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十三:让科学流行起来
来源:燕化支社  冯祎凡  日期:2018-06-04  浏览次数:

姬十三作为创业者,运营数千万粉丝的泛科学互联网公司,无疑已经成为科普界的一面旗帜。

科研工作者嵇晓华是如何成为科技创业领袖姬十三的?果壳网是怎么熬过资本寒冬的?科技互联网公司的发展方向是什么?成果需要转化,知识需要变现,科普需要流量,在巨大的经济利益面前,创业者如何不忘初心……这些都是姬十三带给我们的思考。

青年社员姬十三做客“发枝荟”

5月26日下午,九三学社发改委支社组织的第十六期“发枝荟”迎来了本期主讲嘉宾,果壳网创始人和CEO姬十三。这位年轻的创业领袖与大家分享了他的创业故事与未来憧憬。九三学社北京市委专职副主委兼秘书长李丽萍,九三学社西城发改委支社主委邹晶,九三学社东城崇文综合支社主委杨崇学出席活动。

姬十三本名嵇晓华,拥有神经生物学博士学位的他原本是一名实验室里的科研工作者,凭借着对泛科学的狂热与和而不同的创造性,他逐渐走上创业之路,成为今天的姬十三。去年9月刚刚加入九三学社的姬十三表示,这也是他首次参加九三学社的社员活动,能够与众多各行各业的人士聚在一起聊科技,让他觉得非常有意思。嵇晓华坦言,加入九三学社就是因为社内科技大咖云集,希望与他们多探讨交流。入社以来,他所接触到的九三社员也十分儒雅谦逊,因此他也期待与广大九三学社成员共同推动全社会的科普工作,让科学成为伴随一代又一代国人的良师益友。

“佛系”创业,寻找科学与商业的结合点

果壳网的定位是“泛科学内容综合体”,目前已经成为中国科普第一网,孵化多个子公司,运营多个子栏目,主网站月访问量人数”超过3000万,单篇公微最高阅读量超过5000万,转发量超过12万;2017年利润突破1亿,2018年营收1.5亿。这个充满数字的介绍可以说很“庸俗”了,但足以说明果壳网的商业价值——没有可持续经济来源的的创业公司就是凭借理想去战斗的堂·吉诃德,只能以悲壮收场。 

“我们被媒体称为佛系创业公司,因为我们从一开始就没考虑能不能赚钱、怎么赚钱的事,但是奇迹般地都存活了挺长时间。”“但是我们确实也没有什么竞争,除了我们也没有别人做这个了,能不佛系么”。

“佛系”公司也不能做无米之炊。姬十三坦言,在科学松鼠会时期以及果壳网前期,都出过不少非常有意思的书,但是2015年以后图书部门解散了,因为确实不挣钱。

“2008年我成立了科学松鼠会,找了一帮志同道合的人一起搞科普,这个名字的寓意就是啃开科学坚硬的外衣,把鲜美的果肉献给更多人。当时其实是想做一个公益组织,但是没有钱,跟着你一起创业的人看不到未来的话,这个事慢慢就做不动了,后来2010年有投资人找到我,成立了果壳网。”

在果壳网早期,姬十三想把它打造成科学传播的平台,并通过泛科学内容的讨论,构建一个社区。这种方式的好处在于用户增长快——可惜庞大的用户量却无法直接转变成实际效益。这时,姬十三似乎要为他的理想主义付出代价了——在压力之下,果壳网寻求转型。他们与一些科技品牌合作,为其讲述品牌故事,通过这种方式来获得商业收入。

一个比较经典的科学与商业合作的案例是给一家风扇企业做的广告,当时果壳网分别用吹不破的肥皂泡和室内烟雾龙卷风两个意象来诠释该产品的稳定风速,获得极大成功,企业重金买下视频版权,“这种商业故事其他广告公司是讲述不了的,只有我们能做,所以几乎没有竞争”。

做最会说话的科学家,最有科学精神的媒体人

有一种比较悲观的论调认为,似乎“反智”风潮愈演愈烈——从商业角度来讲,消费者越理性越不容易冲动消费,商家越不容易赚取暴利,导致一些商家喜欢鼓吹那些反科学、伪科学的概念来卖产品。从这个角度上说,这可能是一个最坏的时代。在这样一个时代,似乎科普这样的工作就变得很唐吉可德,略带悲壮。

