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三学社历史阶段分期的研究
来源:海淀区第三综合支社  程 宏  日期:2017-02-07  浏览次数:

【摘要】:为了客观、深入、科学地研究九三学社社史,有必要将社史的进行阶段分期。本文提出了社史的分期标准和分期见解,根据九三学社的参政议政实践,试图将九三学社70年社史划为七个阶段。九三社史的阶段分期是一个需要长期研究、反复探讨的学术问题,并需要取得尽可能多的学者的共识。

【关键词】:九三学社、社史、分期

【正文】:九三学社作为中国的主要参政议政当之一,已经走过了风风雨雨的70年。关于九三学社社史研究中的分期讨论,已有一些观点,但分歧较多,迄今尚无形成定论。为了完善九三学社社史的历史分期问题的理论体系,科学化社史的分期标准、明确社史的分期原则、统一社史的分期实践,本文对九三学社的历史分期研究提出一些分期的标准和探讨性结果,希望进一步推动研究九三学社社史的研究。

一、九三学社社史分期划段研究的意义

历史像一面镜子,既可以照出过去,又可以照出未来。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为了发展,需要研究自己的历史,一个政党为了承担他的历史使命,也需要知道自己从哪里来,明了向哪里去,落实怎样到哪里去!

九三学社社史的分期划段,是社史体系建设中的重要问题。按照历史本身的逻辑,对九三学社社史进行系统研究十分必要。由于九三学社与中国共产党的密切联系,九三学社既是与中国共产党长期共存、荣辱与共的友党,又是在其领导下的参政党,所以九三社史的研究与中共党史的研究在内容常常相互纠缠,在研究方法常常相互借鉴,而九三学社社史的研究结果也常常是覆盖在中共1949年以后的党史中,不知不觉地几乎成了中共党史研究的陪伴研究。

尽管民主党派接受中共的领导,但民主党派的历史无论如何都不是中共党史,在实际中,这种论点不是三言两语所能讲清楚的。原因在于我们的传统认识,又因缘于中共的历史地位和运行机制。因此,在研究九三社史时,我们还面对着一系列难题。为此,我们在借鉴中共党史研究的基础上,要广泛吸取其它包括政治学、社会学的研究方法和成果,要坚持客观、独立的研究,使立论更坚实、科学。

二、九三学社社史分期划段的标准依据和标志事件

历史研究中,阶段分期问题是首先遇到和需要解决的课题,这是细分历史、深化研究的通用方法。九三学社社史,基本上归于现当代史的研究范畴,但是作为一个政治社团组织的历史,仅用中国通史的分期划段研究是不能胜任的,还要进一步细分历史。

一个政党历史发展中分期划段的准则,应选择其所遇到的政治、社会和经济形势的重大历史转折点做出发点,应以其所制定的工作重点转移文件和影响社史发展的拐点事件等作为标志区分,这应是所有政党历史分期划段研究的客观依据和基本原则,九三学社也应如此。

对九三社史进行分期划段,应从历史本身的逻辑出发,找出具有思想意义和学术价值的标准依据和标志事件。贯穿社史的主线应是本社在各个历史时期中,参政活动的内容、目的、特点和社会政治经济发展阶段的状况。

九三学社作为参政党,其社史与中共党史紧密相关,特别是1949年以来,九三学社的参政活动,受中共统战政策影响很大,因此中共党史的分期划段标准对九三社史的分期划段标准,既有借鉴参考意义,又各有特色,不能完全照搬套用,必须以九三学社自身的建设发展为主线。

三、九三学社社史的“七阶段”划分法

九三学社成立于二战胜利后,除了创建初期的4年,以后基本上属于现代史的范畴。中共党史研究,比较定型的分期大致粗分标准是:19491956年基本完成社会主义改造的七年,19571966年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的十年,19661976年文化大革命的十年,19761978年徘徊中前进两年,1978以后启动改革开放直至现在。参照国史和中共党史,按照历史时期,作者试图对九三学社社史做个“七阶段”分期。

3.1 战后初创时期(19451949

九三学社于194654日在重庆正式立,选举了16位理事,8位监事,这24人成为创始成员。学社宗旨是反内战,反美扶日、战后国家重建,迎接新政权。当天的《新华日报》还全文刊登了成立大会通过的几个主要文件。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成立宣言》和《基本主张》。512日九三学社召开了第一次理监事联席会议,讨论了时局与任务,通过了决议。

19481125日,中共中央就召开新政协会达成了共同协议,列出参加新政协筹备会的民主党派有民革、民盟等9个,其中没有九三学社。194997日周恩来在《关于人民政协的几个问题》的报告中说:九三学社是在抗战后期成立的,在民主运动中起了很大的作用。因为当时在国民党的统治之下,不能公开发表意见,所以一直到北平解放时才公开活动。并且九三学社响应了“五一”号召[1948430日,中共中央发布《纪念五一劳动节口号》(简称“五一”号召)。其第五项号召:“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各社会贤达迅速召开政治协商会议,讨论并实现召集人民代表大会,成立民主联合政府。”],应被列入民主党派的序列。在这段时期内,九三成员不过百十来人。

