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与金公的几次交往
来源: 杭元祥  日期:2009-01-19  浏览次数:

    惊悉金公去世的噩耗时,我正在美国访问,心情久久难以平静。错过了送别的日子,心里总很怅然。回想起与金公的多次交往,每一次见面、每一次交谈,都历历在目,仿如眼前。

    记得第一次与金公面对面接触是在2006713。当时,我与常荣军同志到中央社院金公的办公室看望金公,并请他为是年8月、10月举办的民主党派中青年干部培训班讲课。金公愉快地接受了,并谦虚地表示,自己离开实际工作岗位有一段时间了,怕讲不好。

    200610月,第十一期民主党派中青年干部培训班在中国浦东干部学院、中央社会主义学院举办,这期培训班由我“带班”。金公的课安排在1022,是个星期日,讲课地点在中央社院教学楼阶梯教室。当天,金公穿的是深灰色中式上衣,讲课的题目是《参加民主党派工作的几点体会》。金公向培训班的73位学员讲述了他1981年加入九三学社以来的工作体会。金公讲课的风格,不急不缓,娓娓道来,入情入理,真挚感人;金公讲课的内容,来自亲闻、亲见、亲历,有理论,有实践,有说服力。这次讲课中,有两个方面给大家留下了深刻印象,令人回味。

    第一是关于民主党派成员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的三个境界。金公讲到,关于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这个问题,民主党派经常讲。有人说这个问题没有必要翻来覆去地讲,因为民主党派都有章程,明确规定加入民主党派要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我们参加民主党派,是先同意章程才参加的,是“愿者上钩”,何必天天讲。我个人的看法还是要经常讲。因为对中国的民主党派来说,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一项基本政治素质,也是一个基本政治要求,简而言之,就是基本功。练基本功有境界,由低到高、由浅到深。民主党派成员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也有境界,也是由低到高、由浅到深。我个人感觉,有这么三个境界:一是由章程规定发展到自觉坚持。从同意章程规定而参加民主党派,到在工作中自觉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感到如果没有中国共产党的领导简直就没法干,这是一种自我要求。二是由道理认同发展到感情投入。参加民主党派,认识到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非常必要,这还不够,还要有感情的投入。感情的投入是内在的驱动力,这有心理学依据。带着感情工作,才能真正做到“急共产党之所急,想共产党之所想”,这样工作就有了自觉性、积极性。三是由理论武装发展到努力实践。认为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就行了,至于发生了什么事情与我无关,无所谓,这样不行。作为民主党派的成员,要积极参加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中的各种实践。如果做到这个,你就可以毕业了,就是一个合格的民主党派成员了,就能发挥很大的作用。民主党派老一辈领导人都是有思想、有学问、有声望、有主见、有个性的,对待人生选择都不是随随便便的,自觉选择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他们的郑重的政治抉择。

    第二是关于民主党派成员如何履行好参政议政的职能。金公讲到,我21年前参加人民政协,经常听到有人讲,政协提案、发言是“不说白不说,说了也白说”。依我看,参政议政不要追求“立竿见影”,而要“水到渠成”。如果建议有偏颇、条件不成熟、意见不一致,不可能立竿见影,这样的提案只能是说了也白说,因为做不到。而一切好的意见、建议,随着舆论积累、共识增进、条件成熟,最终都会起作用,这就是水到渠成,说了不白说。要形成好的参政议政成果,必须深入调查研究,拍拍脑袋、略施小计式的参政议政是不行的。

    金公的这次讲课成为培训班课程安排中的一个亮点。大家深受启发,深受教益,从金公身上看到了民主党派领导人的人格魅力,体会到了民主党派的优良传统。实际上,金公是这么讲的,也是这么做的。在多党合作的长期实践中,他始终与中国共产党风雨同舟,肝胆相照,荣辱与共,坚定不移地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在重要关头立场坚定,旗帜鲜明,自觉与中国共产党保持高度一致。他在参政议政的实践中,努力做诤友,说真话,建直言,为国家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建设建言献策。

    2006年底、2007年初,各民主党派省级组织完成换届任务,选举产生了新一届领导班子。中央统战部和各民主党派中央协商决定于20077月中下旬在北京共同举办民主党派省级组织新任主委培训班。在考虑课程安排时,大家一致意见,请金公讲一课:“民主党派为什么要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712,我专程到金公家中,邀请金公为培训班讲课。金公说,你们太客气了,只要打个电话来就行。为统战工作、为多党合作事业、为民主党派工作做一份贡献,尽一份义务,义不容辞。金公对统一战线、多党合作总是有着那么一种真情,对民主党派工作总是有着那么一种热心。

    2008年上半年,金公因病住院。64下午,我陪楼志豪副部长到北大医院看望金公,当时感到,金公在与疾病进行顽强斗争的过程中,思想开朗,态度乐观。虽然身在病榻,但仍然对民主党派工作、中华传统文化研究进行深入思考。没有想到,这是我见金公的最后一面。

    金公走了,但他留给我们的太多太多。今天,我们纪念他,就是要学习他潜心治学、甘为人梯的高尚品德,学习他严于律己、无私奉献的崇高情怀,学习他与中国共产党风雨同舟、肝胆相照的思想风范。斯人已逝,音容宛在,风骨犹存。追忆与金公的几次交往,寄托我对他的思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