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洪流 热血青年——记我的祖父许德珩与黄埔军校
来源:九三学社北京建筑设计研究院支社 许进  日期:2009-02-22  浏览次数:

   

1958年5月,许德珩与周恩来总理一起在北京参加建设十三陵水库的劳动

 

   

    197513,被文化大革命延误了9年的第四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在北京召开。我的祖父许德珩与周恩来总理一同作为天津市的代表出席会议并当选为大会主席团常务主席。在天津代表团的一次小组会上周总理问我祖父说:“楚生兄,你从法国回来后在哪里工作呀?”我祖父回答说:“我在黄埔军校当政治教官,那时你已离开了,是熊雄负责。”周总理说:“噢,你还在黄埔(军校)工作过,那要记你一笔。”看到周总理清癯的面容,我祖父联想到当时很多关于周总理患癌症的传说,他沉重地说:“总理,你要保重身体呀。”周总理回答说:“我剩的时间不多了。”我祖父及闻者为之哽咽。此后不到一年,周总理就去世了。这次关于黄埔军校的谈话竟成为了这两位相识50余载的老朋友的永诀。

    我祖父与周总理相识于五四运动时期。在留法勤工俭学期间,我祖父与周恩来、蔡和森、赵世炎、陈延年、熊雄等共产党人过从甚密,为反对帝国主义列强共管中国铁路的企图他曾与周恩来、徐特立、袁子贞等人共同发起成立了旅法各团体联合临时委员会。在抗日战争的八年艰苦岁月里,我祖父作为国民参政会参政员在陪都重庆始终与中共代表团的周恩来、董必武、邓颖超等人一起利用参政会宣传抗日、反对独裁、反对内战。新中国成立前夕,周恩来到达北平后,首先到府学胡同北京大学宿舍看望了我祖父。周总理对我祖父的历史完全清楚。他在我祖父出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前夕,在人大代表的小组会上讲这番话,可谓用心良苦。

    我祖父于19272月从法国回到广州,在中山大学和国民革命军中央军事政治学校即黄埔陆军军官学校任教。19241月,孙中山先生确定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为国民党的三大政策;请共产党员加入国民党,将国民党改组成为各民主阶级的革命联盟。在国共两党的共同努力下,广东的革命形势迅速发展,国民革命的军事力量不断扩大,各地的工人、农民、学生和市民运动风起云涌。五卅运动和省港大罢工推动了以废除不平等条约为目标的反对帝国主义运动。北伐战争的胜利动摇了军阀割据的局面,使人民看到了统一中国的希望。面对国内的革命形势,祖父决定结束七年的旅欧学习,投身到祖国的革命洪流当中。经蔡元培先生推荐,广州中山大学给我祖父寄来了聘书和旅费。蔡先生本人先期回到了他的故乡浙江,参加北伐。由于旅费只够买一张回国的船票,祖父与祖母商定,他先行回国,祖母留在巴黎大学研究所继续从居里夫人学习一段时间,待筹到旅费之后再启程回国。祖父将他在旅欧学习期间使用过的书籍和撰写的文稿整理好,用剩余的旅费又买了一些书籍,他将这些书籍和文稿装在两个大箱子里面随船带回国。他准备在回国之后以唯物论的观点讲授社会学并利用这些资料编写一部中国近代史。193212月,祖父因宣传抗日被北平反动当局逮捕并被抄家,这些凝结了他多年心血的书籍和文稿大部分都损失了,令他十分痛惜。经蔡元培先生联合宋庆龄,杨杏佛等先生营救,他才获释。我祖父曾经受到蔡元培先生的多次帮助。在北京大学读书时,因为没有经济来源,我祖父面临缀学。他冒昧地找到蔡元培校长,请他给予帮助。蔡先生在测试了他的英文水平之后给予他一份国史馆的翻译工作,使他以勤工俭学的方式完成了学业。我祖父因发动五四运动而被反动当局逮捕时,蔡校长不顾个人安危,挺身而出,全力营救。在蔡先生旅欧研修考察的四年当中,我祖父经常拜访蔡先生,聆听教诲。蔡先生将我祖父的译著《社会学方法论》推荐给国内的商务印书馆付梓并撰写序言对于我祖父勤奋好学的精神给予褒扬:“吾友许君德珩在国立北京大学毕业后,来法研究,已届五年,虽然经济状况常常给他以困难,而他的刻苦用功,积久不懈,每日用功时间,总在十点钟左右,为留欧同学中所仅见。”19271月,在蔡先生的帮助下,我祖父踏上了归国的旅程。在一个月的船程中,想到即将回到久违的祖国,想到即将第一次作为教授登上讲台,他的心情十分激动。五四运动时举国上下齐心反帝反封建的景象又浮现到他的眼前,他盼望能立刻投身到轰轰烈烈的大革命洪流当中。他常常兴奋得难以入睡,更无心欣赏沿途的景色,他伏案执笔,全力以赴地编写讲义,将他在法国苦读数年获得的社会学、唯物论和社会主义史知识介绍给中山大学的学生。

