栉风沐雨恋江河——张光斗院士的水电人生
来源:九三学社中央 戴红  日期:2013-07-25  浏览次数:

【张光斗: 著名水利水电工程专家和工程教育学家,我国水利水电事业的主要开拓者之一,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工程院院士。1954年加入九三学社,195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九三学社第六、七届中央委员会委员,第八、九届中央参议委员会委员,第十一届中央委员会顾问。是第三届全国人大代表,第五届全国政协委员,第六、七届全国政协常务委员。北京市政协原副主席、清华大学原副校长。】

 

他是中国水利水电专家,负责设计过桃花溪、下清渊硐、仙女硐、鲸鱼口等水电站,主持设计密云水库,曾为葛洲坝、丹江口、二滩、三门峡等众多水利工程的建设提供技术咨询,参与三峡工程建设,两院院士,被称作“当代李冰”。

他是张光斗。621日,101岁的人生之河流到尽头,他把自己的一生毫无保留地奉献给了国家和水电事业。

 

笃志报国

 

张光斗19125月出生于江苏常熟县鹿苑镇一个贫寒家庭。1924年小学毕业后,到上海南洋大学附中学习,后经交通大学预科升入交通大学土木工程学院,学习结构工程。1934年秋张光斗以优异成绩考取了清华大学水利专业留美公费生。

出国前,他到国内各水利单位实习,9个月里,遍访中国江河。他震惊了!黄河岸边,满眼疮痍;淮河古道,饥民遍野;赣江两岸,民不聊生。水,连着饱受苦难的土地,流淌进这个22岁年轻人心中。

初到美国就遇到不愉快的事。他去租房,人家说没有房间了;他去理发,铺子不给理;到大饭店吃饭,不让进。这些都因为他是中国人。张光斗领略了美国的所谓民主。

他先后在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和哈佛大学攻读硕士学位。由于学习成绩优异,获得了哈佛大学攻读博士学位全额奖学金。“七七事变”给了张光斗极大震动,他毅然放弃继续深造的机会,回国参加抗日。他说:“国将不国,我心何安。”解放前夜,在华工作的美国水电工程师力邀张光斗“逃离沉船”,赴美工作。导师留下一句话:“哈佛大学工学院的门是永远向你敞开的!”然而他回答:“我是中国人,是中国人民养育了我,我有责任建设祖国,为人民效力。”

“为什么要回国?因为我是一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对张光斗来说,优厚的物质利益诱惑怎敌得过他对祖国大好河山的爱恋?从此以后,他把自己的一生毫无保留地奉献给了国家和水电事业。

解放前夕,国民党政府资源委员会来电,命令他所负责的水电总处把全部水电资料装箱上缴,以便运抵台湾。张光斗做出了一个惊人举动,巧施“掉包计”,在中共地下党的帮助下,把资料装了满满20箱,秘密转移。解放后,他将这些资料全部捐赠出来,成为国家“一五”期间水电建设的重要依据。

江水流淌着奔向远方的海,那是一种心的归宿。

 

献身水利

 

在新中国规模空前的水利水电建设中,张光斗渊博的学识和高深的造诣得到充分的施展和发挥。

1951年,张光斗负责设计黄河人民胜利渠渠首闸的布置和结构,实现了当地百姓祖祖辈辈在黄河下游破堤取水的梦想。

1958年,张光斗负责设计华北地区库容量最大的密云水库,实现了一年拦洪、两年建成的世界罕见记录。周总理称赞它是“放在首都人民头上的一盆清水”。

自上世纪50年代以来,张光斗先后参与了官厅、三门峡、荆江分洪、丹江口、葛洲坝、二滩、小浪底、三峡等数十座大中型水利水电工程技术咨询,提出的诸多重要建议至今在中国水利界传为经典。

1976728日唐山大地震波及北京,密云水库告急。为了抢险加固,北京市委急召在外地的张光斗火速回京。张光斗连夜赶到密云水库工地。当时张光斗还处于受审查、受批判的逆境中,他被告知:“这次加固工程的设计你要负责,但不准在图纸上签字。”在蒙受如此不公正待遇的环境中,他每天奔波在大坝工地,爬上爬下检查施工质量,对设计图纸一张一张地仔细审查,提出意见后交给“负责人”签字。用他自己的话说:“我是为人民工作的,不是为哪一个人工作,让我签字也好,不让我签字也好,总之我要对人民负责。”

