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铿:2011年面临的形势比2010年更复杂
来源:九三学社中央网站   日期:2011-01-19  浏览次数:

2011115日,中国经济年会在京举行,九三学社中央原副主席、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贺铿发表演讲认为,2011年我国所面临的形势与2010年所面临的形势相比可能更加复杂,2011年对于世界经济形势的担忧可能好于对中国经济形势的担忧,贺铿认为,2011年可能会出现经济滞胀。

以下为贺铿演讲文字实录:

非常高兴参加中国经济年会,根据这次会议的主旨把脉中国与世界经济走势,我选择的发言题目是“2011年中国面临的经济形势与对策

我认为,2011年我国所面临的形势与2010年所面临的形势相比可能更加复杂,更直白一点说,对于2011年,我对于世界经济形势的担忧可能好于对中国经济形势的担忧。2010年,我们担心的是二次探底2011年我担心的是出现经济滞胀,这是一个有争议的话题。由于我们从1998年开始为了应对亚洲的金融危机,一直以来我们实施了12年的扩张财政政策,而且一味地靠投资拉动经济增长,使得经济结构发生了严重的扭曲,已经到了不可持续发展的地步。从当前的情况来看,我认为至少凸显出来四个问题或者四个加大。一是通货膨胀的压力加大,而且显示出是成本推动通货膨胀,刚才厉以教授已经讲了这个问题,成本推动通货膨胀恰恰就是经济滞胀的一个重要特征。二是债务风险,我们过度超前的基础设施建设耗资巨大,效益又很低,因此相关部门是债台高筑。三是部分城市的房地产泡沫明显,金融风险压力加大。四是由于城乡居民收入差距不断扩大,使得进城谋生的农民加速地增加,城镇就业的压力加大。所以,我认为至少有这么四个加大。

这四个加大就引出了经济滞胀的可能性。什么是经济滞胀呢?经济滞胀,首次出现在美国的1970年代,它是高通货膨胀率、高失业率和低经济增长交织并存的一种经济状态,我们现在唯一的是经济增长率是比较高的,去年超过10%,但是这个是投资拉动的高,不是真正由经济自身的需求拉动的。

1970年代,美国出现了这样一种经济状态,许多人认为这是对凯恩斯主义理论的否定,也有人认为这是实施凯恩斯主义经济政策直接的结果。我们现在面临这样一些问题,我觉得不能小视,应该高度地重视。为了防止和应对出现经济滞胀的状态,在政策上我提出以下几点建议:

第一,我们的宏观管理应当由以需求管理为主转向以供给管理为主,认真地实行结构性的减税,扶植低利润、高就业的行业发展,以增加就业。要实行差别税率和差别工资津贴,引导生产要素合理流动,千方百计地促进全国各个地区经济的均衡发展。

第二,实行紧财政、宽货币的政策,以降低通货膨胀压力促进经济增长。我认为财政政策,包括税收政策,它主要的功能是促进社会公平,而不是依靠财政来拉动经济增长,或货币政策的主要功能是促进经济增长,不能在总量控制上过多地做文章,要让商业银行能够自主地进行贷款,但前提条件当然是保证资金的安全。

第三,要下力气调整收入分配结构,不调整收入分配结构,内需就不可能扩大,经济增长的内生动力就不可能增强。但是从现在各个省市的十二五规划透露出来的情况来看,我看还是在一味地依靠投资拉动经济增长。怎么样调整收入分配的结构?怎么样保民生?这个主题不突出。多数省都在提GDP翻番、财政收入翻番,没有看见有居民收入翻番的提法。所以,这个问题不解决,我们经济增长的内生动力就不可能真正形成。

第四,要稳定人民币汇率,进一步发展对外贸易,扩大外需,以促进经济发展。这个问题我就不展开了。在这个问题上,我跟有的部门的意见是非常不一致的,我一直不赞成人民币升值,因为升值没有任何道理,凭什么要升值?

第五,要尽快出台房产税的办法,如果不出台房产税征收办法,不征收房产税,房地产当中的投机行为就不可能得到遏制。房地产的泡沫不但不会消除,而且会进一步扩大。如果房地产的泡沫问题不能得到有效解决,不仅是居民有意见,房价太高,更重要的是会加大金融风险。因此,在房地产这个问题上,我认为唯有出台房产税,加大多余房屋保有环节的成本,才能真正遏制炒房的现象。同时地方政府的土地财政问题也一定要解决。这两个问题不解决,房地产就不可能健康地发展。如果我们在2011年房地产的问题还解决不好,经济当中积累的危险性就会越来越大,而且老百姓的意见也会越来越大。

第六,要认真转变执政理念,切实将GDP为经济发展的目标转变到以民生问题为目标。我曾说过,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归根到底是各级政府要真正转变执政的理念,把民生问题放在首位,而不要围绕一个GDP去做各种各样的努力,否则后果非常令人担心。我们十二五规划从中央五中全会的建议来看是很不错的,但是从各个地方的十二五规划来看,是比较令人担心的。如果这个问题中央解决不了,在各级党委政府换届的前期,用哪一个跃进式的投资,用投资来推动我们的GDP上升,这样我们的经济就会出现很大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