但姬十三认为,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因为这种风潮,让越来越多的人愿意用科学的视角审视世界,愿意给自己贴上科学的标签,甚至是付费获取知识,科学似乎变得流行了。科学变得流行,科普的市场就变得很大,知识有了变现的可能,这反过来也让更多科学家能够在科普领域生存下来,甚至是得到发展。

科普工作是面向公众,科普问题和科普手段似乎不需要像科学研究那样前沿和高深。但是姬十三与果壳网坚持用科学研究的标准来做科普,确保每一次科普和辟谣都是权威的,正确的。

“求真”就是一个具体的、接地气的描述。我们认同并遵循科学价值观,科学方法论。我们公司内部的口头禅是“这不科学”。前阵子我们和雕刻时光合作了一个科学咖啡馆,主打的一款咖啡就叫“这不科学”。

科普文章可以是轻松活泼的,但科普工作背后的科学精神一定是严谨的。果壳网的每一篇科普文章的发布,都要经过热点问题选取,视角拆分,初步撰稿,专家约稿,编辑调整,专家审稿,文献核对,等等复杂的环节和专业的审核机制来保证文章的科学性。但既是这两个基本要素都具备了,也不一定就能达到预期效果。

比如关于转基因问题,姬十三认为,这就是科普工作没有做好的一个典型案例。“在科学共同体内部,转基因技术毫无争议”,“如果你去看真正的科研文章,你会发现毫无争议,转基因技术非常成熟”。但是果壳网曾经因为对转基因的问题的科普而遭到讽刺和攻击,对此姬十三的反应也是十分“佛系”:我觉得没有“一招鲜”的特别办法,只能是一步一步来,一开始可能有一部分人相信你,总归能争取到一些核心的粉丝和用户,然后,他们会去传播,你直接告诉A,我是对的,A未必会相信,但如果B相信了,A和B关系好,然后B告诉A,这个地方特别好,B就会相信,这样慢慢的传播。好比很多官微发布一些东西,也不能指望用户一下就相信你,所以这种信任感和权威感是一步步建立起来的,没有一蹴而就的办法。”

关于网络上有些人对科普专家的攻击,甚至产生所谓的“专家不可信”的观点,姬十三认为其实很多时候仅仅是因为被误读。“首先,不少专家不知道怎么面对公众和媒体,专家有时候面对公众和媒体的时候,表达方式有时候是有问题的,他们往往会不自觉地使用专业领域的语汇和表达方式,但公众没有受过专业训练,往往是听不懂的;有些媒体,不管是恶意炒作还是专业所限,往往会把整个大前提拿掉,把后文也拿掉,把中间一句话拿出来,断章取义是很可怕的。而这种误读也会使得专家慢慢的惧怕对话公众,选择沉默,长此以往,科学家不愿意把精力花在科普上了,他们又不缺钱,科研经费又不是来自于这个生态体系的,所以科学家即使认识到了与公众之间的表达鸿沟,也往往没有意愿去填补。

这可能是科学逐渐远离公众的根本原因。所以,我们的定位就是,我们是最懂得讲话的专业人士,我们兼具科学家和媒体人的什么,所以我们用公众能够听得懂、感兴趣的语言,去准确传达科学家的研究成果。

“从个人理想层面,我觉得我们做的本质的工作就是推动科学和公众的联结。当然这也可以等同于科学传播,加快两边信息的流动,因为科学圈本质上是一个封闭的向内的体系,科学传播就是把科学家的话往外传,要翻译过来。我觉得这其实也是一个互动的过程,你也得让科学界知道外面在说什么,在做什么,对你是什么态度。我们就是科学和公众之间一个沟通的信使。我们做的所有事情都是这个层面上一些工具方式的变种,同时我们的价值观也遵循这个行业的价值观”。

有一句话我很喜欢讲:“科学太重要了,所以不能只由科学家来干。”这个生态里面可以有科学家,科学家可以完全不管别人的心情,但生态体系里面需要有其他人,需要产品经理,需要传播分子。这个鸿沟就确实是果壳网这样的公司的生存空间,但更重要的是,它也是果壳网做事情的出发点,是不变的初心。

