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切怀念敬爱的金开诚先生
来源:九三学社中央宣传部  戴 红  日期:2009-01-20  浏览次数:

“先生何曾趋避过,金石早为精诚开”,这是对金开诚先生一生殚精竭虑、孜孜以求奋斗精神的赞颂。作为长时间担任九三学社中央领导职务的金开诚先生,他对待工作也像他做人和做学问的态度一样,勤勉、真诚,倾注满腔心血。

金公一直分管全社思想宣传工作,还有很长一段时间兼任宣传部长。他讲话有特点,宣传干部们都很爱听。一般工作报告很难引起大家的兴趣,可金公讲话总能抓住听众。他是一个思想的长者,具有思想家的智慧和高度,不说空话套话是他的准则。他幽默诙谐,总是用浅显、生动的比喻诠释道理和激励情绪。他的许多经典语言被大家记住并流传,如他的“草论”、“马论”、“灯论”、“火车论”等等。对理论学习,他力求“真学、真懂、真信、真用”,不是把理论作为标签去帖,而是结合自己的人生感悟,实实在在悟出其中道理。正如一位社员评价说,“金公说的哪一句都不是马列主义的原话,但哪一句都是马列主义的思想”。

20022003年,为了充分了解成员的思想动态,金公要求加强思想调研工作的密度,并从北京做起。那段时间宣传部几乎每周就要召开一次学习会,把几百位新成员轮番请进来座谈,从中发现问题,也发现人才。一些社员因为看不到民主党派在基层有何作为,听不到民主党派在高层有何建树,盲目地发牢骚和议论。金公每次都耐心地听社员反映问题,耐心讲道理,他利用一切机会宣传九三学社的成就,介绍他所了解的典型事例,用自己的人生感悟掏心窝子讲,引导成员提高参政党意识和政治责任感。他经常宣传著名的“5个台阶”的理论,在各种会上大声疾呼,告诉成员有5种渠道反映自己的意见,九三学社组织把门开得大大的等着你们反映意见,要用好这5个台阶。言辞剀切,千方百计为成员发挥作用铺路搭桥。他团结凝聚了一大批中青年才俊参与九三学社工作。有些人在金公的感召下转变了不切实际的想法,积极为九三学社组织贡献自己的智慧和才华。

金公鼓励说真话。有一次九三学社中央宣传部在北大清华两校召集了一个由博士生为主的青年教师座谈会。当时有些发言言辞激烈,有许多模糊认识或偏激的意见。我们在整理简报时做了比较大的加工。金公不同意,他要求保留原汁原味,实话实说。金公常说,我们工作的重点就是要了解成员到底在想什么?要鼓励成员讲真话。“讲真话”,这三个字看似朴素,但直至今天都是我们必须认真面对和永远需要不断超越的心灵障碍!

金公有许多兼职工作和学术研究,这背后是不为外人所知的心血。近年来他不顾年迈,四处奔波,举办中华传统文化讲座,深受海内外青年学子的欢迎与崇敬,极大激发了中华儿女的爱国热情。我也多次聆听过先生讲课,其渊博精深,固不待言,高山流水,生动精彩,展现一代大学者的严谨又活泼丰韵天成的治学风貌。记得一次在中央社院讲课,时值酷暑,又是下午最困乏的时刻,但主会场和分会场座无虚席,听得人人凝神静气。金公把博大精深的中华传统文化作为凝聚中华儿女的强大精神纽带,运用于统一战线工作之中。2000年全国政协会上,他有关以中华传统文化为纽带开展海外统战工作的发言,受到中共中央有关领导的高度重视,引起强烈反响与共鸣。那一段时间,许多媒体把电话打进九三学社中央宣传部,争先要求采访金开诚先生。200410月,他积极促成了由九三学社中央和中华文化学院共同主办“茗谈中华传统文化”座谈会,发挥了传统文化在促进祖国统一、凝聚人心方面的重要作用。

我们心目中的金公永远是那么诚恳、执著、热情。他首先是一个真真切切的人,一个具儒家精神和智慧的人。守一方平静的书桌,倾平生之力治学。近年来他请机关同志帮打了数百篇文稿,我们近水楼台,读过一些,感到他在学术上的见地都是建立在深刻的生活体验基础之上的。这就让我觉得他并不是高高在上、教化社会的口吻,而是把他自己的学术和生命贯彻进去。他常说的一句话“从自己的骨头里榨油”给大家印象很深。大意是,我们做事能否成功,固然有客观方面的原因,这些我们都无法改变,惟一可做的是跟自己发狠,从自己骨头里炸出一点油来,能改变一点是一点,以求达到想要达到的高度。他也常常用“从自己骨头里榨油”作为对勤奋工作同志的褒奖。金公还有一句经常告诫大家的话是“实至名归”。他总是勉励大家多学、多思、多写、多做,不要太计较一时的名利得失。他一生都在不断地完善自己的人格、品位、格调,追求至高的人生境界,我们都有这种感觉,每跟他接触一次,每谈完一次话,实在是才艺与人格的双修,受益匪浅。金公又是一个慈爱的长者。我们之中谁得了病,谁住得远上班不方便,谁家里出现了困难,他都挂在心上;他更关心年轻同志的学习和成长,总是惦记着年轻人学的英语会不会慢慢废弃,鼓励他们勤学多练……这缕缕的回忆此时在点点滴滴中真切了起来。我知道这些不过是沧海中的几颗水滴,但捧在心里一样地折射出太阳的光彩。

我不能忘记的是,先生去世的几天前我去看他,昏迷中他突然睁开眼,清晰地说:“戴红来啦。”熟悉的声音恍如昨日。当时他躺在病床上生命茫然,头脑很清醒似乎想表达某种生命的感受。那时我想到的是一位名人讲过的话:有你在,灯亮着。我似乎感觉到了从这孱弱的躯体中发散出来的能量带给我们的光明与温暖;又似乎听到他“实至名归”的那句箴言还在耳边嗡然回响。

金公走了。也许获真谛而去的先生诚开金石、神归太素,而他给我们留下的生命的座标,却远离喧嚣,走向了历史的隽永。

愿逝者安息,风骨长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