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鸿副主席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以利用网络问政平台,开创参政议政新局面为题与网友进行交流
来源:九三学社中央网站   日期:2010-11-15  浏览次数:


邵鸿做客人民网


20101110上午,全国政协常委、提案委员会副主任、九三学社中央副主席邵鸿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以利用网络问政平台,开创参政议政新局面为题与网友进行在线交流。

以下为文字访谈实录。

邵鸿:大家好!很高兴再次有机会来人民网强国论坛来和大家交流。

问:两会上总有一定比例的代表、委员不能亲自调查研究完成提案,(各级领导岗位上的居多,在基层相对突出)。对此现象,全国政协有什么整顿措施?

邵鸿:你说的情况确实存在,全国政协要求每个政协委员每年至少提出一件有质量的提案和一条有价值的信息,使自己成为本界别名副其实的代表。各地方政协有一些类似的规定和要求。但从目前来看,连续几年全国政协的提案都在5000件以上,平均每一位委员有2件以上,所以现在可能对我们来说如何提高质量可能还是更重要的问题。

问:有网友建议充分发挥各级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参政议政、监督政府的权力,每人每年至少督办一起上访案件,请您谈谈对这一建议的看法,并说说政协在创新监督形式方面的做法。

邵鸿:如何更好的发挥政协参政议政、民主监督的作用,是我们需要不断努力的一个方向。目前在提案的督办方面,我们有几种形式,比如政协领导的督办,还有选择一些重点的提案和承办单位进行重点协商和联合督办等几种形式,有的地方政协还有由党政主要负责同志直接进行督办,但我个人认为由政协委员本人进行督办还不具备这种条件。怎么样使提案更好的发挥作用,我们现在正在进行一些探索和尝试。比如,在知情听政方面,及时邀请有关部委向委员通报工作情况,参与部委的重点提案办理活动等。在督促办理提案方面,每年选择若干件重点提案,邀请党派、团体及有关界别的委员参与,力求提案办理工作取得实效。在增强工作透明度方面,逐步增加了在互联网上公开提案及提案办理复文的数量,每年将部分提案及办理复文编辑成册公开发行。这些都是人民政协履行民主监督职能的有效方式和途径。

问:您如何看待官员中的惧网问政症?

邵鸿:网络上可以即时的了解到网民的意愿和诉求,也可以即时的发现党和政府工作中存在的不足和问题。对于党和政府了解社情民意,改进工作,抑制腐败都有不可替代的意义,对于我们政协委员来说,对于我们建言献策民主监督也提供了支持和帮助,所以网络是个好东西。有些官员惧网,恐怕还是缺乏自信或者是有什么害怕监督之处。真正从党和国家的利益出发,从人民的利益出发,是不应该惧怕网络的。

很多群众非常关心委员提案的督办情况,希望在网上公开两会期间上交的提案。

问:当前这一工作未能开展的原因, 政协今后在抓好提案公开方面的举措,比如,全国政协有没有想过建立一个网站,公开提案的督办情况,以增强提案办理工作的透明性呢?

邵鸿:这个问题很好,目前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公开的提案在150件左右。另外,媒体也会广泛报道政协委员的提案和建议,全国政协每年还会出版专书,公开部分提案及办复意见,大概是200件左右。今后我们还想进一步加大力度,增加公开的提案数量。提案是表达民意的一个重要工具,只有民众的广泛参与,才能保证意见的代表性。开放意味着监督,是对提案工作的有力促进,但也使安全问题日益凸现。就目前来说,一些地方政协,如南京市政协将提案和答复件(除个别外)全部在网上公开。山东省政协连续五年在省政协网站公开全部立案提案的目录和绝大部分提案的内容。鉴于全国政协提案的涉及面之广,影响面之大,全部在网上公开是不现实的。
   
问:你如何看李刚现象?

邵鸿:首先我对这个事情是感到很遗憾的,两个大学生一死一伤,肇事的年轻人,这件事情也很可能毁掉他的一生。他当时在现场所说的话,让凡有良知者无不愤慨。我想这说明,我们这个时代是多么需要法制的观念,尤其是官员及其亲属。

很多百姓想跟代表、委员建立直接联系,但是却找不到沟通渠道。因此建议,公开代表委员的邮箱,让他们在网上沟通,这样既可以让代表委员更深入的了解民情民意,又不会拢乱代表们的生活。

问:您怎么看?今后,政协在加强与群众沟通方面有哪些举措?

邵鸿:我很赞成你的意见,政协委员反映群众的意见和诉求,是义不容辞的责任,现在越来越多的政协委员通过在线交流、微博、博客、邮件等形式与民众交流,收集社情民意,受到了民众的欢迎。我自己今年两会期间公布了自己的邮箱,收到了不少群众来信,对我很有触动和帮助。但是我想这还是不够的,政协还应该探索如何建立制度化的途径,更好的了解社情民意,为履行好职责创造条件。我注意到有一些地方政协就在这方面有很好的做法,像天津提出让人民走进政协,让政协走进人民,组织政协委员到基层、社区和企业听取民众意见,在网上征求提案题目和建言献策是很值得提倡的。

问:能否这样说,提案委领导的认识水平决定了提案能否被立案,你说是不是?

