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三学社中的中医药专家(三)骨伤科专家——尚天裕
来源:九三学社中国中医研究院支社 黄涛 林新晓 朱建平  日期:2010-09-28  浏览次数:

在网上搜索尚天裕这个名字,大约能找到6万多条信息,但大多数都是这样介绍的:尚天裕,山西万荣人,骨伤科专家。198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44年毕业于西北医学院,留校任助教。1947年任南京陆海空军总医院住院医师。解放后,历任天津市人民医院外科主治医师、副主医师,天津中西医结合治疗骨折研究所所长,卫生部中医研究院副院长、骨伤科研究所所长、研究员、主医师,中华医学会理事,中华全国中医学会、中国中西医结合研究会常务理事,国务院学位委员会第二届学科评议组成员,第五、六届全国政协委员。1979年获全国劳动模范称号。但较少有人知道,尚天裕教授还是一位九三学社的前辈社员,并担任过九三学社第七届中央委员。

尚天裕已逝世多年,笔者走访了他生前的几位学生,骨伤科研究所的著名骨科专家。这几位教授都表示尚老生前不喜多言,除了在业务上严格要求他们之外,从无多余的话。因此,笔者只有从他留下的著作及他的学生和生前好友悼念他的文章中,来认识这位20世纪我国杰出的科学家,执着于科学救国的知识分子和崇尚民主的九三人。

青年尚天裕的爱国情怀

19171225日,尚天裕出生于山西省万荣县的一个普通农民家庭。祖父是清末秀才,喜读医书,晚年在乡里为乡亲们诊脉看病。尚天裕兄弟九人,从小跟随祖父读书。祖父的仁心与医术,赢得了四乡父老的信任和爱戴,在尚天裕幼小的心灵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尚天裕的青少年时代是在艰苦动荡的岁月中度过的。他曾因反对阎锡山会考制度而被开除学籍,逃离山西。1936年,在西安读高中的尚天裕参加了“停止内战、枪口对外”和“一二九”请愿游行等学生运动“西安事变”爆发后,尚天裕作为学生代表,领队慰问红军、西北军和东北军。次年,高中毕业的尚天裕投考了西迁到西北的东北大学工学院,后又弃工学医,考入西安临时大学医学院。1937年底晋南失守,侵华日军临潼关隔河炮战,危及西安,学校临时南迁汉中,改称西北联合大学。尚天裕迎逆境,忍贫寒,勤耕读,于1944年以优异成绩毕业,留校任外科助教,开始了他以医生为职业、救死扶伤的人生历程。抗日战争胜利后,尚天裕随万福恩教授去南京陆海空总医院工作。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前夕,医院迁往台湾,他自动离职,留在大陆。后辗转到了天津,在天津第一医院任外科主治医师。1950年,33岁的尚天裕参加了抗美援朝医疗队,奔赴前线为志愿军战士们服务,他的出色表现使他荣获医疗队模范工作者称号。回到天津后,被调入天津市人民医院,在骨科专家方先之教授的指导下,从事骨科工作,开始了他事业上的辉煌时期。

壮年尚天裕的科学追求

1957年,尚天裕调任天津第一医院外科副主任,分管创伤,骨折手术治疗是他的日常工作。起初,尚天裕认为有安全的麻醉,进步的外科技术,加之抗生素的保障,只要做到细致操作,严格无菌,把骨折解剖对位,内固坚强、外上石膏,就可解决问题了。但往往事与愿违,手术做得越多,内固定越复杂,骨折愈合得就越慢,骨折治疗中的合并症(即所谓的骨折病)也就越多。一位青年司机,术后切口感染,形成骨髓炎,非常痛苦。在几年的住院治疗中经过多次手术,总算好了,但终生落残。这件事,刺痛了尚天裕的心,也使得一直崇尚外科技术的他很困惑。

