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希院士
来源:   日期:2006-12-13  浏览次数:

    梁希,原名曦,字叔五;后改名为希,字索五(或叔伍),笔名凡僧、一丁、阿五等。18831228出生干浙江吴兴县(现湖州市)双林镇一个书香门第的家庭。

    1905年考人浙江武备学堂,1906年被选派赴日本留学,1907年进人日本立宫学校学习(海军),后加人孙中山先生创办的中国同盟会。1912年参加辛亥革命活动后,在浙江从事新军训练。19131916年在日本东京帝国大学农学部林科学习。回国后曾短期在奉天(今辽宁省)安东(会丹东市)鸭绿江采木公司任技师。19161923年在北京农业专门学校任教授兼林科主任。

    19231927年自费在德国萨克逊林学院德累斯顿——塔郎脱研究所研究林产化学。1927年回国,任国立北京农业大学教授兼森林系主任。1928年到国立浙江大学农学院任森林系主任。1933年到国立中央大学森林系任教,喜到 1949年南京解放。

    新中国成立后,梁希任林垦部(后改为林业部)首任部长。1950年当选为九三学社中央委员会副主席、中华全国科学技术普及协会主席,中国林学会理事长。1958年当选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副主席。梁希是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第一、二届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常务委员,中国科学院生物学部委员。

    他不但是一位杰出的学者,而目还是一位才华横溢的诗人,平生写下许多充满激情的诗篇。

    梁希一生热爱祖国,爱憎分明,刚直不阿。对工作严谨认真、一丝不苟。他廉洁奉公,严于律己,是一位有骨气的民主战士和杰出的领导者,是中国共产党的真诚朋友。

1958 1210曰病逝于北京,享年 75岁。

一、追求真理 立志报国

 梁希先生幼年在私塾接受启蒙教育,自幼勤奋好学,资质聪颖过人,才华出众,读书过目不忘,曾有“神童”和“两浙才子”的美称。光绪二十五年(1899年),考中秀才,时年16岁。

 1890年,八国联军攻占北京,他目睹清廷昏庸腐败,在武备救国思想支配下,投笔从戎。1905年进浙江武备学堂,立志要用枪杆子拯救这个多灾多难的国家。

 1906年,因在校学习成绩优异,梁希先生被清政府资送日本留学。在东京弘文书院预科学习一年后,为实现自己武备救国的宿愿,1907年入日本土官学校学习海军,同年加人孙中山先生在东京建立的早期资产阶级革命政党——中国同盟会。

 辛亥革命推翻了中国封建王朝。191211,孙中山先生在南京宣誓就任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成立中华民国。梁希先生于1912年停学回国参加浙江湖属军政分府,从事新军训练,就在梁希先生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袁世凯窃取了辛亥革命的胜利果实。梁希先生所在的军政分府被撤销,新军裁编,军装、枪支均被收走,梁希先生的武备救国之梦,顷刻间被打碎了。1912年,梁希先生再次东渡扶桑,1913年入东京帝国大学农学部林科,攻读林产制造学和森林利用学。梁希先生由武备救国到科学救国、献身林业,这是他在人生道路上的重要转折。

  1927年后,梁希先生潜心从事教育和科学研究,积极探索科学救国之路,辗转十余载亦未找到救国救民之策。1938年,梁希先生读到中国共产党创办的《新华日报》后,才深感拨开云雾见青天,找到了拯救国家与民族的有效途径。他和同事及同学们,积极投入救国救民的运动中,一方面为抗日前线的八路军将士捐献钱物,另一方面同邪恶势力展开坚决的斗争。

  1948年5月4晚,梁希先生参加了在中央大学举行的万人营火晚会,他与师生们共同高唱《你是灯塔》等解放区歌曲,勇敢地走到主席台上,不顾个人安危大声疾呼:‘不要害怕,天色就要破晓,曙光即将到来厂’深夜,梁希先生写下一首七绝:‘似身殉道一身轻,与子同仇倍有情。起看星河含曙意,愿将鲜血荐黎明。”

