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铿:经济发展态势正常 无需过分担心“硬着陆”
来源:九三学社中央办公厅   日期:2011-06-24  浏览次数:

201162210时,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九三学社中央原副主席、国家统计局原副局长贺铿做客强国论坛,以“中国经济会否‘硬着陆’”为题与网友进行在线交流,以下为访谈实录。

滞涨隐忧大于经济“硬着陆”的可能性

[网友华丽丽滴发贴]:请问嘉宾,什么是“硬着陆”,对经济的发展存在哪些利与弊?

【贺铿】:关于经济的“硬着陆”,依我看也没有一个明确的定义。最近美国一些经济学家认为,中国2013年经济要硬着陆,他们又说经济要停摆。他们理解的硬着陆,也许就是要停摆。

[网友一天一地一广仔]:请问贺老师,中国经济硬着陆好,还是软着陆好?哪个实行途径更容易一些?对于股市,您想发表什么看法?

【贺铿】:我认为现在我们的经济基本上处在一个正常范围,所以谈不上着陆不着陆的问题。如果真有要着陆的问题,那当然是软着陆好,因为硬着陆来得急,软着陆来得缓和一些。我认为现在我们的经济速度从去年下半年以来就逐渐地、平缓地下降,我担心的不是经济过热要着陆,我担心的是会出现经济滞胀,这是我一贯的观点。

至于说中国的股市,我一向没有怎么研究过,我认为中国的股市不规范,监管也不到位,所以本来是个投资的平台,结果变成了一个投机的场所,我认为中国的股市不好说,没有什么规律性。

[网友副班长]:请问嘉宾,当前经济发展遇到的困难和挑战有哪些?如何解决好货币调控同中小企业融资难的问题?

【贺铿】:我刚才说,从我们今年上半年的情况来看,经济运行应该还是在合理范围之内,但是也出现了许多令人担忧的苗头。当前,我最担心的是出现真正的经济滞胀。现在经济的困难比较突出的,一个是企业的资金现在感觉比较困难,另外一个是我们的物价总是居高不下,影响老百姓的生活。在这种情况之下,还隐含着一个问题,就是我们的失业率还是比较高的,我们今年大学生的就业普遍反映还是比较困难的。所以说,达不到充分就业,物价又下不来,我们的经济发展速度也在放缓,这样延续下去的话,我就担心我们的经济会出问题。

[网友浙江浪人阿鸣]:国家统计局每月都公布CPI,为什么不公布失业率?是不能公布还是不敢公布,或者不好意思公布,难道CPI比失业率还重要吗?

【贺铿】:我离开统计局已经七、八年了,我在统计局的时候,CPI是由统计局公布,失业率是由当时的劳动人力资源部和人保部公布,现在好像还是这样的。统计局也想积极地推进调查失业率的工作,调查失业率比登记失业率肯定是要难一些,但是这个工作现在做成什么样子了我也不知道,因为离开了八年了。

当前的通货膨胀尚在可控的范围之内

[网友牛牛1234]:除了利用加息手段调节国内通胀之外,我们应该在导致通胀的各个环节上下工夫,要从点滴入手,来降低通货膨胀压力,比方说降低税率,请问您对这个问题怎么看?

【贺铿】:我对央行的政策有时候也不理解,至于说当前的通货膨胀,我有两个观点,第一个观点,当前的通货膨胀应该说不十分严重,是在可控的范围之内。我认为,今年按年初确定的4%CPI是很有困难的,但是控制在5%以内应该说是有一定把握的。所以说这个通货膨胀不像炒作的那么可怕、那么严重。第二个观点,目前的通货膨胀究竟是什么原因引起的,这个是需要深刻认识的。央行或者主流的一些经济学家总认为这是一个货币现象,就比如弗里德曼说过的,通货膨胀归根到底是一个货币现象。也就是说,2009年放了9.7万亿的贷款,财政赤字也扩大了,是这样一个原因造成的。这个原因恐怕不一定准确,因为这次的通货膨胀明显是成本推动,而不是需求拉上的。那么多的货币发了是不错,当时有一些不同意弗里德曼观点的人就说,货币发了,它没有形成财富效应,人们也就形成不了购买力,那怎么能够出现通货膨胀呢?这个问题弗里德曼说他也答不出来。所以说,弗里德曼的理论究竟是否正确,是值得思考的。实行凯恩斯的扩张财政时间太长,引起成本推动,这在美国的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已经出现过,我们现在应该加强供给管理,摒弃过去的需求管理,才能使通货膨胀慢慢地下来。

[网友一天一地一广仔]:请问贺老师,您怎么看待菜贱伤农、菜贵伤民?