张光斗曾动情地说:“我愿把自己全部的本事使出来,让祖国用得上。”一心为祖国和人民做事,成为他终生的支点与归宿。

 

桃李丹心

 

回国后的张光斗不仅开始构建宏伟的水电蓝图,还相当重视人才的培养。他的学生、清华大学水电系老教授谷兆祺至今还清晰地记得上世纪50年代张光斗带着他们去官厅水库实习的情景:“当时官厅水库正在施工,由北京到官厅,每天只有一趟夜车,从清华园晚上上火车,于凌晨二三点到沙城土木车站,再搭汽车去工地。火车到土木小车站,站台上只有一间小房,泥地,几平方米,连一个小凳子、一块砖头都没有。半夜三更到了小站,也没法去找工地运输队,全队就在小车站上席地而坐,靠墙休息,夏天蚊叮虫咬,冬天屋外寒风刺骨。张先生当时近40岁,丝毫没有教授的架子,每次都精神抖擞地带领大家坐以待旦,前往工地。”

张光斗意识到水利理论教学的贫乏,他钻研、摸索了一套教学大钢,率先在我国开设水工结构专业课,编写了国内第一本《水工结构》教材,建立了最早的水工结构实验室,培养了首批水工结构专业研究生。开创了水工结构模型实验。

60年代,他花费大量精力,搜集国内外资料,结合多年工程实践经验,编写了《水工建筑物》专著,在即将出版之时却遭遇文革,几百万字的书稿在浩劫中散失。后经他数年的辛勤努力,每日伏案疾书数小时,手持放大镜重新著书立说。他相继于199219941999年出版了《水工建筑物》上、下册,《专门水工建筑物》三部专著。

张光斗历来非常重视教学工作,即使到了耄耋之年仍亲自给学生讲“水工概论”和“水资源可持续发展”课程。

“一条残留的钢筋头会毁掉整条泄洪道”,这个失败的工程案例,张光斗从上世纪一直讲到今天,理论与工程实践相结合是他教育理念的灵魂。

学生的论文,如果没有经过实验论证或工程实践检验,他会立刻退回。他说,在水利工程上,绝不能单纯依赖计算机算出来的结果,水是流动变化的,即使你已经设计了100座大坝,第101座对于你依然是一个“零”。学生们若只是按照书本一五一十地回答问题,他顶多给3分;如果有自己的见解和分析,即便尚显幼稚,他也一定给5分。他说,在工程技术领域,如果没有创新,永远只能跟在别人的后面爬行。这位身材削瘦、思路开阔、总是有一些反向思维的先生,令学生们着迷。他说得最动感情的一句话:“做一个好的工程师,一定要先做人。正直,爱国,为人民做事。”这已成为几代学生的座右铭。

执教五十余载,学生逾5000人,他们很多已经成为中国水利水电事业的栋梁之材,其中有16位两院院士,5名国家级设计大师,以及为数众多的高级工程师、教授。他们对先生共同的回忆是:赤子之心,特立独行,如沐清风。200251日,张光斗遍布全国各地的学生们,汇集了一本50多万字的论文集《江河颂》,献给了他们的老师。

 

情系三峡

 

长江三峡水利枢纽是治理和开发长江的关键性骨干工程,张光斗是60多年来三峡工程规划、设计、研究、论证、争论,直至开工建设这一全过程的见证人和主要技术把关者。

有关三峡的问题,融入了张光斗60多年的真挚深情。1943年张光斗被国民党政府派到美国学习考察水电站工程期间,碰到了美国大坝工程权威萨凡奇,在张光斗极力邀请下萨凡奇来到中国考察三峡坝址。

199243日,七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表决通过了关于兴建长江三峡工程的决议。19935月,张光斗被国务院三峡工程建设委员会聘任为《长江三峡水利枢纽初步设计报告》审查核心专家组的组长,主持了三峡工程初步设计的审查。在汇集10个专家组、126位专家意见基础上,他慎重研究,反复推敲,逐字逐句核定最终审查意见。

