,他们更多地希望在领略大自然放松身心的同时,拓展自己的知识面,提高自身的文化素养,受到知识和科学的熏陶,而北京历史文化名城的旅游开发与保护恰好能更好地能满足人们的需求。面对这一历史机遇,北京公园管理单位和公共服务部门,北京市公园管理中心依据《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042020)》和《北京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积极筹划“十二五”规划,提出“传承历史名城文化,打造北京世界名园”的战略目标,旨在为加强首都软实力建设添砖加瓦,凸显北京历史文化之都的巨大魅力。

(二)加快首都软实力建设的重大战略意义

1.有利于创造北京文化的新辉煌,为北京历史文化名城培植更深厚的土壤。

从广义上讲,“软实力”主要由三个方面构成,分别是精神文化力、制度文化力和物质文化力。北京作为中国的“首善之区”,无论是在精神文化力还是在制度文化力和物质文化力的建设方面,理应走在全国的前面。北京文化自中华民族文明东移以来,特别是金代定都以来,先后创造出了多次文化高潮的局面,其中包括元代具有初步民主主义思想的市民文化高潮;明末清初具有初步资产阶级思想的启蒙文化高潮;以“民主”、“科学”为旗帜的“五四”新民主主义文化高潮;以及以“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为旗帜的新时期社会主义文化高潮。进入新世纪,北京以申办、筹办和成功举办奥运为契机,贯彻落实党的十七大关于“促进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战略决策,大力加强“首都文化软实力”建设,北京正在掀起以“科学发展,和谐建设”为旗帜的新一轮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社会主义文化新高潮,创造北京文化的新辉煌,以培植“人文北京”建设更加深厚的土壤,进而带动“科技北京”、“绿色北京”的深入开展,促进北京经济社会及北京市民的全面发展。

2.发展历史文化名城经济,将潜在资源优势转化为现实经济优势。

北京具有浓厚的文化氛围,丰富的文化遗址本身就是一种特殊的、可利用的资源.这些资源可分为现实的和潜在的,潜在资源通过人有意识的开发,才能造就吸引人的外在环境,成为可利用的现实资源,对于现实的资源,同样也需要再生性的开发,这样才能巩固和改善资源的吸引力。我们可以依托他们发展旅游产业,把北京丰富的历史遗迹、文化氛围等资源优势,转化为经济动力,从而促进首都的经济发展。

3.充分发挥历史文化名城的旅游功能和文化功能,提高城市知名度。

北京具有大量的历史遗存,丰富的古建筑等,并具有深厚的文化底蕴,有针对性地对上述资源进行整合开发,能够使旅游业与历史文化名城的内在精髓得到合理的、科学的结合,从而使人充分体会北京独特的历史文化内涵,从而使文化在影响旅游者的同时得到了传承,以提高城市知名度。

 

二、北京与世界先进历史文化城市的比较与差距

北京既是历史的,又是现代的,是历史文化名城,也是现代化国际大都市。在进行软实力建设过程中,虽然已在国际上具有一定的知名度,具备成为世界历史文化魅力之都的潜力,但也应认识到与世界先进城市相比,还未达到支撑世界城市文化资源的水平,对国际游客的吸引力还需要进一步的提高。具体表现为:

(一)基础设施陈旧,知名旅游区承载压力过大

一般说来,城市容量主要包括空间容量、设施容量、生态容量和社会心理容量四种。以历史名园为代表的知名旅游区为例,应当以日空间容量来调控入园游客的人数,以生态容量来调控公园接待区住宿游客的人数,使接待游客的数量保持在一个合理的限额内,以缓解游人压力。如日本京都的皇家园林采用预约参观的方式,控制游览人数。

对比北京的历史名园,2009年,北京市全年接待旅游总数1.67亿人次,其中历史名园接待购票游客约6392万人次,另持有年月票的游客3500万人次,约占全市旅游接待总人数的40%。尤其“五一”、“十一”等节假日期间,各名园可谓人满为患,远远超过了正常接待游客人数的限制。据2007年北京市假日办发布的数据显示,北京主要旅游景点中超过最佳接待容量的包括故宫、八达岭长城、颐和园、世界公园、北海公园、天安门城楼等著名历史文化景区,北京历史名园的生态、环境遭到空前的威胁,而如上述这些具有重要历史文化内涵的活化石一旦遭到破坏,其损失将是不可估量的。