【贺铿】:蔬菜是与百姓每天的生活是直接相关的,也与农民的利益是直接相关的。所以,价格应该相对平稳,无论是农民还是市民,生活也就会比较稳定。如果菜贱,那当然买菜的人感觉是便宜了,可是菜农却会受到很大的伤害,所以菜贱伤农这个现象我是不愿意看到的。如果价钱太贵,一般的市民吃不起菜,那当然影响市民的生活,尤其是影响收入低的市民的生活,这个也是值得高度关注的。政府应该更多地考虑到低收入者的一些利益问题。

[网友李方元]:我国2009年银行信贷余额增长了近十万亿,增长率达到30%,这是不是导致今年通货膨胀的直接原因?2010年贷款又增加了近9万亿,今年的通货膨胀是不是能够控制得住?

【贺铿】:我刚才已经说明了,这次通货膨胀的原因,我跟主流经济学家们的认识有差异,主流经济学家们当然认为2009年十万亿的贷款放出来以后,必然会导致严重的通货膨胀。实质上,我们到现在也没有出现他们所预期的那种严重的通货膨胀,所以说,与这十万亿的放款有关系,我觉得关系不是那么直接。

关于今年的通货膨胀,我前面已经讲到了,要想控制在4%以内,困难比较大,但是控制在5%以内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我没有把通货膨胀跟这位网友所说的贷款余额、货币量的增加直接联系起来,因为我不赞成这样一个看法。

均衡发展必须有具体政策的积极引导

[网友毛毛王]:目前关于地方债务规模的讨论如火如荼,请问地方债务危机爆发是否和中国经济的硬着陆有关?

【贺铿】:外界对于地方政府性债务,很多人都很担心,我也担心。我说过,中国的经济如果说存在风险的话,有两个问题会引发危机,一个是地方政府的政府性债务,第二是房地产。如果说地方政府的政府性债务出现了债务危机,那资金链就会出问题。如果说房地产下降得过快,也会出现资金链的问题。因此这两个问题我很担心它弄不好就会引起经济危机。

[网友58.68.145]:有人说分税制是“卖地财政”产生的根源,要摒弃卖地财政,就必须改革税制,给地方让利,您怎么看?

【贺铿】:我认为这个土地财政和分税制二者之间没有什么关系。分税制改革是正确的,世界上几乎所有的国家都是分税制。而且我们的分税制改革以后,中央财力只占全部财力的52%,而世界上平均是60%以上,尤其是发达国家,平均占75%,德国、英国占90%以上。所以中央掌握较多的财力,对促进一个国家社会公平、均衡发展是必不可少的。比如中国的东、中、西部发展差异很大,没有财力转移,落后的地方怎么发展呢?土地财政也不是全国每一个城市都有土地财政,只有少部分有土地财政,而且有土地财政的这些城市应该说都是财政收入比较多的地方,他们都说是分税制逼出的土地财政,那西部、中部地区土地财政的怎么办?他们总是说好像事权和财权不相匹配,中部、西部的政府有没有事权?他们匹不匹配?所以我一直是不赞成这个观点的。

[网友暮雨朝露]:有人说,中西部发展不平衡的局势是中国经济实现可持续增长的瓶颈,您认同这种观点吗?您觉得中西部发展平衡的局势具体会给中国经济带来哪些影响?

【贺铿】:我们一直强调科学发展观,所谓科学发展观就是要保持均衡发展,城乡要均衡发展,东、中、西部也要均衡发展。那么,我们不能单纯地喊要均衡发展,我们必须要有具体的政策引导均衡发展。现在中部和西部相对比较滞后,我们应该借鉴国外的一些经验,一个是要实行财政转移,进一步支持西部大开发,支持中部发展。另外,就是要有政策引导生产要素,主要是人才和资金的合理流动。要引导这个生产要素向中西部流动,我们就应该实行差别税率和差别工资津贴这种不同的补贴水平。我们现在的工资是越发达的地方工资越高、越不发达的地方工资越低,这种情况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是少见的。工资必须是规范的,而且对于需要人才的地方,工资可以适当地还要高一点。我经常说,我大学毕业的时候,1965年,我们很羡慕班上分到乌鲁木齐的同学,为什么呢?因为在乌鲁木齐大学毕业转正,78块钱一个月,在北京只有56块钱一个月,现在乌鲁木齐和北京的工资是反过来的。西部要发展,没有人才、留不住人才,怎么发展呢?第二个,企业家办厂是要赚钱的,你如果要把资金引到西部去、引到中部去,那么税率就要相对低一点,这样才能使得资金引到那儿去,促进落后地区的发展。大家也都知道,美国的阿拉斯加条件很差,但是它发展起来了,怎么发展的呢?就是差别工资率、差别税率,把资金和人才引向那个地方,才能使那个地方发展起来。