二、 教书育人 为人师表

 梁希先生自1913年就决心科学救国。他两度出国学习林产化学,回国后从事教学30多年,培养了一批又一批林业专门人才。

 国立北京农业专门学校是我国最早设有林科的高等学校,也是梁希先生从事教育事业的第一所高等学校。梁希先生在该校任教授兼林科主任,讲授《森林利用》、《林产制造》和《森林工学})等课程。林产制造化学在我国是首次开设,梁希先生在该校一面讲课,一面筹建林产制造化学试验室,添置仪器设备、标本和图书,一面亲自编写教材。

 为了直接借鉴德国林产化学和木材研究方面的成果,提高教学水平,梁希先生毅然于19231月辞去农专教席,自费前往德国萨克逊林学院德累斯顿——塔朗脱研究所研究林产化学和木材防腐学,历时4年,为在我国创建林产制造化学这一学科打下坚实的基础。

 梁希先生 1927年回国后,先在原国立北京农业专门学校基础上成立的国立北京农业大学任教授,兼森林系主任。由于不满北洋军阀的专横跋扈,毅然离开北京,前往国立浙江大学任教。在浙江大学期间,梁希先生创建了中国第一个森林化学试验室,还负责《中华农学会丛刊》(后更名为《中华农学会会刊》)的编辑工作。

  1933年梁希先生受聘于国立中央大学农学院,任森林系主任。他创建了中央大学森林化学室,牵头组织了大量的科学研究课题,完成了《松脂试验》、《樟脑(樟油)制造器具之商榷》、《木素定量》、《中国十四种油桐种子之分析》等科学论文,编写了《林产制造化学入《森林利用学》等教科书。

 梁希先生执教30多年,身体力行,为人师表,治学严谨,道德高尚,是深受人们敬仰的一代尊师。他讲授的课程都是自己编写教材,并在教学实践中不断修改补充。每次上课他都认真备课,对一些复杂疑难问题,他总是提前到教室认真写在黑板上。梁希先生上课非常认真,清晰明了,言必有据,重点突出,板书工整。梁希先生重视实验,亲临指导。

 梁希先生关心爱护学生,在学习上诲人不倦,在思想、生活上无微不至,许多学生生活困难,他都解囊相助。他不仅教书,而且还教学生为人之道,他说:要老老实实做人,扎扎实实做事,决不要有任何骄傲、夸张。他支持学生参加民主运动,为中国的林业教育事业做出了重大贡献,培养了一大批德才兼备的优秀林业人才。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吴中伦,中共第十二届中央候补委员、原中国林科院院长黄枢等著名专家都曾为梁希先生门下。

三 绿染中华 开创伟业

 梁希先生为中国林业事业鞠躬尽瘁,呕心沥血。新中国成立前,他发表了《民生问题与森林》、《西湖可以无森林乎》等文章,唤起全社会都重视森林、关心森林。1946年在为《林钟》杂志的复刊词中,他告诫人们:“林不茂,则水不利,风不调,雨不顺。”他为我们留下了“黄河流碧水,赤地变青山”等千古名句,表达了先生对中国林业未来的美好憧憬。

 新中国成立后,周恩来总理提议梁希先生为林垦部部长,梁老表示谦辞,周恩来总理以‘功人民服务,当仁不让。”与先生共勉,梁希先生极其认真地向总理表示:“为人民服务,万死不辞。”

 作为新中国成立后的首任林垦部(后改为林业部)部长,他在任期间,以其高瞻远瞩的战略眼光、勤奋务实的工作作风,为人们所敬仰。在他从事林业40多年的历程中,为中国林业作出了巨大的贡献,无愧为中国林业的开拓者。