在日常工作中,几乎每个患者或家属都要提出同样的问题:骨头什么时候长好?功能可否恢复?还能不能干原来的工作?面对这么多的问题,尚天裕一个也不敢肯定的回答。他感到群众提出的这些问题是对骨折治疗的批评,也是对骨科医师的要求。尚天裕问自己:要改变吗?能改变吗?怎样才能找到骨折治疗更好的办法呢?尚天裕处于激烈的思想冲突中,既急于寻找骨折治疗新方法,又苦于没有门路。

1958年,毛主席发出“中国医药学是一个伟大的宝库,应当努力发掘,加以提高”的号召。对于中医的认识,尚天裕是有个过程的。

早在1956年,尚天裕曾参加过天津市卫生局举办的在职西医学习中医班。那时,他对学习中医心里有抵触,认为世界已进入原子时代,我们紧跟还追不上,讲这些阴阳五行的老古董,有啥用?勉强学了半年就不学了。这次,卫生局给医院骨科配备了一名中医正骨马老大夫,虽然科里的大夫都认为中西医治疗骨折原则不同,方法各异,土琵琶和洋提琴和不成曲。但尚天裕下定决心,放下架子,甘当小学生,拜师学技,向中医学习正骨技术。

经过一段临床实践的努力,一套以小夹板局部固定为特点、以手法整复和病人主动功能锻炼为主要内容的中西医结合治疗骨折的新疗法终于初步形成,把许多病人从手术台、牵引架和石膏固定中解放出来。在突破了前臂骨折难关后,尚天裕又一鼓作气,先后突破了肱骨髁上、髁间、踝部和脊柱等部位的难关,使中西医结合治疗骨折新疗法逐步完善。骨折治疗的范围由四肢到躯干,由闭合到开放,由骨干到关节内,疗效也不断提高。新疗法的优点是:骨折愈合快(较单纯西医疗法可快1/3),疗程短(较单纯西医疗法缩短了1/2),功能恢复好(一般骨折的功能恢复满意率为95%),医疗费用省(仅及过去的1/10),病人痛苦小,治疗过程中很少发生合并症,诸如关节僵直、肌肉萎缩、骨质疏松、骨折延迟愈合和不愈合等合并症即所谓的骨折病基本消失。骨折不愈合率由过去的平均5%7%下降到0.04%

19639月,第20届国际外科年会在意大利罗马召开。方先之教授代表中国,首次宣读了《中西医结合治疗前臂双骨折》的学术论文,引起了与会62个国家的2000名学者的兴趣和赞赏。会后收到许多国家索取学术资料的信件。1964年,国家科委组织全国中西医专家在天津对“中西医结合治疗骨折新疗法”进行鉴定,一致认为是一项重大的科研成果,建议向全国推广。此后,开始举办全国性的中西医结合治疗骨折学习班。至1988年,共办了20期,学员达千余人。《中西医结合治疗骨折》一书,1966年由人民卫生出版社出版,1970年再版。

1970年召开的第一次全国中西医结合会议上,周恩来总理说:“对小夹板外固定治疗骨折,我很感兴趣,这是辩证法,它说出了真理。局部与整体、内因与外因,两个积极性都要发挥……”。尚天裕和他的同事们受到莫大的鼓舞。此后,中西医结合治疗骨折新疗法开始向国外传播。天津医院先后接待了上百个外国医学代表团和华侨回国观光团,来访者对骨折新疗法都赞不绝口。美国人曼斯菲尔德(Mansfield)在他的访华报告中这样写道:“中国人在接碎骨、缝断肢、治疗烧伤方面给人类做出了贡献”。1973年,奥地利维也纳创伤外科医院代表团来天津医院参观。开始时,他们并不相信骨折新疗法,有位团员说:“你们的疗法我们听说过,我不相信”。尚天裕及时让他们看了幻灯片、电影片,并进行现场表演,复查病人,让参观者观看了全过程,在事实面前,他们信服了。为了说服本国的同事们,他们还向尚天裕索要电影、幻灯片、小夹板、内外用药以及有关资料,并要求天津医院派遣医师去国外交流经验。送给他们的《中西医结合治疗骨折》一书,被译成德文(后又译成日文)作为骨科丛书在欧洲发行,受到很高评价。W.克罗斯(Krosl)博士在此书序言中写道:“1973年我有机会去中华人民共和国访问,参观了天津医院,……我在该院学习了他们的方法,其中最惊人的有两项,一是那里的医生的惊人才智,他们能将较复杂的骨折整复得很好;二是其固定方法与西方有很大的差异……其中最显著的例子是:前臂双骨折及踝部骨折……”。他们深信此书将对他们国家应用一个合理的骨折复位保守疗法做出贡献。