提高存款准备金率应适可而止

[网友毛毛王]:提高准备金率造成中小企业无法及时得到贷款,资金链断裂,难以生存,请问专家如何看这一问题。

【贺铿】:关于提高存款准备金率,我一直觉得这个办法应该适可而止。提高准备金率是针对所谓“流通性过剩”提出来的,2007年就在大喊所谓“流动性过剩”,那么究竟“流动性过剩”指的是什么?多少才不过剩,有没有一个数量界限?这个问题我认为始终没有人说清楚。所以,提高准备金率,收流动性,对于通货膨胀的控制的作用力有多大,我看不出来。我们已经六次提高准备金率了,我们的通货膨胀既没有上得很快,也没有下得很快。提高六次之后,对于我们中小企业的资金问题,就形成了很大的困难,不仅是中小企业,现在我听来,许多大型企业都在抱怨现在资金很紧张。如果按照这样调整下去,我们经济就会出现困难。如果经济进一步出现困难,工业往下走,破产的企业多,我担心现在的情况和2008年的情况类似,2008年我们也是一个劲儿地提高准备金率,还提高人民币的币值,结果弄得2008年下半年我们的经济出了大问题。那么你不顾现在经济的状况、企业的情况,一味地提高准备金率,究竟有什么好处?我觉得值得认真思考这个问题。

[网友虫子999]:不正常的市场化导致中国的两极分化,是当今中国的万恶之源。您怎么看?

【贺铿】:我不知道这位网友所说的“不正常的市场化”是什么含义?但是当前两极分化的情况很严重,这是一个事实。之所以出现两极分化,应该说是我们的分配政策有问题,我们一度过分地强调了“效率优先,兼顾公平”这样一个思想,这个思想刚刚提出的时候,我就写过文章,我是不赞成的。作为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应该始终都不要忘记社会公平问题,如果忘记了社会公平,强调所谓的效率优先,它不可能不形成两极分化。所以我说现在的两极分化的问题,已经有悖于社会主义的原则。因为邓小平在南巡讲话里讲了,他说什么是社会主义?社会主义就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实现共同富裕。我们现在两极分化如此严重,那就确实有违背社会主义这样一个本质的危险性。

 

增加居民收入 促进经济健康发展

[网友58.68.145] 中国的经济模式已经走到尽头,到处是污染、到处是破坏,下一步我国的宏观经济应该怎么调控,才能找到出路?

【贺铿】:中国的经济一直处在粗放发展的阶段,这样一个阶段是应该结束的,是不可持续的。所以,党中央提出转换经济发展方式刻不容缓,就是指的这个问题,我们不能再粗放性地发展,我们再也不能高碳、高能耗地去发展一些污染环境的产业,应该提高科技水平,这一点党中央是很清楚的。因此,如果这位网友所说的“走到尽头”是这个意思的话,这种粗放发展模式确实是走到了尽头,应该改变。

[网友青山应如是]:请问嘉宾,您对中国上半年经济走势整体评价如何?能否预测一下下半年的经济走势?

【贺铿】:从目前的统计数据来看,中国前五个月的经济发展态势应该说还是在正常的范围之内,经济增长的速度也不算低。但是从目前经济增长的速度看来,工业的增加值是逐月缓慢下降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也是逐月缓慢下降,采购经理人指数(PMI)近几个月也出现了下降,这预示着下半年的经济有可能进一步下降。如果下半年的经济进一步下降,我们的CPI又下不来,那么下半年就有可能出现比较明显的滞胀现象。

[网友一天一地一广仔]:“十二五”时期应该有什么刺激经济发展的举措,为什么房价还不降、各种物价又接连上涨,叫百姓如何消费?

