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音希声——回忆姑爹邓稼先
来源:九三学社西城区委西城综合支社社员、许德珩之孙 许进   日期:2006-12-13  浏览次数:

    作为我国核武器理论研究工作的奠基者和开拓者之一,作为我国研制和发展核武器的主要技术领导者之一,邓稼先六十二年的生平可谓可歌可泣。

邓稼先在北京度过了他的童年和英年时代。1929年,五岁的邓稼先进入北平武定侯胡同小学读书。1931918,日本侵略者发动武装事变,占领了中国的东三省。193777,日本鬼子发动“卢沟桥事变”,北平沦陷在侵略者的铁蹄之下。当时,邓稼先的父亲邓以蛰任清华大学哲学系教授兼北京大学哲学系主任,他身患肺疾,不能长途跋涉,因此全家滞留北平,不能南迁。为了奴化中国人,日本鬼子强迫中国百姓向日本兵行鞠躬礼。每当日本鬼子占领一座中国城市,他们就强迫各地的中国人举着日本旗游行庆祝。1940年初,北平志成中学高中二年级学生邓稼先再也无法忍受这种侮辱了,他气愤地撕碎了日本旗并踩在脚下。事后,校长找到邓以蛰,对他说:“这件事早晚会被汉奸报告日本人的,太危险了,还是想办法让孩子躲一躲吧。”邓以蛰决定让长女邓仲先带弟弟到四川投靠时任江津国立第九中学校长的四叔邓季宣。临行前,望着即将远行的孩子们,病中的邓以蛰百感交集,他沉默了很久,对邓稼先说:“稼儿,以后你一定要学科学。不要像我这样,不要学文。学科学对国家有用。”父亲的沉重嘱托,母亲和姐姐的伤别眼泪使邓稼先悲愤填膺,他对弟弟说:“毛弟,我现在只有仇恨,没有眼泪。” 十六岁的邓稼先被迫离开家、离开北平,他怀着救国的理想和对侵略者的满腔仇恨踏上了追求科学之路。

1941年,邓稼先考入西南联合大学,进入物理系学习。19458月,持续八年的抗日战争终于胜利了。同时,邓稼先从西南联大毕业并于次年回到离别数年北平,任北京大学物理系助教。194810月,邓稼先进入美国普渡大学研究生院核物理专业学习。他仅用二十三个月就完成了题为《氘核的光致蜕变》的博士论文,于1950820获得普渡大学博士学位。在获得博士学位后的第九天,邓稼先放弃了去英国继续研究和发展的机会,与百名爱国青年一道乘船回国,投入新中国的怀抱。回国后,国家安排邓稼先到中国科学院工作,任近代物理研究所助理研究员。近代物理研究所后来更名为原子能研究所。这段生活是邓稼先一生中最安逸享受的一段。在这里,他继续研究原子核理论并在学术刊物上发表了多篇论文。他在原子核理论方面的研究成果和工作成绩逐渐受到了领导的重视,他被提升为副研究员并担任科学院数理化学部副学术秘书,协助副院长兼数理化学部主任吴有训和近代物理研究所所长兼数理化学部学术秘书钱三强管理科研工作。1951年,邓稼先加入了九三学社。1956年,邓稼先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53年,吴有训教授为邓稼先和我姑姑许鹿希主持婚礼,他们结为百年之好。从我记事时起,祖父就命我按照家乡江西省的习惯称呼邓稼先为“姑爹”。我出生时,姑爹已受命研制原子弹。当我还是孩子时,大人们就告诉我,姑爹的工作不能问,也不能对任何人说。因此,姑爹在我心中是神秘的。长大以后,我偶尔听说过姑爹的成绩。在核武器研制中起到重要作用的著名物理学家王淦昌教授曾经担任九三学社中央副主席,姑爹尊称他为王老师。一次九三学社开会时,我听到王老对我祖父说:“许老,稼先的工作很有成绩啊!”祖父听后十分高兴,对王老说:“你们要多帮助他。”在姑爹去世之前一个月,中央军委决定对邓稼先解密,公布他的事迹。1986624,《人民日报》和《解放军报》刊载了题为《两弹元勋——邓稼先》的文章,简要地介绍了姑爹的成就。至此,我才了解到他为国家做出的巨大贡献。

1958钱三强教授推荐姑爹任二机部第九研究院(即核武器研究院)理论部主任,主持核武器的理论研究工作。从此,姑爹带领几十位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全力以赴地投入到祖国的尖端国防事业当中。开始设计原子弹理论方案时,没有电子计算机,他们就用计算尺和手摇计算机计算数据。日积月累,竟堆满了一个房间。姑爹与他的同事们仅用了四年的时间就完成了原子弹的总体设计方案,