(二)遗产完整性和原真性受到挑战

威尼斯、佛罗伦萨的“以旧为美”的文化观,莫斯科、斯德哥尔摩的“品质至上”的城市发展观,也对北京的软实力建设具有启示意义。

历史文化名城为了确保其作为城市符号的作用,通常很注意保护园林空间内的所有要素,保证园林的原始信息。如伦敦皇家公园为女王所有,严格禁止改变其固有风貌,任何部门不得占用公园空间。相比之下,北京还存在一些古建筑为其他单位占用,甚至被破坏,只剩遗迹“空壳”的现象。在未来打造建设过程中,笔者认为有必要腾退驻园单位占用的建筑空间,恢复被破坏建筑,实现公园历史信息的展示,及公园空间的统一管理。

政府及相关职能部门是北京历史文化名城的保护主体,此外,专家、居民、社会大众也应共同参与,坚决贯彻“保护第一”的原则。北京的保护更应划定保护范围,具体保护内容应当包括历史街区,传统格局、历史风貌、民风民俗、文物古迹、历史建筑、传统空间格局、传统风貌、风貌要素、传统工艺、传统文化、传统经济、自然风景区,甚至将与历史文化密切相关的某些自然山水、风景名胜、古树名木等囊括在内。

(三)配套设施不健全

历史文化名城作为世界旅游的目的地,一般都有较大的游客量,为公众提供配套服务设施如道路、停车位、餐饮配套、工艺品服务部等就成为必然,使旅游者能够轻易地到达旅游区,如圣詹姆斯公园、摄政公园、杜伊勒里公园、中央公园、拉维莱特公园等,周边交通十分方便,可谓为拉动城市消费创造了良好的硬件条件。

相比之下,北京基础设施方面的配套工程建设尚有待提高,尤其随着公交网线的完善、自驾出游的增长,停车场的设置与建造已成为配套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为此我们不妨借鉴法国的香波堡在公园外围建成能够容纳数十辆大型旅游车辆,或伦敦格林威治公园配套较好停车条件。此外公园内的道路、服务区还需进行重新规划,进行合理、科学的设置,只有如此才能从根本上满足游客参观上的需要。

(四)管理手段和技术落后

随着无线通信技术以及网络宽带技术的发展,基于移动位置定位服务(LBS)的大型公园的数字化管理系统应运而生。世界旅游组织认为,公园数字化必将成为今后公园发展的主要方向。在未来的发展中,北京主要旅游景点也需要利用数字化的现代工具,进行软件升级和智能化建设,对数据及相关工作进行管理,推动公园的科学化建设,提高公园建设的水平。

()安全保障水平还有待提高

历史名城尤其是历史名园拥有大量珍贵的文物,需要建造完备的安全保障体系。例如凡尔赛宫、格林尼治公园、枫丹白露等都拥有世界上最先进的安全保障体系,以应对游览密集时可能的突发情况。

相比较而言,北京历史名园经历过第29届奥运会和60周年国庆游园活动后,虽已初步形成一套安全管理机制,但距离世界先进的安全管理水平,尚有一定差距。例如今年58日,故宫博物院发生震惊中外的窃案,香港两依藏博物馆在斋宫临时展出的9件展品失窃。据两依藏博物馆馆长王夏虹介绍,丢失展品为金银镶嵌宝石的西式化妆盒,估值逾数千万元。尽管故宫保卫处一直在人数上占有绝对优势,更被称作“京城第一保卫处”,每天闭馆后,至少1600个防盗报警器、3700个烟感探测器和400个摄像头同时运行,却仍不可避免犯下如此低级的错误,任人未购票混入故宫,并进入诚肃殿的香港“两依藏珍选粹展”展厅,趁降雨躲在展厅与西配房的夹道直至天黑。直至20时许,关闭西配房内供电系统总闸,破坏展厅玻璃和内部展板后进入展厅盗取展品。得手后,又从诚肃殿上房,并攀爬上故宫内墙逃跑。逃跑期间虽被故宫夜巡人员发现,却趁夜巡人员向上级汇报时逃离现场,藏在一辆汽车底下。躲过搜查后,通过一间房屋的铁质护栏,爬上高约8的故宫外墙,跳墙逃跑。如此手段可谓拙劣之极,然相关工作人员亦是接连犯错,任人接连突破 “防护区”、“监控区”甚至“禁区”,更使其所谓技防、人防、物防和犬防四道防线形如虚设,以致装饰墙上赫然出现大洞,九展品失窃,可谓骇人听闻。