【贺铿】:这位网友,“十二五”时期究竟用什么措施来刺激经济发展,我想,任何时候要发展经济的话,都应该是增加居民的收入,只有收入增加了,内需才能上得去,所以“十二五”期间,我认为政府应当更多地注意低收入群体的收入,让两极分化的现象缩小,让大家都有消费的能力,把我们长期内需不足的状况改变过来,如此一来,我们的经济就一定会健康地发展。除此之外,“十二五”期间还应该进一步发展对外贸易。对外贸易也是一个国家经济发展、国力强大的重要方面,任何一个发达国家都是通过发展外贸发展起来的,所以“十二五”期间,为了经济的发展,我们的外贸还不可忽视,还要引导它健康地发展。第三方面,要很好地解决城镇化过程当中的住房问题,每年将会有一千六百万左右的人由农村转移到城市,按三口之家这样的规模来计算的话,每年需要净增四百万套房子,这不是很容易的事情。这次人口普查还有两亿六千多万流动人口,他们虽然也算城镇人口了,既然是流动人口,那显然就没有住所。要解决这两亿六千万人的住所,在“十二五”期间,这个任务也是非常艰巨的。所以房地产如何引导它健康发展,如何达到真正的居者有其屋,这是“十二五”期间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解决这个问题,我认为就是要开征房产税,多占用资源的要多交税,要引导人们合理消费,大家住一个适当的房子,让更多的人都有适当的房子住,这才是我们的指导方针。至于说我们今年以来对于房地产的调控看起来很严,已经调控了半年了,但是房价并没有下来,也就是说这种调控的方式效果不明显,原因就是限购限贷的这种方式我认为是值得考虑它的正确性的。限购限贷,既没有法律依据,也不是市场法则,你怎么能够把房地产调控得好呢?所以要使房地产调控得好,根据世界各国的经验,一方面要搞好保障房的建设,另一方面就是开征房产税,让多占用房产资源的人多交税,只能说你住得起房,而保有不了更多的多余的房,这才是我们限制投机的一个重要的手段。

关于物价的问题,前面已经说了,对于我们现在的物价CPI来说就是成本推动,成本推动是长期实行凯恩斯扩张财政的结果,我在回答前面一位网友的时候已经说了这个意思。

[网友李方元]:十五大报告提出的积极推进经济增长方式根本转变的任务为什么没有完成?障碍到底在哪里?十七大报告提出的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任务能够完成吗?根据何在?

【贺铿】:转变经济发展方式,要照我的看法,是已经提出三十年了。最初我们是叫做要内涵式扩大再生产,不要搞外延式扩大再生产。提法一直在改,一直到前两年提出了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但是确实提出了这么长时间,这个问题又没有得到解决,原因何在?我认为是两个方面的原因,一方面是我们过分地重视GDP的增长,为了追求GDP的增长,我们就不讲发展的质量,就不讲高能耗破坏环境,不顾及这些了,只要GDP上去就行了,这是我们的指导思想有问题。

要真正转变经济发展方式,还得在科技方面有所突破,我们科技创新的机制也没有形成起来,所以我们在生产方式上、技术上是相对比较落后,有知识产权的产品也不是很多。所以要真正转变过来,就必须放弃一味追求GDP的指导思想,要多考虑民生,多考虑增长的质量,还要加大科技创新机制的建设,真正使我们的企业家、我们的各个方面都重视产品质量的创新、科技的创新,使得我们的生产方式更加先进,才有可能慢慢地转变过来。

【贺铿】:各位网友,今天大家提的问题比较宽泛,我的回答也可能不是很准确,只能供各位网友参考。今天来的主题是讨论一下经济是不是会“硬着陆”的问题:“硬着陆”是个什么概念、中国经济会不会按某些西方经济学家说的“停摆”——那就是经济会停顿下来,出现金融危机、经济危机——这种情况应该说不是那么值得担心,经济的总体形势还是比较好的。但是也不能说高枕无忧,我们的经济如果要出问题了,我说过有两个方面是要高度重视的,一个是地方政府的政府性债务要控制好,二是房地产要引导它健康发展,这两个问题如果在宏观调控上没有掌握好,那是很有可能引起金融危机的,我们需要高度重视。美国的经济学家罗比尼预料,我们2013年经济要“硬着陆”,这个判断我们不是很同意,但是他在我们讨论“十二五”规划的前后到过中国两次,他有这样一段话,值得我们高度重视,他说,“问题在于没有一个国家能够卓有成效地将GDP中的50%用于固定投资,而永远不会面临严重的生产能力过剩和难以调和的不良贷款问题。”他接着说,“对于一名来访者而言,通过观察那些豪华却空荡荡的机场与子弹头列车、到处兴建的高速公路、数以千计的政府大楼、无人居住的鬼城和关门歇业的崭新铝厂,这个结论是显而易见的。”我觉得,对于他所看到的这些问题,我们应当引起高度重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