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仁英教授——九三人的骄傲和榜样
来源:九三学社北京大学第二委员会 陈新  日期:2014-07-08  浏览次数:


慈祥的严仁英教授




严仁英


百岁社员严仁英,在75岁时创建中华医学会围产医学分会,在85岁时创办《中华围产医学杂志》。她还积极引进和开展国际卫生科技合作,建立了北京大学妇儿保健中心暨世界卫生组织(WHO)妇儿保健研究培训合作中心。在她的倡导和努力下,于1995年在北京医科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建立妇幼卫生系,她捐资设立了“严仁英奖学金”,鼓励年轻一代的围产医学工作者。严仁英教授,当之无愧被誉为“中国围产保健之母”!她是九三学社的骄傲和榜样。

严仁英出生于19131126日,祖父严修是清末著名教育家,创办了南开中学和南开大学,被誉为“南开校父”,还是中国近代倡办女学的先行者,最早建立了私立蒙养园(幼儿园),开办了培养幼儿教育师资的保姆讲习所(相当于当代的妇幼保健专业培训班)。严修是开拓引进西方文明全新教育的先驱。

严仁英在1932年,怀着“求学从医”的梦想,考入北京清华园,成为生物系的学生,在协和医学院选修预科课程。1935年,严仁英考入北平协和医学院攻读医学博士,从此开始了长达80年的医学生涯。

1942年,严仁英和王光超结婚。抗日战争爆发,夫妻俩不得不离开了医院,自营一家私人诊所,廖以谋生。当时中共地下党在北平西郊开了一家诊所“石坊院”,秘密为八路军筹集急需的药品和医疗器械。严仁英和王光超,利用行医合法身份,多次冒着生命危险,为地下党传送医疗物资。

1948年,严仁英在恩师、国内第一位妇产科主任、协和医院教授林巧稚的帮助下,远赴美国纽约的哥伦比亚大学医学院进修学习。

1949年,新中国成立,严仁英不顾美国有关方面的阻挠和威胁,怀着一颗报效祖国的赤子之心,毅然决定乘船回国。在船上,严仁英找来一块白布,用红墨水染色,又将黄纸剪成5颗五角星,凭着自己的想象,将大颗的星星放在中央,四周各贴了1颗星星,然后高兴地跑到甲板上,高举“国旗”,边唱边跳,表达了一群留学生归心似箭和高兴庆贺的情怀。

严仁英教授是新中国女性的杰出代表,也是著名的社会活动家。

新中国成立,严仁英立即回到祖国,参加了中央人民政府组建的西北民族访问团,深入甘肃和新疆地区,了解边疆和少数民族基层状况,宣传新政权平等、团结、互助的民族宗教政策,消除汉族和少数民族的隔阂。这是她在“医学大门”之外的,为祖国和各民族人民奉献的第一份工作,也成为她以医生外身份分参加各种社会活动的开篇。

19513月,严仁英跟随卫生部李德全部长带领的慰问团赴朝鲜慰问中国人民志愿军。严仁英作为科学家,参加实地调查,揭露侵朝美军丧尽天良的细菌战罪行。之后4年里,她代表中国科学家多次参加美军细菌战罪行展览,用流利的英语和亲临现场的翔实资料,进行解说。这些资料还被翻译成多种文字,传播给各国人民。

1951610日,当时的北京大学医学院和工学院的社员组建九三学社北京大学第二支社,王光超严仁英夫妇均是早期社员。

1964年开始,严仁英当选第三届全国人大代表,(除第四届外)自第五届至第八届任期长达25年;当选北京市第一届、第二届、第七届人大代表。严仁英是第二届全国政协委员和第三届全国政协委员、大会主席团成员。严仁英任九三学社中央第六届至第八届常务委员,1983年任妇女委员会委员,后任咨询委员会委员,1984年任九三学社北京分社妇女委员会委员。严仁英当选中华妇女联合会第三届和第四届执行委员,1981年任国务院学位委员会第一届委员,1983年被聘为北京市政府首届顾问。