此次事件应当再次为我们敲响警钟,笔者认为故宫被盗,博物馆紧急加强安保虽是亡羊补牢未为晚矣,但是我们更应通过此次事件认识到人防技防物防,终究不如心防。单纯的技术防范,在20世纪50年代的欧美已经结束,观念预防即以心防为主取而代之。只有真正做到时时具备防范、戒备之心,即如石柏魁之流“大盗”也好,蟊贼也罢,一旦兴起盗窃之意,必能将其绳之以法。

 

三、提升首都软实力的具体措施

(一)加强基础设施、注重旅游商品的开发。

旅游交通的建设,能够缩短各景区间的行程,将资源更好地整合后展现给游客。旅游餐饮、购物、娱乐的开发,如融合浓郁的地方特色,就更能提高旅游资源的附加值,增强旅游产品的吸引力,实现名城旅游资源的文化功能与旅游功能。另一方面,应注重旅游商品的开发,大力推动具有当地特色及旅游纪念意义的旅游商品开发、生产、销售。旅游商品的开发,要注意商品的“旅游”属性和旅游业是综合性很强的经济产业,涉及到“吃、住、行、游、购、娱”等六大要素。

(二)政府应制定合理的保护管理规划,用法律手段保护提供保障。

    对于北京市的各项历史文化资源,应该确立保护内容和范围,以免出现过度保护或者保护不当的现象。采取各种积极有效的保护措施,以保留北京历史文化名城的传统格局和历史风貌,不改变与其相互依存的自然景观和环境。对于历史文化街区,应设立核心保护范围和建设控制地带,主要接待设施建在核心景区之外,对已破坏的旅游资源要进行整修复原或仿古重建。坚决抵制各种破坏行为,严正地运用法律手段对破坏者进行处罚,为城市的保护提供法律上的保障。

(三)对历史文化区树立“保护第一,开发第二”的思想,科学合理地开发,以加强首都软实力建设,走可持续发展道路。

历史文化名城的各种历史文化遗资源不同于一般的矿产、森林、草地等资源,它们具有独一无二性、非人工再造性等特征,一旦破坏,将不可再生、不可复得、不可挽回。因此,在开发过程中,保持其真实性和完整性是首位的,一切的开发、利用和管理工作都必须服从于文物古迹、文化遗产、历史街区等的保护和保存。只有保护和保存好历史文化资源的真实性和完整性,才能体现出它的科学和历史文化价值,才能源源不断地吸引风景和自然文化的需求者。

(四)北京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过程中,注重发挥名城的游憩、文化、教育功能。

北京具有大量的历史遗存,丰富的古建筑、独特的文化、历史风貌等。因此,对北京历史文化名城进行保护过程中,不能过度保护,把资源关起来,应充分利用北京这些历史文化资源,发挥游憩、文化、教育功能。使游客在旅游的同时,感受深厚的文化氛围,拓展自己的知识面,从北京市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一街一巷等学习历史文化知识,获得历史文化名城及北京市历史文化资源的相关知识,从而达到旅游精神层面的享受。

(五)提高市民素质,加强历史文化资源保护知识的宣传和教育,增强全民保护意识。

采取多种宣传形式,广泛宣传历史文化名城的珍贵价值及保护意义,让每一位公民都了解文物保护对城市发展的重要意义。通过设立文物档案馆以宣传普及文物知识,在现有文物的普查基础上,建立文物保护单位、文物保护点和历史街区、历史建筑的完整档案,对市民免费开放。也可以发动和积极引导市民参与历史文化名城保护活动,使市民成为保护者。可通过举办一系列免费的文物保护讲座、竞赛活动或是定期组织市民参观文物等方法,提高市民的文物保护素质。同时,也可以招募文物保护志愿者,对其感兴趣的文物进行定期维护。

 

孙淼:九三学社社员,北京文博交流馆经济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