 (一)科学地总结了森林的功能和作用。1929年,梁希先生在《民生问题与森林》一文中指出:“国无森林,民不聊生!”,“我们若要教我们中国人做东方主人翁,我们若要把我们中国的春天挽回来,我们万万不可使中国‘五行缺木’!万万不可轻视森林厂’同年他还提出了保护原始森林供后人研究之用的建议,“决不可使一卉一木为道路与建筑物所牺牲”。20世纪40年代初期,他在《用唯物辩证法观察森林》一文中指出“学森林的人必须眼光远大,处处不要忘记大自然的发展过程”。深刻地分析了森林与民生的关系,提出森林具有综合效益的基本观点。

 新中国成立后,梁希先生把森林的作用提到更高的位置,多次精辟论述了森林与农业、森林与工业、森林与环境的关系,科学地论证森林可以防上旱灾、水灾和风沙灾害,他提出:“造林就是保持水土的最有效而且最经济的办法”,“发展林业,不仅可以满足国家建设和城乡人民生产生活上对木材和林副产品的需要,同时还能减轻自然灾害,保证农业丰收,美化环境,增进人民身体健康。”以后在多年实践中,他不断充实和发展了关于“林业是农业的根本”,“林业是国民经济建设中不可缺少的重要组成部分”等战略性意见。梁希先生早年对森林功能和作用的论述,对我们当前以生态建设为中心,抓好“六大工程”,实现“五大转变”,推动林业跨越式发展仍有十分重要的指导意义。

(二)坚持一切从实际出发,大兴调查研究之风。为开创林业工作的新局面,他不顾年事已高,从19501955年先后6次,用300多天时间亲赴西北、东北及浙江等地林区进行考察,尤其是对黄河流域水土保持和林业建设问题进行考察。为解决西北风沙、水土流失的问题,他大声疾呼“为了农业,为了水利,我们对于这个敌人——沙,绝对不能抱无抵抗主义,而必须坚决地、勇敢地、不厌不倦地和它斗争,且必须和它做持久战。战争的武器没有别的,就是森林。”“要正本清源,只有护林造林。”

(三)确定建设方针,把握发展方向。

他组织制定各项林业政策,提出“普遍护林,重点造林,合理经营森林,合理开发利用森林”的适合我国国情的指导方针;重视全民造林,号召人们“用造林来迎接新中国的春天”,积极迅速地‘在被封建主义和帝国主义一再破坏了的荒山荒地上,营造起美丽的森林,为河山改变旧面貌,为大自然创造新环境”,向中央建议“有计划有步骤有重点的坚决执行群众路线去进行造林”;爱林如子,提出‘当前林业政策的总方针应是以普遍造林为主”,严惩破坏森林犯罪行为;狠抓防火,确定依靠群众护林防火的总方针,在全国组建护林队;他组建森工企业、森林调查规划队伍,成立了林业高等学校,为新中国林业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他用毕生心血追求“无山不绿,有水皆清,四时花香,万壑鸟鸣,替河山装成锦绣,把国土绘成丹青,新中国的林人,同时是新中国的艺人”的美好目标。在先生辞世前夕,《人民日报》》发表了他最后一篇文章《让绿荫护夏,红叶迎秋》》,文中写道:“绿化这个词太美了。山青了,水也会绿;水绿了,百川汇流的黄海也有可能渐渐地变成碧海。这样,青山绿水在祖国国土上织成一幅翡翠色的图案。”这是先生最后的心声,也是他一生的钟爱。

四、热心科普 启迪民智

梁希先生热心学会工作,广泛团结科技人员。早在  1928年他参加了中华林学会,当选为常务理事,应邀作了题为《民生问题与森林》的科普讲演,明确提出“森林是人类的发祥之地”,“衣食住行都是靠着森林,国无森林,民不聊生厂’的观点。1935年,他当选为中华农学会理事长,同时他还担任《中华农学会报》》主编。1940年,他兼任科学普及性杂志《新华日报》副刊《自然科学》的编辑。

