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李赋宁先生
来源:团结报 徐述华  日期:2009-10-19  浏览次数:

 

我的先生李赋宁离世已经5年了,留给我的是无尽的思念。我俩于1950年结婚,50多年的风风雨雨,许多往事常常令我梦寐萦怀。赋宁是我国著名的西方语言文化学者,他于1935年考入清华大学外文系学习,与王佐良、许国璋、周珏良并称清华外语系四才子。19377月日本侵华,平津沦陷。北大、清华和南开辗转迁至昆明,成立了西南联合大学。赋宁随校南迁,在艰苦、颠沛的条件下,1939年完成了学业,留校任教。1946年他通过了美国公费留学的考试,当时清华只有两个名额,他和后来成为我国数理逻辑大师的王浩同时考取。他被分配到耶鲁大学研究生院英文系学习。在正式选课前,经过了法语、德语和拉丁语考试,他的法语译文考试是这届耶鲁大学英文系入学研究生中最出色的。  

在耶鲁期间赋宁遵循自己的座右铭:“朴素的生活,高尚的思想;勤奋严谨,吸取世界上古往今来的文化精粹。”他异常刻苦、勤奋地学习,以优异的成绩获得硕士学位,1949通过博士学位资格考试。就在着手写博士论文时,新中国成立了,祖国在召唤,他放弃了即将取得的博士学位,怀着报效祖国的心愿毅然踏上归程。先是在母校清华大学外文系任副教授, 1952年院系调整,调至北京大学西语系教授。

解放初期,当时的大学教师首要任务是改造思想,必须参加政治学习,投入各项政治运动,还要参加各种劳动锻炼。即使如此,他对于教学工作还是非常认真负责,毫不懈怠。他以严谨的治学精神,渊博的学识,取得了非凡的教学成就,深受师生的尊敬和爱戴。1966年以前,赋宁担任英语教研室的主任,也接任过北大的副教务长。他倾其所学讲授过英语、法语、拉丁语以及各种外国文学课程达20多种。他是在努力实现他的理想:将中国大学的外文系办成世界一流的水平。

1966年“文革”开始了,赋宁被关进“劳改大院”,长达8个月之久,受尽难以想象的折磨和屈辱。他感到困惑,更感到沮丧和绝望,但还是凭着坚强的意志和坚定的信念顽强地活了下来。

 “文革”结束了,1977年邓小平同志出来主持工作,首先抓教育、恢复高考。1978年赋宁被任命为北大西语系主任。那时,高等院校的外语教学百废待兴,教育部对此十分重视,委派赋宁、上海外语学院和北京外国语言学院各一名教师同赴英、美等国考察英语教学和研究。他如饥似渴地吸收新的信息,以便借鉴、改进我国英语教学和研究。从国外归来,他在中国外国文学学会成立大会上畅谈赴英美参观所得到的有关西方文学研究的新动向和新信息,许多与会者表示受益匪浅。

1980年在一次有关外国文学研究的全国性会议上赋宁做了《什么是比较文学》的学术报告。这是改革开放以来最早把比较文学的理论和研究方法向我国学术界进行介绍。在赋宁的参与推动下,跟着北京大学成立了比较文学研究会,尔后在上海成立了全国比较文学研究会。这一时期,赋宁为推动外语教学不遗余力。1981年及1985年,赋宁先后访问了美国的著名大学耶鲁大学和康奈尔大学,了解美国的英国语言和文学的教学和研究情况,结识了许多当代知名学者,并邀请了其中多名学者到北大西语系开办学术讲座以开阔师生的眼界。

赋宁从教几十年来,精心培养了大批的外语人才,退休之后他依然心系外语教学,以极大的热忱潜心著书立说,1991年在商务印书馆出版了他的《英语史》,这本书被誉为“英语史教学研究之里程碑”。赋宁的其它著作有《漫读英语学》,《英语学习经验读》,《李赋宁论英语学习和西方文学》,《蜜与蜡:西方文学阅读心得》,《英国文学论述文集》、《英语学习指南》;译注《艾略特文学论文集》。上世纪九十年代后期,他作为总主编与刘意青、罗经国等校内外专家合作,编写了《欧洲文学史》共三卷四册。

教育界和学术界对赋宁的成就给予了充分的肯定。1994年赋宁获得北京大学首届人文社会科学研究突出贡献奖。

赋宁编著的《英语史》和总主编的《欧洲文学史》均列名于北京大学向110周年校庆和改革开放30年献礼的百项精品中。《英语史》作为20世纪以来的优秀著作,收选入“中国文库”中。

北京大学自建校以来的人文社会科学总览《人文光华·文科风采》,在外国文学概览中有“学者风采”一节,对胡适、林语堂、朱光潜、冯至、吴达元、季羡林等共13位学者载有照片和介绍,赋宁亦名列其中。

赋宁逝世一周年时,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举行了李赋宁先生逝世一周年追思会。现任北京大学党委副书记吴志攀教授在发言中说:以李赋宁先生为代表的新中国第一代英国语言文学大师,他们都属于一个伟大的学术时代。这个伟大的学术时代,充满坎坷曲折。“当大师们相继离去之后,那个学术时代依然只属于他们。我们今天虽然努力,仍然无法达到那个学术时代所达到的高度”。

但是我想,薪火相传,赋宁所献身的外语教学与研究一定会被后人发扬光大,并跻身世界一流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