三峡工程开工后,张光斗担任国务院三峡建委三峡工程质量检查专家组副组长,他每年至少两次来到三峡工地的施工现场进行检查与咨询。

2000年末,耄耋之年的张光斗又一次来到三峡工地,他为考察导流底孔的表面平整度是否符合设计要求,硬是从基坑攀着脚手架爬到56米高的底孔位置,眼睛看不清,他就用手去摸孔壁。之后张光斗在质量检验总结会上极力坚持修补导流底孔,以确保工程质量。在场的人们望着脚穿套鞋、头戴安全帽的老人瘦弱的身影,一个个感动得说不出话来。

这一年,张光斗年届88岁。

20024月,是张光斗自三峡工程开工以来第21次来到正在兴建的三峡大坝,这一年,他90岁。这一次,他依然蹬上了近60米高的大坝导流底孔。

2006520日,标志着三峡大坝建成、拆除大坝围堰的“天下第一爆”终将诞生。94岁的张光斗已经无法到现场,他坐在北京家中的电视机前,紧紧地盯着现场直播的每一个镜头。当礼炮一般的爆炸声响起,围堰随着江水翻腾而去,雄伟壮丽的三峡大坝在天地间横空出世,矗立在滚滚的万里长江之中……

 

水电人生

 

年轮显示着树木的年龄,而张光斗的人生是以一座座水坝为年轮的。从业68年来,除在清华园的三尺讲台上传道授业解惑外,他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崇山峻岭、急流险滩间度过的。他和工人们一道下基坑,爬脚手架,时常匍匐爬行于悬崖峭壁,有时甚至露宿荒郊。他曾数次与死神擦肩而过。他在去水库的路上翻过车;在山里遭遇过泥石流;在二滩水利工地上被山石袭击,遇难的一位工程师当场倒在他的怀里。为检查二江泄水闸护坦表面过水后的情况,年近80岁的他,乘坐一只封闭的压气沉箱下到了20多米深的水底,开沉箱的工人惊叹:“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大年纪的人还敢往水下钻!”

近一个世纪的人生,漫长而又短暂。

张光斗老了,背越来越弯,视力也越来越差,行走已经离不开手杖和轮椅……

1989年,张光斗与中国水利水电研究院的陈志恺就我国水资源的严峻形势,联名上书中央,促成了水资源保护与开发被列为国家战略重点,水利事业进入一个新的大发展阶段。

1997年,85岁、患有青光眼、白内障、写字手发抖的张光斗以惊人的毅力学会了使用电脑。他每天伏身电脑前,一手拿放大镜,一手敲键盘。在他写下的大量书信文章中,有相当一部分依然是对中国教育的思考与建议。仅在1996年到2000年,他写下的有关教育方面的书信文章就有32篇。

19981218日,在他的电脑里记下了这样一页:他给教育部长写完关于对《高等教育法》的读后感及建议后,当夜,患感冒,发烧38.9摄氏度,被送进友谊医院。17天后出院,已经是新的一年了。

1998年,张光斗等向工程院建议,设立《中国可持续发展水资源战略研究》咨询项目,最终为我国可持续发展水资源提出了总体战略。

……

一个人的能力是有限的,但一种忠诚与智慧却足以推动事业的长远进步。1996年张光斗获得何梁何利科技进步奖,同年获得中国工程院工程成就奖,2001年获得中国水利学会功勋奖,2002年获得中国工程科技领域最高奖--光华工程成就奖。

2007428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胡锦涛给张光斗写了一封情真意切的信。

胡锦涛在信中深情地写道——

“从一九三七年归国至今,七十年来,先生一直胸怀祖国,热爱人民,情系山河,为我国的江河治理和水资源的开发利用栉风沐雨,殚精竭虑,建立了卓越功绩。先生钟爱教育事业,在长期的教学生涯中,默默耕耘,传道授业,诲人不倦,为祖国的水利水电事业培养了众多优秀人才,做出了重要贡献。先生的品德风范山高水长,令人景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