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来的正好,这是我的社费”——记市政路桥支社慰问老社员吕慧英
来源:市政路桥支社  乔宇  日期:2018-02-13  浏览次数:

2018年2月7日我陪同市政路桥支社主委郭丽榕、副主委谢志红到患病社员吕慧英家中探望。

“你们来的正好,这是我的社费!”刚进屋,还没来得及坐下吕慧英老人就颤巍巍的从抽屉里拿出50元社费交给郭丽榕。“我老了,行动不便,正好你们来了,这是我的社费。”路上还商量着吕老师家庭条件不好,社费就不收了。看着这50元钱,郭丽榕和谢志红两位新、老主委的眼眶湿润了。我也不禁感叹时间和疾病让她一下衰老的这么厉害。

吕慧英老师今年已经84岁高龄,退休金不高,独自一人。长子患帕金森病多年,次子家庭条件也不好。每天中午自己一人去社区医院看病打点滴,大儿子中午来帮着做做饭,儿子要是有事,她就只能吃些冷饭了(因为身体不便,不能自己做饭)。家庭的重负、身体的疾病让以她前健朗的身躯佝偻了许多,以前健步如飞的她现在甚至需要借用拐杖才能蹒跚的走到电梯口接迷路的我们。

吕慧英老师不忘关心支社的活动和大家的情况,她激动地拿出珍藏的获奖证书,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总会翻看这些红色的奖状。她积极履行参政议政使命,反应热点民生问题,曾经获得了九三学社先进个人、优秀信息员等荣誉称号,用一个普通一丁的身份尽力装点中国梦。她也是一个热爱生活的社员,年逾耄耋,时间拿走了她健朗的体格,相濡以沫的亲人,儿子的健康...一点又一点,让她猝不及防,不防的近乎有些麻木。但她却仍然乐观,家里的环境虽然老旧却被整理的干净有序,充满朝气的绿值,大气蓬勃的书画,都被她用来装点生命,装饰生活,好像那样做也可以抵消时间向前的脚步,一点又一点,在时间的眼皮下,偷的一些浮闲,体会夕阳里生活的多彩斑斓。

当我们问及她需要什么具体的帮助时,她只是说基本不提什么个人的要求,“年岁大了,也没有什么特别的需要的了,感谢支社的挂念,身体不好了,不能参加支社活动了”是她念叨最多的话。当我们提及西城妇老委员会针对老年人新做的关怀问卷时,她又滔滔不绝结合自身的感受提了不少建议,有赞扬,有期许,没有一个重样儿。特别是独居老人的社区送餐到户问题,她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希望我们写成信息,引起社会相关部门关注。

基层支社经费有限,我们只能尽所能给吕慧英老人带去了一些水果、一小箱牛奶以一只象征狗年吉祥的小布偶,表达支社对社员的关怀,表达九三人互助的心意。这些东西价值不高,但老人却非常满足,因为这代表了九三的关怀,她尤为喜欢那只红黄两色的布偶小狗。小布狗大大的眼睛下,小鼻子高高撅起,吐出的小红舌头,既萌又流露出青春的活力。“真好,真好!.”老人一边摸一边说,随着老人的抚摸,布偶小狗脖子上的铃铛叮当作响。老人听见后特兴奋,“真好,真太好了!”她高兴的像个得到新年礼物的孩子,把毛茸茸的小狗贴在脸上,放在耳边,好像感受到了那布偶想要传达的快乐和喜气,好像看到了红红火火的新年替旧岁,听到了春天清脆的脚步。

虽然已经进入五九,已经能闻到春天邻近的味道,感受到邻近春节的欢乐气氛,但是我们的心情却有些沉重。风吹过衣间,又想起吕慧英老人那根缠着胶带的拐杖和手上贴的刚刚打完点滴的胶布,我忽然觉得有点冷,冷心里有点发颤。但是九三人不畏严寒,我们善于迎难而上,发现问题,探索怎么去克服,寻求怎么去解决是九三人的气质。这气质源于中国共产党赋予我们的前进方向。这气质源于科学、民主赋予了我们前行的力量。

 

PS

吕慧英同志是1985年加入九三学入社,社龄至今已经有33年,退休于北京市市政工程管理处,家有2个儿子,大儿子和自己患病,小儿子也没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照顾她,她的自理生活能力有限,吃上热饭热菜都是个问题,急需要社会的关心和帮助。

随着我国社会老龄化发展,老年人在家养老问题日益突出,像吕慧英这样的生活质量边缘化的社员既是特例中的一个,也是社会中的一个现象,怎么去界定,怎么去关怀,是值得我们深思并急需我们付诸于具体行动的,他们年事已高,我们晚行动一分钟,他们能得到的关怀就少了一分钟。

他们在物质上的处境介于困难和普通的边缘地带,在精神层面有些人出于物质匮乏而逐步自闭。身体上、年龄上的因素不能让他们在个人物质财富上有跨步式的大增长。他们应对物价、制度等变化的能力都非常脆弱有限,轻微的变动都能让他们从普通的最下层落入困难状态。而一旦落入困难状态,社会的关怀如果能及时高效的给他们雪中送炭。一分钟的拖沓就可能是他们一世的遗憾,如何提前发现这类人,从他们的饮食起居入手, 从日常生活的冷暖入手,把边缘化群众放在心上,利用新媒体,构建新制度,帮助、协助他们解决困难落实好各项惠民政策,确保他们老有所依,老有所养,鼓励他们坚定信心,与党和政府各部门齐心协力搭建有中国特色的养老体系,是我们构建中国梦不可或缺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