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德珩与吴阶平
来源:九三学社西城区委建筑设计院支社 许 进   日期:2007-10-18  浏览次数:

 

很多人知道许德珩是九三学社的首任主席,吴阶平是九三学社的第三任主席。但是,吴阶平为什么加入九三学社?他又怎样挽救许德珩的生命于垂危?现将我亲历的这些往事告诉大家。

19861月初,九十六岁高龄的许德珩参加九三学社全国工作会议,住在京西宾馆。6日早晨,北京医院的护士在给许德珩注射胰岛素时发现他的有些发烧,于是动员许德珩住院治疗。这一次许德珩比较服从医务人员的意见,当天上午住进了北京医院北楼201号病房。经医生检查,发烧的原因是脚部因脚气而发生感染,导致丹毒。许德珩的下肢有一条红线已经从脚部延长到膝盖以上,说明他的腿部淋巴管也有炎症。医生马上采用当时高效的抗菌素治疗,同时做血液培养,希望找到对于菌株有效的抗菌素。两天以后,许德珩的病情开始恶化,体温上升到摄氏39度以上,持续十几天不退。期间,北京医院曾经数次向中央保健委员会发出病危报告。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胡启立到医院看望许德珩并嘱托医护人员全力抢救。卫生部长崔月犁多次与医疗小组商量抢救方案。经过医护人员的精心治疗,十三天之后,许德珩奇迹般地退烧了。4月,身体正在康复当中的许德珩自行将导尿管拔掉导致膀胱大出血,每天输血几百毫升,他的血色素仍不到6。北京医院吴蔚然院长到病房查看许德珩的病情并对我说:许老这样持续大出血很危险。我们判断造成出血的原因有两个,一个是他拔导尿管导致膀胱损伤,另一个是膀胱癌。我们准备在明天上午给他做膀胱镜检查,如果发现是膀胱损伤,就采用烙铁止血的方法治疗;如果发现是膀胱癌,依许老目前的身体状况和年龄都不能承受手术治疗,只好保守治疗了。看到吴院长,我想起祖父许德珩常常夸奖吴家人才济济,兄弟数人各为一科的医学权威,若他们共同开一家医院真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我灵机一动,对他说,吴院长,是否能请吴阶平教授来会诊一下?他回答说,你的建议很好,我马上去联系一下。过了一会儿,吴蔚然院长回来对我说,我找到吴院长了(吴阶平教授当时任北京第二医学院院长,即现在的首都医科大学),他现在南京出差,明天就坐飞机赶回来。第二天,吴阶平从飞机场赶到北京医院为许德珩会诊。在会诊会上,吴阶平认为做膀胱镜检查的方案不可行,一方面很痛苦,高龄的许德珩不一定能承受,另一方面此方案只能检查不能治疗,如果发现膀胱损伤,需要采取其他方法治疗。他提出经腹腔打开膀胱检查的方案。此方案手术视野直观清晰,患者痛苦较小。如果发现膀胱损伤,烙铁可以从创口直接进入膀胱止血。吴阶平还建议手术后在膀胱上造瘘导尿,便于冲洗膀胱,也可以避免长期插导尿管而带来的痛苦。吴阶平的出色方案获得了北京医院和许德珩家属的赞同。第三天上午,许德珩进入手术室,经腹腔打开膀胱后发现了膀胱损伤的出血点,按照吴阶平教授的方案手术进行得很顺利。吴阶平高超的医术挽救许德珩的生命于垂危之中。

手术后,许德珩的身体逐渐恢复。但是经过这场大病,他再也无法自己独立地行走了。9月,许德珩坐在轮椅上到人民大会堂参加第六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七次会议,这是他最后一次到人民大会堂,最后一次参加全国人大常委会的会议。

在以后我与吴阶老的交往中,他曾经多次对我讲述他参加九三学社的经过。19491,中国共产党根据毛泽东主席的八项和平主张与国民党代表团在北平举行和平谈判。4月,在北京饭店的一次会议上,民主教授许德珩慷慨陈词,铿锵有力,受到与会人员的欢迎,令当时在场的吴阶平十分敬佩。这是吴阶老后来加入九三学社的一个重要原因。回忆起当时的情景,吴阶老深情地说:音容宛在。1995年,吴阶老撰写《继往开来,阔步前进》一文纪念九三学社建社五十周年。在该文中,吴阶老再次记叙了这段往事。

许德珩一生中曾经做过无数次讲演。他毕生以他的言行影响青年,指引他们选择正确的人生道路。君毅老曾经多次对我说,我年轻时最爱听你爷爷讲课,因为他最敢讲话,他的讲话切中时弊。

    1989年10月17,九三学社中央委员会在北京医院北楼202号病房庆贺许德珩步入百岁之年。吴阶平副主席与周培源主席等九三学社中央委员会领导人向许德珩名誉主席祝贺生日并合影。这张九三学社的首任主席与第二任、第三任主席的合影弥足珍贵。李鹏总理代表党中央、国务院和江泽民总书记祝许德珩生日愉快、健康长寿。他说,许老是中国知识分子的优秀代表。他从一个民主主义革命战士到一名坚定的共产主义者,是九三学社的光荣,也是中国共产党的光荣。李鹏总理勉励大家学习许德珩革命的坚定性、学习他对青年无限的关怀和热忱,学习他远大的共产主义理想。

许德珩与吴阶平的这些往事是九三学社历史的一段佳话,也是中国知识分子历史的一段佳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