1960年起,连续三年,中国的国民经济陷入巨大的困难之中。那时,全国的食品供应严重不足。我祖父、祖母看到很多人由于饥饿导致营养不良和水肿,甚至死亡,他们为子女的健康十分担心。在那个困难的境况下,祖父仍千方百计地节省下几斤粮票,送给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的姑爹,支持他的工作。在当时,用几斤粮票可以买到十几包饼干,对于姑爹个人来说,是一件大事情。后来我得知姑爹把饼干拿出来与理论部的几十名青年人分享,这一点饼干对于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的青年人来说真是杯水车薪。

我见到姑爹一般是在节假日他与姑姑、表姐、表哥到我祖父家里来,或者外祖父母带全家一起出游。在我的印象中,姑爹是个沉默少语的人。大家在一起时,别人讲话,他总是点点头或笑笑,很少开口。全家在一起时,外祖父、外祖母常讲一些大人们幼时的故事。一次,外祖母讲起她和外祖父去邓以蛰教授家做客,进门后看到十岁的邓稼先双手抓住门框在荡秋千。他见有客人来,也不停止,一边荡一边大声向家人通报:来客人了,来客人了。大家听完都笑了。我无法把这个顽童与眼前的姑爹联系起来。后来听姑姑说,幼时的邓稼先十分淘气,他曾经打翻过北海公园茶馆的大理石桌面;为了逞强,他曾经跳进北海的冰窟窿里,所幸被人救上来了。从受命研制核武器后,他的性格变了。姑爹爱逛书店、吃饭馆、喝酒、听京戏、看电影。他经常在星期天的早上从北郊的家中跑到王府井去买书,然后再到我祖父家吃饭。饭后他常常躺在客厅的沙发上听我们讲一些社会新闻、内部消息。他总是津津有味地听,好像他是从外星来的一样,对什么事都觉得有兴趣。  

19858月,姑爹被确诊为直肠癌并立即进行了手术。在四、五个小时的手术过程中,张爱萍将军一直在手术区的医生办公室守候,等待结果,这令我们全家十分感动。经过检验手术切除的淋巴结和组织,确认癌细胞已经转移。广泛的淋巴扫除和直肠改道手术给姑爹的生活带来很多痛苦。我看到他要垫一个橡皮圈才能坐下,心里十分难过。伤口和癌细胞的侵蚀常常使姑爹痛得满身大汗、低声呻吟。化疗使他的身体虚弱得下床走几步就大汗淋漓。1986715,万里代总理来到邓稼先的病床前,向他宣布了国务院关于授予邓稼先全国劳动模范称号的决定。17日,邓稼先从李鹏副总理手中接过全国劳动模范的证书和奖章,他激动地说:“核武器事业是要成千上万人的努力才能成功,我只不过做了一小部分应该的工作,只能作为一个代表而已。回想解放前,我国连较简单的物理仪器都造不出来,哪里敢想造尖端武器。只有在共产党领导下解放了全中国,这样才能使科学蓬勃地开展起来。”

 1986年7月29姑爹去世。姑爹走后,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张爱萍将军写下了“君视名利如粪土,许身国威壮山河”的诗句和“两弹元勋邓稼先”的题词。赵紫阳总理专程从外地赶来参加追悼会。他询问我姑姑有什么困难和要求,姑姑说,请总理派医疗队给基地的同志们检查一次身体,他们的生活太艰苦了。

19966月,姑姑在接受《光明日报》国内部韩秀琪主任采访时回忆姑爹在担任九院理论部主任之前的生活时说:“那时稼先工作很顺利,也很有成绩,经常在刊物上发表文章。周末我们带孩子去爬山、游泳、散步。”当时姑爹若不承担核武器的研制工作,他会成为一位理论物理方面的著名学者,拥有美好的家庭生活。他如果象奥本海默那样,为美国研制成功原子弹之后功成身退,从事一般科研工作,不继续研制氢弹和第二代核武器,就不会英年早逝。秀琪同志问我姑姑,如果让邓稼先重新选择,他还会走这样一条路吗?略微停顿了一下,姑姑和我都肯定地回答说,他会的!

姑爹留下的最后一句话是:死而无憾。他的确死而无憾。在追悼邓稼先的大会上,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张爱萍将军致悼词,他说:“邓稼先是我国核武器理论研究工作的奠基者和开拓者之一,是我国研制和发展核武器在技术上的主要组织者之一。他的名字虽然鲜为人知,但他对祖国的贡献将永载史册。他不愧是中华民族的好儿子,不愧是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不愧是中国知识分子的优秀代表。” 1996年7月29,党和国家选择邓稼先逝世十周年这一天进行了最后一次核试验,表达了大家对这位两弹元勋的深切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