3.2 迅速成长时期(19491952

1949年底到1950年初,全国各民主党派相继各自召开了全国代表大会,修改章程,公开宣布一致拥护新民主主义和《共同纲领》,决定接受中共的领导,同中共建立新型的亲密合作关系。这期间,九三学社被列入11个参政民主党派的序列之中,参加了新政协会议。九三学社于195012月和19529月召开了两次“准全国代表大会”的全国工作会议。进一步明确九三学社的性质、方针与任务,在修改后的社章中,将本社“学术性的民主政团”的性质改为“新民主主义政党”;自称为:“是以小资产阶级文教科学工作者为主要成份的阶级联盟的新民主主义政党”。1950年代初,大量在抗战胜利后被国民政府派往西方国家的留学生开始回国参加建设,他们不少人加入九三学社,其中不乏后来成为中科院院士的人。

3.3 大发展大贡献期(19521957

195412月国务院任命一部分九三成员为国家部委和高校领导,1955年中国科学院成立学部,九三学社有43位学部委员。截至1955年底,社员发展到近1200人,建立地方组织18个,基层组织94个,19562月,九三学社第一次全国社员代表大会举行。出席有各地代表144人,列席有21人。九三学社在新中国初期建设中得到健康的发展。1956年国务院组织全国600多名专家讨论制定我国十二年科技发展战略规划时,梁希等66位社员参加了这项具有历史意义的工作。1956年,我国首次颁发自然科学奖时,在34项获奖成果中,有13位社员分别在物理学、化学、地质学、植物学、冶金学方面获奖。这期间九三学社成员在人文社会科学方面也涌现一批大师。这期间九三学社出现的大发展热潮和大贡献状况,对新中国科学文化和九三学社组织的影响十分深远。

3.4 反右低落时期(19571966

1957年“反右运动”后,大批各级社领导和著名专家被被错划为右派分子,被撤销其所在各级社内领导职务和被罢免行政职务。九三学社被划为右派分子共649人,占据社员总数的10.4%。其中中央委员13人,占中委的15.8%,分社委员75人,占分社委员总数的19.9%。1958118日至24日九三学社四届三中全会在北京举行。会议决定撤销顾执中、陆侃如、董渭川、袁翰青、薛愚、储安平在社内的职务。九三学社著名右派有:陈明绍、杨肇燫、周拾禄、薛愚、袁翰青、陆侃如、高觉敷、陈时伟、洪涛、顾执中、漆文定、楼邦彦、董渭川、孟昭英、吴藻溪、雷海宗、启功、程千帆、屈伸、顾学颉、秦瓒、周拾禄、王恒守、彭光钦、恽震、傅筑夫等,许德珩主席也受到批评和冲击。

19581128日,九三学社第二届全国代表大会召开,通过了新修改的《九三学社章程总纲》和《九三学社改造规划》。规定:九三学社的性质是“一个以资产阶级知识分子为主要成员的民主党派”,其中心任务是加强社和社员的根本改造,把九三学社“逐步改造成为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政党”。同时决定社刊《九三社讯》改名为《红专》。

3.5 文革瘫痪时期(1966-1976

1966十六条公布后第十天,823日夜到24日晨,一些北京红卫兵发出致各民主党派的《最后通牒》,限令各民主党派在72小时之内自行解散并登报声明。从825日起,北京各民主党派中央机关纷纷贴出通告,以大体相同的语言表示坚决接受红卫兵的意见,自即日起停止办公,报请党中央处理。包括九三学社等各民主党派被迫停止活动,各级社组织基本上处于瘫痪沉寂状态,这种状态一致持续到改革开放。

3.6 复苏重生时期(19761987

197610月,“文革”结束,九三学社逐步进入了劫后复苏时期。197910月,九三学社召开了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距上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相隔21年。这是九三学社恢复活动以来的第一次代表大会,奠定了九三学社以后发展的基本框架,是社史上重要转折点,意义堪比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从此,九三学社进入改革开放新里程。198312月,九三学社召开了第四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人数空前激增,达到300人。此后,社工作领域逐步拓宽,在参政议政、社会服务、自身建设上取得了很大的成就。期间提出了很多可载入历史史册的提案与建议,如“863”计划、关于缓上三峡工程的建议等。

3.7 新时期(1989~)

19891月,九三学社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闭幕,举产生了第八届中央委员会,这是自九三学社创建43年来第一次更换领导人,周培源被选举为中央委员会主席。还产生了93人的中央参议委员会的荣誉领导机构,王淦昌选为主任委员。

19891230日,《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的意见》(中共中央14号文件)下发,九三学社等八个民主党派与中共进入了“长期共存、互相监督,肝胆相照、荣辱与共”的多党合作的新时期。

四、结束语

社史研究既是学术问题,又是政治文明问题。我们或许应该在政治和历史学术的双重意义上认真对待。九三学社社史的研究很年青,由于一些短时期内不能解决的争论,因此社史分期的研究必然存在着很多问题。作者希望本文提出的社史分期划段能够唤起社史学者的关注,反复思考,深入探讨,不断完善认识。从而使九三学社能够认清和站在自己的历史地位上,更好承担和发挥推动社会进步发展的政党历史使命。

参考文献

1,九三学社中央委员会,九三学社简史(草稿,2015年)

2,缪楚黄等,关于党史分期的初步意见(1980年)

3,王仲清,中共党史学概论(浙江人民出版社,1999年)

4,朱佳木,对中国当代史定义、分期、主线问题的再思考,《当代中国史研究》2010年第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