1980年,尚天裕随同吴英恺、吴咸中两位教授去美国参加外科医师学院第66届年会,并访问了13个城市。所到之处,人们凡听到中西医结合治疗骨折新疗法的介绍,无不为它的效果感到惊奇,有的提出要来中国学习。1981年,尚天裕应邀到联邦德国访问,不来梅州卫生部长表示愿意提供一个医院集中全市骨折病人办个学习班,推广中国的治疗骨折新方法。他说:“我们治疗骨折靠刀,你们靠手,这需要高超的技术”。为了进行学术交流,尚天裕还访问了朝鲜、尼泊尔、南也门、澳大利亚、意大利等许多国家。1983年,英国伦敦大学生物医学工程系与奎因玛丽(QueenMary)及罗汉普顿(Roehanmpton)等医院合作,将中国的柳木夹板加以研究改进为塑料夹板,称为北京伦敦夹板,公开出售。

从实践到理论  老当益壮

尚天裕既重实践,也十分重视理论上的研究。他认真调查了中西医治疗骨折的历史,通过比较、鉴别,看到古今医学的区别与联系,以及各自的长处和不足。他发现,中西医结合治疗骨折之所以取得突破性进展,关键在于正确地认识了骨折治疗中的“动与静”、“筋与骨”、“内与外”、“人与物”的辩证关系,正确处理长期没有解决的骨折治疗中的四对矛盾。过去处理骨折,强调固定,忽视活动;着重处理骨折,忽略肌肉等软组织在骨折治疗中的作用;注重应用机械性外力来整复固定骨折,忽视肢体本身的内在固定力以及病人在治疗中的主观能动作用。其结果是束缚或限制了肢体的功能活动;影响或破坏了肢体本身的内在固定力;减低或损伤了骨折部的自然修复能力;增加了病人的肉体痛苦和精神负担。在骨折治疗中,固定与活动同样重要;骨折愈合和功能恢复相辅相成;局部与整体彼此兼顾;外固定只有通过病人机体的内在因素才能起作用。尚天裕重新研究了人体骨折后病理、生理变化,具体分析了骨折治疗中四对矛盾,提出了以内因为主导的“动静结合、筋骨并重、内外兼治、医患配合”的骨折治疗新原则,总结出一套以小夹板固定为特点,辅以手法复位、功能锻炼、内外用药的中西医结合骨折新疗法。打破了西医长期以来“广泛固定,完全休息”的传统观念,使骨折治疗出现了质的飞跃,并带来了学术理论上的更新。

退休后,尚天裕曾担任过中国中医研究院骨伤科研究所名誉所长,经常外出讲学和进行学术交流,足迹遍及大江南北、长城内外。听过他讲课的达数千人。他主编及参加主编出版的著作有21部,如《中西医结合治疗骨折经验汇辑》、《临床骨科学·创伤分册》、《临床骨科学·骨病分册》等。在中外杂志上发表论文139篇。在近10年的时间里,培博士研究生3名,硕士研究生6名,曾获中国中医研究院“模范导师”称号。

 

注:该文资料来自尚天裕骨伤网等处,并对尚老的弟子著名骨伤科专家董福慧、赵博等教授提供的帮助致以衷心的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