严仁英多次作为新中国妇女界的代表人士,随党和国家领导人邓颖超、康克清等出访世界各国,开展多角度各层次的民间外交活动,为宣传党和国家的政策和社会主义建设成就,树立了良好形象,结交了许多国际友人。她还作为全国人大代表两次出席亚洲议员人口论坛,以科学家和议员(人大代表)的身份,宣传党和国家的人口计划生育政策及成果,有力驳斥国外敌对势力对中国人权状况的诽谤和攻击。

严仁英积极参政议政,履行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九三社员的职责。她在深入的下乡调研时,形成了《关于农村计划生育工作的提案》;她在国外讲学时,对比国内情况进行考察,写出了《减轻中小学校(生)负担的提案》。她在第八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上,带头提出了《死亡(后)捐献角膜和其他人体器官的倡议》,以及《提倡试行“安乐死”的提案》和关于《母婴保健法》的提案等,产生了积极影响。

20世纪80年代,年近七旬的严仁英教授率先将“围产保健”的理念引入中国,这是当时国际上刚刚发展起来的一门新兴学科,称为“母胎医学”。这门学科将母亲和胎儿作为一个整体来研究和服务,融合了生理学、病理学和心理学的最新研究成果,交叉了基础、临床、预防和保健边缘学科的进展。

严仁英带领高校、医院和部队一批中青年专家,在北京顺义县的7个乡村进行了长达3年的试点研究,追踪分析了2 000多名新生儿, 发现神经管畸形(一种严重的神经系统发育不健全的出生缺陷疾病,主要包括无脑儿和开放性脊柱裂,前者不是胎死宫内就是出生后不久死亡,后者即便成活也会终生残疾)占死因的第一位,发生率是当时国外平均水平的好几倍。19835月,严仁英教授在“欧洲----中国围产保健监测研讨会”上,报告了这一研究的初步成果,震惊了卫生部领导和中外专家。保护母亲和胎儿的健康平安,提高出生人口素质,降低孕妇和围产儿的死亡率和病残率,“围产保健”做为服务国家计划生育国策的主要基础学科,开始被各界人士所认同。

严仁英等科学家的调查及其研究成果--《中国(北京)顺义县围产保健高危因素的研究》,很快被世界卫生组织(WHO)用英语在全世界出版发行。这不仅奠定了中国围产保健学的理论基础,成为“开山之作”,也是中国政府和科学家吹响战胜人类病魔----出生缺陷的进军号角。

严仁英等一批专家教授抓住时机,积极建议我国政府,开展广泛的国际交流与合作,以攻克中国出生缺陷高发的防治难题。然而,我国刚刚打开的改革开放之窗,被1989年的“六·四”事件关闭了,严大夫心急如焚。国内局势稍事稳定后,她直接写信给美国的科学家朋友,阐述中国政府和科学家战胜人类病魔----出生缺陷的决心,介绍北京医科大学一直没有中断的科研工作,邀请国外同仁来华考察我国完善的三级卫生保健网络。严仁英的崇高情怀、人格魅力和科学精神,为中国围产医学和预防保健事业赢得了诚信和荣誉。终于,在中美两国政府和科学家的共同努力下,建国以来最大的双边卫生科技合作项目,“中美预防神经管畸形合作项目”得以实现,引进超过1亿元的人民币和国际高端技术,加强了北京医科大学基础科研和基层人才培养。严仁英教授出任中方首席科学家。

经过中美双方的共同努力,项目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果,妇女在怀孕前后每日服用小剂量叶酸增补剂,可以有效预防神经管畸形等出生缺陷。我国政府及时将这一科研成果加以推广,近几年免费为育龄妇女发放叶酸增补剂,十余年来神经管畸形发生率下降了60%以上,为提高中国出生人口素质做出了巨大贡献,为发展中国家预防出生缺陷开辟了一条新路。

严仁英在75岁时创建中华医学会围产医学分会,在85岁时创办《中华围产医学杂志》。她还积极引进和开展国际卫生科技合作,建立了北京大学妇儿保健中心暨世界卫生组织(WHO)妇儿保健研究培训合作中心。在严大夫的倡导和努力下,于1995年在北京医科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建立妇幼卫生系,她捐资设立了“严仁英奖学金”,鼓励年轻一代的围产医学工作者。严仁英教授,当之无愧被誉为“中国围产保健之母”!