    一踏上广州的土地,祖父马上感受到强烈的革命气氛。在街头,他到处可以听到青年人的歌声:打倒列强,打倒列强!除军阀,除军阀!国民革命成功,国民革命成功!必成功,必成功!中山大学的前身是孙中山先生于1924年创办的广东大学。长期的革命实践使孙中山先生认识到国民革命的成功需要军事骨干指挥革命的军队,也需要文职骨干管理革命的政府。他在创办黄埔军校的同时将国立广东高等师范、法政和农专等校合并,成立了广东大学。广东大学与黄埔军校两所学校在当时被称为孙中山先生培养国民革命骨干力量的“文武两校”。 孙中山先生逝世后,国民政府将广东大学更名为中山大学。在中山大学,我祖父见到了先期到达的鲁迅先生(周树人)和北大同学傅斯年、顾颉刚、何思源等人。我祖父在北大读书期间经常阅读鲁迅先生写的文章,由于鲁迅先生到北大任教时他已赴法勤工俭学,他们彼此并不相识。此次鲁迅先生来中山大学任教并担任文学系主任,二人同住在中山大学钟楼的二楼,经常晤谈,甚为相得。傅斯年是我祖父在北京大学的同班同学。当时,我祖父是国民社的负责人,傅是新潮社的负责人,两人政见不合,话不投机。现在两人同在中山大学文科任教,但是彼此仍然鲜有往来。何思源在北京大学学习时曾与我祖父同学,他在巴黎大学学习时又与我祖父同学,两人交往甚多,这次在中大相遇,成为同事了。祖父到达中山大学后不久学校就上课了,好在他的讲义已在回国的船上写好了。祖父讲授社会学和社会主义史两门课程,他提前将讲义印发给学生,在课堂上凭腹稿发挥。他的课深受学生欢迎,听课的学生越来越多,教室越换越大,最后学校将他的课程安排在大礼堂讲授。时任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的熊雄与我祖父是留法勤工俭学时期的朋友,他闻知我祖父在中山大学任教,请我祖父到黄埔军校兼课。与祖国分别七年,看到当时广州蓬勃的革命热情已有超过五四运动之势,祖父深深地为之感动,他愿意多为国民革命做一些工作,他答应了熊雄的邀请成为了黄埔军校的一名教官。

    祖父在黄埔军校讲授的课程是社会主义史,他向学员介绍巴黎公社、十月革命和德国革命的历史。除了在课堂上讲课,他还在操场上站在桌子上给学员们讲演。他注意到黄埔军校与中山大学两校学生的差异,在黄埔军校他更注意介绍社会主义史当中的具体事例,在介绍巴黎公社这段历史时,除了介绍革命的经过他还介绍了反动派和工人阶级在革命中的表现;在介绍十月革命的同时他着重介绍了列宁的革命业绩,他的讲演和课程受到了学员们的欢迎。听祖父讲与他同在政治部任教官的肖楚女文笔犀利,课余经常在报刊上发表文章痛骂贪官污吏,字夹风雷,声成金石。很多男子仰慕他的文章,通过名字判断他是位才女,因此肖楚女经常收到男子的求婚信,在黄埔军校传为笑谈。祖父在黄埔军校授课仅一个月左右广东的形势就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军阀准备发动政变破坏革命。祖父从中山大学的同事处得到消息,他已被列入军阀的黑名单当中,随时有生命危险。我祖父找到熊雄商量对策,熊雄表示他已看到黑名单,上面确有我祖父的名字,熊雄劝我祖父离开广州躲避一时。祖父遂给中山大学留下一封信请假,悄悄地离开广州经香港到上海,再从上海到达武汉。