直面问题,拷问初心

“果壳是科学传播的大本营,是泛科学文化集散地。但科学传播的本质是什么,我觉得本质就是把先进的生活方式带给更多人。我们是这样一个集合,现在果壳其实分化开来,在做不同的事情,但归根结底都是在传递先进生活方式,这就是我们的核心理念和价值观”。

姬十三自己确实也很享受“布道”的过程。“2015年我们创建了在行,让专家可以被约出来。我第一次被约出来的时候,一坐下就慌了,对面是一个比我高半头,穿着花背心带着金链子的花臂大汉......我硬着头皮说我是姬十三,我不知道怎么跟他聊,聊什么。结果对方掏出一个小本本开始准备记录,我一下就踏实了,我就开开心心的教了他一个小时,我心里非常爽”。

作为一家貌似充满铜臭的超级赚钱的公司,果壳网又实实在在地为社会公共事业做出许多贡献。“谣言粉碎机”栏目帮助政府向公众传达许多谣言的破解方式,因为语言轻松幽默,举证简单直观,该栏目迅速获得大量转发阅读,避免了很多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上当受骗,遭受损失,以中央台为代表的传统媒体也协助传播。

2013年12月1日21时31分开始,一个名为“月球车玉兔”的微博号悄悄登场了。这个微博ID目前已有近70万粉丝。“月球车玉兔”以第一人称、拟人化的方式实时播报月球车的登月过程,受到广大网民的欢迎与喜爱。而月球车玉兔这个ID并非国防科工局运作的官方微博,而是由新华社与果壳网共同合作运营,这个微博瞬间拉近了公众与国家航空航天事业的距离,一时间无数网友为玉兔牵肠挂肚,该案例被美国媒体认为是中国航天航空事业一次教科书式的公关。

关于钱和理想孰轻孰重的问题,姬十三相当骄傲地说:“我们拒掉的广告合作项目案十倍于我们接受的合作项目”。他解释说“我们当然要挣钱,但首先要科学,我们甚至因为在文章里提到的一些科学道理得罪了一些厂商还时常接到律师函。”果壳网主编徐来(拇姬)也曾经印证过,果壳网对广告厂商的审核是极其严格的,“对公众无益的产品,即使是安全的,我们也绝对不会考虑合作”。

“作为一个创业者和科学传播人,我的挑战是,怎么找到发展模式,同时保有初心”。

“为了保证输出内容的科学性,我们建立了专业编辑和外部专家队伍;为了报道最全面的科研进展,要在科研领域深耕,对接打通和科研机构、高校、政府部门的关系;我们小心翼翼处理商业和市场项目,接每一个案子之前要判断是否在科学上站的住脚,为此拒绝了大量合作”。

高质量内容社区一旦开始快跑追求流量和内容变现,往往离最初的理想越来越远。像果壳这样有着强烈气质的社区,会面对更大冲击。姬十三承认,创业公司最大的困境就是“钱没了”。但一旦解决了钱的问题,更重要的方面,是人才问题。“我们如果没有一个好的商业根基,其实是招不到人的。另外,我们这个行业没有成熟的人,我们所有的编辑都要自己培养。当他们成为一个成熟的编辑同时兼备互联网技能的时候,他们还可能被其它互联网公司挖走——我们虽然做的是科普,但我们是跟整个互联网行业的人在竞争。”

对于中国的互联网圈来说,果壳传媒的出现虽然无法被描绘成又一个互联网新势力的诞生,但也反映出一种积极的信号:经过这些年的发展,中国互联网开始出现一批以改变什么为核心而不是单纯以掘金为目的的人——当商业只是实现理想的手段而不仅仅只是目的时,或许更能爆发出强大的张力。

我们可以看到,果壳网迎来了一个个荣誉,2009年,“科学松鼠会蹿红”入选2008年度中国十大科普事件;松鼠会策划出版的科普文集《当彩色的声音尝起来是甜的》获第五届“国家图书馆文津图书奖” ;同年5月,科学松鼠会更是被南方《人物周刊》评为2009“中国骄子”青年领袖;2016年3月,姬十三当选2016年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全球青年领袖”

不管是坚持探求真理的初心,还是用科学的良心履行社会责任和使命,“我们希望走得更远,而不是流星闪过;我们希望做百年老店,沉下心打好根基,耐心做这个世界的改变者;我们希望能伴随一代青年成长,在他们生命中担当益友。”姬十三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