邵鸿:提案立案与否是由全国政协提案工作条例中的有关规定决定的,除了涉及国家机密,涉及到行政司法案件,或是文字空洞缺少内容等情况,绝大多数的提案都可以得到立案。像近几年的全国政协提案都在5000件以上,不立案的是200件左右。但是那些不予立案的提案,也有不少会作为委员来信转有关部门参阅或处理。提案委员会根据提案工作条例对提案的立案进行审查,以我个人的经验,最难处理的提案是有些提案找不到合适的受理单位。比如说反对餐桌浪费的提案,内容很好,但确实不容易交办。

问:你认为将渤海的水引入新疆这样的提案会不会通过?你们提案委员中有多少是技术专家? 

邵鸿:我们迄今为止还没有收到过这方面的提案。我们提案委的工作主要是审查立案,交有关部门研究办理。提案委员会涵盖了34个界别的委员,其中有一部分是不同领域的专家,也有一部分是比较富有经验的党政领导干部,但我们提案委不负责提案中的技术问题的审查,是否采纳需要由办理部门研究决定。

随着网络的发展,很多网民的素质正在提高,且参政意识强,这是一笔宝贵的资源。请问,政协在利用网络拓展群众建言渠道,进一步推动政协工作呢,有哪些设想?比如,是否可以尽快建立人民网议政广场议案、提案转交和答复制度?

邵鸿:人民网议政广场里,网民提出了很多很好的意见和建议,我自己经常看,也在一些场合建议政协委员要关注这个广场。但根据全国政协的有关规定,政协提案只能由政协委员和政协参加单位提出,议政广场公众提出的提案,不能作为政协提案处理,但可以由委员经过吸收整理后作为委员提案提出。目前,人民网强国论坛有关方面也正在跟全国政协进行沟通,探讨建立合作关系,积极推动网络问政,我希望能够有所进展。

问:我国各部门机制已很健全,为何还要通过网络平台?是不是整个体制不能有效地发挥作用?

邵鸿:我个人认为,我们国家的制度体系还不能说很健全,即使将来健全了也还需要通过网络来获取社情民意,倾听群众的意见和呼声,促进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

问:有网民埋怨,政协人大都是为人民服务的,能不能多配合,减少工作难度,更好地办事。那么,全国政协在与全国人大在联合办公方面是否有过先例?今后加强的方向是什么?

邵鸿:就目前而言,政协和人大联合办公的情况还比较少,在提案办理方面,全国政协和人大曾经联合交办提案,但现在也没有继续。你提的这个问题还是一个新问题,值得探讨。

问:政协委员每年有多少时间和普通老百姓直接接触,了解了哪些问题?

邵鸿:政协委员都有自己的本职工作,比较多的委员还是在本职工作中接触群众,就本领域的事务进行参政议政。但也有很多委员通过政协的组织或者个人深入到社会基层,调查研究,收集社情民意,履行职能。至于时间,有的委员多一些,有的委员少一些,恐怕每个委员情况不一样,他们所关注和了解的问题也不尽一致。

问:有网民认为,从历年来看,总是存在有些提案水平不高,却被督办的情况,造成不好影响。为此,政协在提高委员提案质量方面有哪些措施,尤其是重点督办的提案,都有哪些把关措施?

邵鸿:在提高质量方面,全国政协采取了多项措施。这些年来,我们每年在大会前都向国家有关部委征集工作重点、难点,据此整理为提案参考题,发送全体委员,引导提案者增强提案的针对性。十一届政协以来,我们每年在大会前夕召开国家有关部委工作情况通报会,进一步拓宽委员知情明政渠道。比如今年,全国政协结合贯彻落实十七届五中全会精神,围绕“十二五”规划的制定和实施,向各民主党派中央和全国工商联、有关人民团体、政协各专门委员会和全体政协委员寄送提案征集信函,对于增强提案的针对性和时效性有一定作用。
   
问:网友的一些议案建议都非常好,你可否鼓励一些代表委员到这里来淘金呢?

邵鸿:顶!

问:现在社会上抱怨政协是“养老院”,成了退休官员的休养地,或者是官员太多,学者太少。为了更好地参政议政,履行民主监督职能,政协在治理这些现象方面,都有哪些措施

邵鸿:我认为政协的官员固然不少,但学者更多,按政协有关规定,政协委员中党外人士比例不少于60%,而党外人士中大量的是学者专家。即使是中共的委员也有不少是不同领域的专家。在我看来绝大部分全国政协委员都是尽职尽责,想有所作为的,所以我不太赞成政协是退休官员“休养地”的说法。当然我们都要为政协更好的发挥作用,建设社会主义民主政治而不断努力。

邵鸿:谢谢大家,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