    在武汉,祖父见到了他在五四运动时期的战友恽代英。恽代英当时担任武汉中央军事政治学校常务委员兼政治教官,武汉中央军事政治学校即黄埔军校武汉分校,设在武昌两湖书院旧址。我祖父应恽代英之邀到该校任政治教官。恽代英告诉我祖父,黄埔军校政治部的熊雄、肖楚女、孙炳文、熊锐等同志已在广州四一五事变中惨遭叛变革命的反动派杀害。我祖父闻此悲愤交加,不能自己。

    在上海、广州相继发生屠杀共产党人的政变之后,武汉成为当时唯一的革命活动中心。祖父除在黄埔军校武汉分校、武汉第四中山大学传播社会主义知识之外,还通过各种讲演宣传推翻封建制度和军阀统治,反对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思想并翻译了布哈林所著《社会主义之路与工农联合》连载于《中央日报》之上。刚到武汉不久,他见到了在此出席中国共产党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他在北大读书时期的老师陈独秀、同学张国焘和留法时期的朋友蔡和森。上一次我祖父与先生见面的时间是19191012先生与李大钊先生一同出席国民社成立一周年并欢送许德珩,陈宝锷赴法勤工俭学集会。在会上,先生给予五四运动很高的评价并给国民社的同学予鼓励。相隔7年再次相逢。先生端详了一阵,指着我祖父对大家说:还是老样子,没有变。蔡和森问我祖父现在哪里工作。恽代英告诉他:已经安排好了,在我那里工作。先生与蔡和森闻听后都表示赞同。5月下旬武汉分校的学员在恽代英的组织下西征叛军夏斗寅,武汉分校的课程停止了。风云变换,19277月汪精卫在武汉发动政变,屠杀共产党人,一场轰轰烈烈的大革命进入低潮。我祖父于9月初离开武汉。

    自19273月到黄埔军校任政治教官至5月下旬武汉分校的学员西征叛军,祖父在黄埔军校授课的时间仅三个月左右。他在这短暂的时间里,结合中国社会现状讲授社会主义史,给了学员很多启发。我曾亲历阳翰笙爷爷来家中与我祖父共同回忆50多年前他们在广州的那段轰轰烈烈的日子,从两位老人激动的表情可以感受到当年风起云涌的大革命高潮留给他们的激励和回忆,当时的情形给我留下了深深的印象。我也多次聆听施奶奶,即施复亮爷爷的夫人钟复光介绍当年黄埔军校武汉分校女学员的经历和她们听祖父讲课时的情形。为了纪念黄埔军校建校60周年,黄埔同学会于1984年成立。我祖父荣幸地受黄埔同学会的聘请担任顾问。当时,他已是94岁高龄的老人了,但他经常出席黄埔同学会的活动,与徐向前会长一起共图国共合作,振兴中华的大业。我祖父在北京医院渡过了他一生最后的数年,负责他的医疗的是黄埔军校五期学员程子华同志的夫人张惠主任。张主任经常向我祖父转达程子华同志的问候,祝愿老师早日康复。

    80年前,为了建立自己的军队推翻封建军阀的统治,孙中山先生联俄联共创办了黄埔军校。大批热血青年投奔黄埔军校,学习革命和军事的知识,准备投身到国民革命的洪流当中。他们当中的很多人成为了国家的栋梁。由于蒋介石、汪精卫先后背叛孙中山先生的政策,屠杀共产党人,一场轰轰烈烈的国民革命被扼杀了。当年黄埔军校的同窗同室操戈,兵戎相见。最终,那些逆历史潮流而动的人逃到海岛上去了,中国共产党人建立了人民民主共和国。50多年来,共和国历尽挫折,走了很多弯路,今天,中国共产党终于将中国人民带上了通往世界强国之路。一百年来中国从未像今天这样在世界上受人尊敬,从未享有今天这样的威望。黄埔军校作为国共两党合作的典范将永远留存在人民心中,黄埔军校的创办者和师生当年为推动社会进步而献身的精神已成为后人的榜样。

(注:此文应黄埔军校同学会之邀撰写,以纪念黄埔军校建校80周年和黄埔军校同学会成立20周年。曾经以《在革命洪流中的许德珩》为题,刊载于《黄埔》杂志黄埔军校建校80周年暨黄埔军校同学会成立20周年纪念专刊《黄埔情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