 抗战期间,为团结广大知识分子,扩大爱国统一战线,传播马克思主义和科学知识,交流学术观点,梁希先生发起组织了“自然科学座谈会”和“社会科学座谈会”,在此基础上成立了“中国科学工作者协会”,会员很快发展到数百人,竺可桢、李四光、任鸿隽、严济慈等著名科学家都参加了该组织。创办了会刊《科学工作者》,他在发刊词中说:“科学离不开政治”,“科学得政治之力才得以发扬”,号召科学工作者团结起来,为了建设新中国,发展我国的科学事业,必须争取“事业和生活上的一切权利”。

 新中国成立后他积极筹建中国林学会,并当选为理事长。

 1950年8月18,在全国科学工作者代表大会上,梁希先生当选为中华全国科学技术普及协会主席,其主要领导是:

    主 席:梁 希

    副主席:竺可桢 丁西林 茅以升 陈凤桐

    秘书长:夏康农

 梁希先生对科学普及工作不仅进行全面宏观指导,而且亲自动手撰写文章,讲述科普工作的重要性,动员广大科技工作者积极参加科普工作。19567月,他在《人民日报》上发表《在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下做好科学普及工作》,提出科普工作应如何贯彻“双百”方针;为迎接全国总工会与全国科普协会联合召开的“全国职工科学技术普及积极分子大会”,他写了《科学普及工作的新阶段》一文,明确要求各级科普组织“密切结合党与行政的中心任务,与群众的实际需要,采取多种多样、灵活生动的形式,广泛深入地开展科学技术普及工作”。他为《学科学》杂志撰写《农民需要科学翻身》;为《中国妇女》杂志撰写《妇女有权利要求科学家普及科学》;为《知识就是力量》撰写《人民的林业》等。他一生写了几十篇科普文章,这些著作不仅形象生动,优美豪放,而且哲理深刻。

 梁希先生不断探索普及科学技术、提高中华民族科学文化素质的有效途径,在领导全国科普工作的实践中,他科学总结了科学普及工作有“三多”,即宣传门类多:物理、数学、技术、医药卫生、地质、地理、化学、化工,应有尽有;宣传阵地多:报纸、讲演、广播、期刊、电影、展览、图书等形式多样;宣传次数多:要分别到工厂、农村、机关、学校、部队进行讲演,全国每年都得上万次。指出了做好科学普及工作的四个有利条件,即:中国共产党重视科学普及工作;全国科学家热心从事科学普及工作;中国人民需要科学普及工作;国际朋友需要我们多做科学普及工作。在梁希先生等几位科学家的领导下,全国科学技术普及协会在短短几年内长足发展。据统计,至1958年,除西藏、台湾外,各省、市、自治区成立了省一级科学普及协会27个,县、市建立科普协会组织2000多个,厂矿、农村建立科普协会基层组织46000多个,会员、宣传员达到  102万人。8年间在全国各地开展科普讲演  7200万次,科普展览  17万次,放映电影、幻灯13万次。这些活动调动了科学家、工程技术人员向工农群众普及科学知识的积极性,有效提高了工农群众的科学技术水平,为中国的科普事业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1958年,“中华全国自然科学专门学会联合会”与“中华全国科学技术普及协会”合并,成立中国科学技术协会,梁希被选为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副主席。当时中国科协主要领导是:

       席:李四光

    副 主 席:梁 希 侯德榜 竺可恢 吴有训了西林

                  茅以升 万 毅 范长江 丁 颖 黄家驷

    主席团委员:王发武 刘承别 杜国扬 苏峰 苏步清

                  赵守一 密加凡

五、肝胆相照  荣辱与共

 梁希先生在政治上拥护中国共产党、热爱中国共产党,与中国共产党团结合作,肝胆相照,是中国共产党的忠实朋友。早在中央大学任教期间,他与潘梓年(时任《新华日报》社社长)等共产党人密切接触,1938年先生开始学习《新华日报》上中国共产党的各种文章和辩证唯物主义、自然辩证法等马克思主义理论,并不顾个人安危完成周恩来及《新华日报》领导交办的工作。

