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温一位老科学家地震预报工作肺腑之言——纪念顾功叙院士百年诞辰
来源:九三学社北京市海淀区委国家地震局支社 王培德  日期:2008-06-16  浏览次数:


1966年3月25日,顾功叙院士(前排右二)陪同李先念(前来右一)副总理考察邢台地震灾区




顾功叙院士(右一)和同事在座谈会上


    今年6月25日是九三学社社员、中国科学院院士顾功叙百年诞辰纪念日。曾在顾功叙院士领导下工作过的科学家都尊敬地称他为顾老。顾老1950年就参加了九三学社,对九三学社抱有深厚的感情,一直到晚年仍认真地参加每一次支社活动。

    从1950年中国科学院地球物理研究所建所起,他就担任研究员和副所长,负责勘探地球物理学科的发展。后来,他到地质部工作也是负责地球物理勘探的。毫无疑问,顾老是我国勘探地球物理发展的学科带头人,为勘探地球物理的发展作出了卓越的贡献。当中国人民面临地震灾害威胁时,他又义不容辞地奔赴抗击地震灾害的前线。在有关纪念1964年邢台地震的文集或展览中,大家都可以见到一张李先念副总理视察邢台地震灾区的照片,陪同李先念的那位科学家就是顾老。也就是从这时候起,顾老把自己的主要业务转向地震工作。此后,他无论是担任中国科学院地球物理研究所副所长,还是在担任国家地震局地球物理研究所所长期间,顾老亲自布置了一系列课题探索地震预报——这个前人从来没有遇到过的难题。

    到上世纪80年代初期,中国地震预报工作已经积累了一定的经验,作为一位杰出的科学家,顾老对地震预报提出了一系列见解,对尚有争论的问题明确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今天来回顾顾老当年的见解,我们仍深深地为之感动。

    对于地震科研的方向,顾老在1978年一篇论文中就明确提出地震科研的目标是地震预报,他说:“地震科研的成果和人才,就是为了突破地震预报关、保卫社会主义建设和人民生命财产这个中心任务。”1983年,顾老向地球物理所党委提出改革方案时,用“再次慎重明确地震预报是本所科研的主攻方向,这本来就是非常清楚确定的”作为他提出方案中的一段标题,可见顾老对搞地震预报决心之大。顾老提出以地震预报为主攻方向不是出于热情,他对地震预报难度之大有深刻的了解。1984年他在一篇论文《地震尚不能准确预报》中总结地震预报困难之处时就提出了这样几条:1.预报地震的准确度要求很高。因为这是一种定量而精密的物理课题,一旦出现错误,则面临大量生命财产的损失。2.地震发生在地壳深部,这是目前还看不见摸不着的区域。3.对地球不能做实验和解剖。4.验证机会太少。可以说顾老对地震预报的困难程度已经有了非常清楚的了解,尽管如此,顾老还是一无反顾地在这条路上前进和呼吁。

    当时,经过十几年的探索和实践,诸如如何处理地震预报与基础理论研究的关系等问题也逐渐现露出来,对这些问题顾老也都提出了明确的见解。他在国家地震局关于制定规划的全国局长会议上提出,因为在中国常常发生大地震,尽管实现准确地震预报的突破为期还很遥远,但我们不能等待。尽管科学上还很不成熟,总应该想些办法来预测大地震的发生,并同时开展大量的基本研究工作。在如何处理理论研究和观测之间的关系上,顾老提出,先从观测事实出发,提出经验性的预报关系,进行预报并逐步置放到理论基础上来。在依靠多种前兆手段进行综合预报还是集中注意少数较有前途的几种手段的问题上,顾老认为:综合预报是暂时的,最后要在少数几种现象上突破。顾老的这些观点到现在来看仍然闪烁着光辉。

    顾老不仅仅是对如何进行地震预报研究的指导思想、原则提出自己的见解,还非常具体地分析到那时已经提出的一些前兆现象,分析那些是可信的,那些还存在疑问,应该如何改进。他1981年在西北地震学报发表的一篇论文《探索中的几类地震前兆的物理依据》就是他在这方面认真研究的具体体现。顾老分析了十一种前兆现象,地震活动图象、小地震震源参数、波速异常、电阻率变化、重力变化、地磁变化、水压致裂测定地下应力、地震测深、地壳形变、地下水和宏观现象。顾老对于这些前兆现象都给予了物理解释,并指出其存在缺陷。例如顾老在讨论当时中——美合作研究重力变化和地震关系时说,物理现象现在还说不清楚,和美国合作,三年不够就延长,有可能完全失败,说明重力变化不能成为地震前兆,但这也是重要结果,这是必须要做的基础研究。讨论地下水时顾老认为地下水,应该是相当灵敏,但会受到许多复杂因素的干扰。对于宏观现象,顾老指出,对一些传得很神奇的说法,大地震过后。从来无人再去考察弄清真相。我们不在一一列举顾老的观点,但从中可以看出顾老渊博的知识和极其严谨的科学态度。

    1989年,顾老在地球物理综合学术讨论会上的发言中有一段话很有预见性,我们把它摘出来:“不论古今中外人们对待地震事件的态度,无例外,在地震发生后的时期及其后一段时间内,都要求地震科学应在地震之前作出预报,并迫切寄厚望于地震学家进行研究。但是过了这段时期,当灾情趋于缓和,破坏修复,地震的恐慌事件就逐渐被遗忘而不再警惕,对于研究地震及其预报的心情也就随之消失,……”。从邢台地震到唐山地震中国东部地区十年的地震活跃期,地震科学和地震预报受到前所未有的关注,三十二年的平静又使得绷紧的弦放松了许多,汶川8级地震再次把这根弦拉紧了。我们感叹顾老对学科发展趋势把握之准,也希望地震科研、地震预报研究的研究能持续稳定地开展下去,因为不管或迟或早,地震总是会发生的。

    我们九三学社另一位杰出的地球物理学家、国家两弹一星功勋奖章获得者,地球物理所第一任所长赵九章院士有一句名言:“科研要急国家之所急,还要先走一步,为国家长远需要早作准备” 。我们老一辈的科学家都是在身体力行这一原则,赵九章先生是这样,顾功叙先生也是这样。顾老甚至在他的意见得不到重视的情况下,用自己毕生的经历语重心长地呼吁要当时的领导“听一点老人言”。时隔二十多年,再回来看顾老在地震预报上所发出呼吁,仍然感到这位可敬老人的赤子之心和远见卓识。

    在我们纪念顾老百年诞辰、在我们面对汶川大地震给人民带来惨痛损失的时候,再次回顾顾老在二十多年前对地震预报工作所作出的一些精辟论述,不禁使我们感慨万千,重温顾老的肺腑之言,我想这也是纪念顾功叙院士最好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