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先辈的法兰西岁月
来源:九三学社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支社 黄宁燕  日期:2012-07-04  浏览次数:

中国共产党建党91周年之际,中央电视台在黄金时段推出电视剧《我们的法兰西岁月》。我一直在想为什么有这么多影响近代中国命运的有识之士出自留学法国的学生?当年留学他国的中国学生也很多,比如英美,虽然也涌现了许多学者巨匠,但却少出革命先辈。这不禁令人惊奇和疑问!几年前我对法国一个小城的一次访问,加上以后的思考似乎使我找到了解答:法国是一个各种自由思想碰撞和交流的地方,尽管当时中国学生来法是为了学习西方科学技术知识,但自由的思想环境使来到这里的一批年轻中国人催生了思考民族命运与未来的冲动,因此,法兰西这块土地为中国革命培养了一大批思考并投身拯救民族命运的人才。不但如此,在法国这块土地上诞生的思想还间接影响了中国共产党的创建。

解答我疑问的这个地方就是“蒙达尔纪”。蒙达尔纪位于巴黎南部100公里,属于法国的卢瓦尔河谷地区,运河、水巷以及131座桥令蒙达尔纪在法国获得了“嘉蒂奈的威尼斯”之美誉。

蒙达尔纪仅有一万六千多人口,与中国结缘是因为李石曾。李煜瀛,号石曾,是清朝末代大学士李鸿藻的儿子。1902年,李石曾来到法国留学,在位于蒙达尔纪的协奴瓦农业学校求学,三年之后以第四名的优异成绩毕业,然后进入巴黎巴斯德学院,研究生物化学,着重研究大豆,1907年他出版了法文版《大豆的研究》。回国后,1909年李石曾和蔡元培、吴稚晖等发起勤工俭学运动,组织“留法勤工俭学”项目,将一批中国年轻学子带到法国接受新思想,学习科学技术。1910年至1920年的10年间,先后有17批共2000多人陆续来到法国留学。他们抵法后几乎分布法国全境,而蒙达尔纪这个小地方由于与李石曾的特殊关系,接纳的学生最多,大约有300名。这个小城因此与赵世炎、蔡和森、向警予、王若飞、陈毅、邓小平、李维汉、李富春等名字永久地联系在一起,并成为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先行者涌现的摇篮,是廿世纪廿年代中国留法勤工俭学运动的策源地之一。其中邓小平后来成为中国最高领导人、改革开放总设计师,李维汉曾担任中国政协副主席,李富春则是中国副总理。

杜吉公园是个特殊的地方。因为这是当年中国学生集会的场所,各种思想在这里碰撞、争论、思考。有300多名中国学生的蒙达尔纪之所以会出这么多革命者,便与这座公园里曾经自由传播的革命思想有关。19207月,新民学会旅法会员在这个公园召开全法会议——这在中共党史上被记载为著名的“蒙达尼会议”。蒙达尔纪的这批学生来法是在1919年后,他们大多已受到五四运动思想的深刻影响,并且很多是新民学会成员。杜吉公园的碰撞催生出许多新的思想。新民学会会员经常在杜吉公园作关于拯救中国、拯救世界的专题演讲,并第一次提出了建立一个新民主主义政党的主张。这可以史料为证。蔡和森与毛泽东私交甚密,19207月,蔡和森致信毛泽东,提出“拯救中国”的计划;在1920813日落款的信中,蔡和森提出了创建中国的共产党的想法。因此可见,法国这座小城中孕育出的思想确实与中国共产党的创建有着直接的联系。

杜吉公园还是一个具有革命浪漫主义色彩的地方。蔡和森、向警予在杜吉公园结成“向蔡同盟”,以相互爱慕的诗集作纪念,举行了象征摆脱封建思想束缚,自由恋爱的新式婚礼。

我在访问时发现,尽管时光荏苒,并且中国留法勤工俭学的先辈在这座城市居住距今已近百年,但是当年中国学生的足迹却仍可以得到追寻。因为尽管在法国房屋有时会维修或翻建,街道规划却很少被随便改动,甚至门牌号几百年也不会变,因此城市一般都保护很好。20051月,中法两国在蒙达尔纪共同开辟了一条称为“伟大的足迹”的红色之旅,为此,蒙达尔纪市的旅游资讯中心专门为中国红色旅游者制作了一张“红色地图”,将中国人熟悉的革命先辈在这座城市的曾经居住过的地方编制成一个小册子。尊重规划并保持规划的历史一致性是中国在城市发展中应当好好学习的。

倡导中国留法勤工俭学运动的发起人李石曾先生的旧居位于小城的冈贝达街31号。门前的墙上悬挂着一个牌子,在左侧镌刻着“伟大的足迹”五个中文字,其它部分用法文书写着这幢建筑曾经跟中国革命先辈的联系。这幢建筑外观整洁,刷淡黄色的漆,看上去状态良好。不知道近百年的时间里这幢建筑有没有翻建过,我们看到的是否还是先生一个世纪前居住时的模样,但此地可循就已经很满足了。

蒙达尔纪男子公学旧址是蔡和森、陈毅等曾经就读的地方。杉松女校是曾任中国人大常务副委员长和世界妇联副主席的蔡畅与其母葛健豪,以及中共第一批党员之一、中国女子办学第一人——向警予等就读过的学校。蔡畅、向警予当年都是书生意气,虽是女子,来法留学也不是什么特别之事。而蔡畅和蔡和森的母亲葛健豪去法时年已经54岁,和儿女们一道勤工俭学,精神非一般人能比,真是名副其实的“女中豪杰”,她被毛泽东尊称为“蔡伯母”。街巷中还有李维汉、李富春等先辈的旧居。

斗转星移,实际上大多数遗迹都已经没有了原来的模样,如当年中国学生常光顾的澡堂,早就别作他用。19214月,邓小平经人介绍来到蒙达尔纪,在这里的“玉青松”橡胶制品厂工作了7个月。人们还可以从橡胶厂的档案中查到小平同志当年以“邓希贤”的名字注册的打工卡。法国人的一丝不苟和对历史的尊重——存档甚至跟科学研究一样严谨,也十分值得中国人尊敬和学习。

当地居民看到一批批中国人认真辨认他们认为再普通不过的居宅模样的时候,有的甚至觉得很诧异。我想因为他们不知道,他们曾经的这些邻居——一批蒙达尔纪的留法学生后来相当一部分都成为中国共产党的先驱。当年蒙达尔纪的居民,如果能知道身边这批激进的中国工读学生就是后来主宰中国命运的人物,肯定也会觉得幸运,因为他们的言行或多或少影响了这批中国人,从而间接影响了近代中国的发展。

回想起来,确实没有哪个国家像法兰西一样曾为中国革命培养了众多的人才:革命家周恩来、赵世炎、蔡和森、邓小平、王若飞、陈毅、聂荣臻等;科学家钱三强、严济慈、张竞生等;艺术家徐悲鸿、李健吾、常书鸿、潘玉良、林风眠等。可以说,近代的中国确实应该感谢法兰西,这也许是电视剧《我们的法兰西岁月》要表达的。

时隔一个世纪,站在杜吉公园里,我们似乎还能听到一个世纪前先辈们慷慨的演讲和激烈的辩论,从中喊出心系民族和国家未来的呼声,体会到那革命式的浪漫——而这些都跟法国及其一个小城蒙达尔纪有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