 1941年初,国民党背信弃义,发动了臭名昭著的皖南事变。梁希先生得知后心情沉痛,食不甘味,向陈晓原(当时在重庆负责与梁希先生联系的地下共产党员)要求说:“你能不能转达周恩来先生,设法送我去西安,然后徒步去延安。”中共地下党考虑先生年老体弱,而且他已是社会名人,路上安全难保,未同意他的要求。梁希先生去延安的要求虽未实现,但思想认识却已进入新的境界。

 1943年,他 60岁生日时,周恩来、董必武、邓颖超同志在重庆亲自为他祝寿,周恩来同志为梁希先生致祝词。在周恩来等共产党人影响下,1944年,梁希先生与许德珩等一批进步学者为发扬五四精神,在重庆发起组织了“民主科学座谈会”。

 1946年 5 4日为纪念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正式更名为九三学社,并召开了成立大会。成立大会上,梁希先生当选为监事。九三学社响应中国共产党的号召,发表了一系列反独裁、反内战的宣言和意见,积极参加爱国民主运动。1950年,九三学社第一届中央理事会上,梁希先生当选为副主席,后连任九三学社第二、三、四、五届中央委员会副主席。

  新中国成立后,他主动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在党的领导下积极工作。在林业部工作期间,他与林业部党组的关系十分融洽,他尊重并信赖部党组,与几位党员副部长默契配合,亲如手足。部党组也一直把梁希先生看成是党的一家人,请他列席党组会议,听取他的意见,共同研究问题。

  周培源先生在梁希先生诞辰一百周年纪念会上说:我们现在缅怀梁希先生,就是要学习他在政治上坚决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坚信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在学术上实事求是,敢于创造中国式的林业科研方法;在工作上勤勤恳恳,致力于振兴中华;在生活上艰苦朴素、助人为乐。

 梁希先生在新民主主义时期,拥护中国共产党的各项主张,与共产党团结合作,为新中国的诞生发挥了积极的作用。新中国成立后,梁希先生作为九三学社的主要领导人之一,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为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为爱国统一战线的发展壮大做出了重要贡献。正如原林业部罗玉川部长、李范五副部长著文写道:“梁希先生自青年时期就向往光明,追随革命,立志报国为民。他一向爱憎分明,绝不随俗浮沉,表现出当年老一代爱国知识分子的高风亮节。抗日战争时期,他坚决拥护中国共产党抗日救国的政治纲领,阅读和学习进步书刊,多次到重庆十八集团军办事处访问,会晤周恩来、董必武、邓颖超等同志,积极参加知识界和学生界的革命活动,在中国共产党主办的重庆《新华日报》、《群众》周刊上以“一丁”、“凡僧”、“阿五”等笔名发表过一些进步文章和诗作。解放战争时期,他与许德珩老先生一起,创建九三学社,作为中国共产党的忠实朋友和人民革命事业的积极参加者,活跃于政治、文化和教育界,为人民民主和人民科学事业建立了不可磨灭的功绩。”

  梁希先生于19581210凌晨5时因病抢救无效与世长辞。他在患病期间,从未忘记祖国的林业建设事业,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梁希先生逝世后,国务院总理周恩来为治丧委员会主任。195812 14日上午在中山公园中山堂为梁希举行了公祭。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贺龙同志主祭,九三学社主席许德珩致悼词,称颂梁希“是一位热情的爱国主义者,是一位有骨气的民主主义革命战士”。先生遗体安葬在八宝山革命公墓,墓碑由郭沫若同志书写:“梁希先生之墓”。

 1983年,梁希先生的故乡浙江省湖州市为缅怀新中国林业的杰出开拓者,弘扬他爱国爱民、追求真理、献身林业的精神风貌,修建了梁希森林公园和梁希塑像,让后人永远铭记梁希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