“文化大革命”期间,由于严仁英是刘少奇夫人王光美的嫂子的这个特殊身份,严仁英被停职并卷入一场空前的浩劫。她被派去当护工,抬病人,安排在厕所,搞卫生。但是,严仁英把这个“改行”当作“事业”来干。老职工回忆,“就数严大夫打扫的厕所最干净!”。

当时,严仁英内外交困,被剥夺了工作的权利。她患上“甲状腺机能亢进”等多种疾病,人变得又黑又瘦,可是,医院遇到疑难病例,人们还是找严仁英来求医。在大家暗中保护下,严仁英较短时间后被“解放”。1979年,德高望重的严仁英全票当选为北大医院院长。严仁英的宽怀大度赢得了全院上下的敬佩和尊重。北大医院的九三学社社员,长期在她的教诲和指导下学习和工作。2008年汶川地震,她和同为九三学社社员王光超教授在第一时间慷慨解囊捐款,为九三社员率先垂范。

201311月,严仁英教授迎来了百岁华诞。全国政协副主席、九三学社中央主席、北京大学医学部主任韩启德院士特别题辞,“严仁英教授伴随中华民族百年伟大历程走过的人生道路和她身上显示的中国优秀知识分子风尚将启示和激励一代又一我国医护人员为全民健康事业和实现中国梦而不懈奋斗”。

邵鸿常务副主席对严仁英教授的百年人生进行了高度的评价,第一,是奉献的一生。她将自己的一生献给了我们的民族,她参加抗日活动、抗美援朝、回国后参加祖国社会主义建设。她多次为灾区和贫困地区捐款捐物,并且还有捐献亲人和自己遗体的愿望。第二,是爱的一生。严仁英是优秀的妇产科医生,如果都像她那样,对病人如亲人,现在就不会有那么多的医患纠纷了。第三,是教育者的一生,严仁英培养了一大批的优秀医生。第四,是有科学成就的一生。严仁英教授在学术上创立和发展了新的学科--中国的围产保健学。

在庆祝严仁英教授百年寿诞之际,九三学社北京大学第二委员会于20131014日举办了“向严仁英教授学习座谈会”,播放了中央电视台为纪念严仁英教授90岁生日在《大家》栏目里制作的专题节目,几位九三学社的中青年社员回忆了与严仁英教授一起工作时的情景和深刻体会,大家还带着花篮到病房看望了正在安静休养的严老。

座谈会和学习活动在社内外产生了极大反响。许多年轻的博士、临床医生、科研人员表示希望加入九三学社,像严仁英教授那样学习、生活和工作。九三学社北京大学第二委员会配合腾讯传媒,策划制作了视频《大师·中国围产保健之母·产床边的世纪之爱》(上下集),已于2014123日上线,面向全球华人,首日点击观看近6000人。

刚递交了入社申请的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年轻医生李涛表示,回顾严仁英教授百年经历,深刻感受到一种人生艺术。从1913年到2013年,这期间的中国上演了许多极其波澜壮阔的事件,横跨两个政权,历经军阀混战、日本入侵、国共内战、土地改革、文化革命、改革开放等重大历史事件。严仁英教授成为每一个惊心动魄的历史大事件的见证者,总能安然闯过。历史有其必然性,在中国尤其如此。与其弹剑问天,何如惯看秋月春风?严仁英教授的豁达和淡然,让我们真切的品味到——人生是一种艺术。

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眼科专家、九三学社人民医院支社新当选的支社委员陶勇认为,无论是作为九三学社的青年成员,还是作为一名初出茅庐的年轻医师,能参加九三学社为这位前辈所举办的百岁华诞座谈会,无疑都是弥足珍贵的经历,以严仁英教授为代表的那一代人所经历的、所想的、所做的,在这个浮华盛行年代,显得多么稀有,但特别真实。

严仁英教授是九三学社的自豪和光荣,永远是九三学社社员的做人楷模和学习榜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