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志新志在创新 永不退缩 ——记全国政协委员、九三学社社员、王志新院士
来源:   日期:2006-11-25  浏览次数:

王志新小档案:
  1953年8月10日生于北京。生物化学、生物物理学家,生物化学博士。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科学院院士,九三学社社员。现任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研究所所长。曾获得 1990年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一等奖、1993年国家自然科学二等奖、第三届中国科学院青年科学家一等奖和第二届中国青年科学家奖。
  初识王志新的人,大都不会认为他是一个著名的自然科学家。一米八几的大个儿,体魄魁伟健壮,谈吐机锋不断,看着他那一脸的灿烂阳光,哪里像是从事一板一眼的抽象思维的人。蛋白质,是一切生命活动的基础的物质,始终是人类探索生命过程中的焦点。王志新的目光也定格在这个极富挑战的领域。每前进一步,都要面对许多的困难,但多年来,他始终保持着一种昂扬的斗志,志在创新,永不退缩。而对待媒体的采访,他却能推就推,不是推就是退。
  “ 不服输 ” ,使他进了清华大学的校门
  “我之所以成为今天的我,可能就是因为从不服输的性格。”王志新这样评价自己。
1969年,刚刚16岁的王志新,就打起了背包,响应毛主席的号召,来到了黑龙江省萝北县,成了黑龙江建设兵团的一名农垦战士。
  建设兵团的生活非常艰苦,庄稼地里的活也非常累,王志新开始把力气都用在了田地里。他是一个从小就争强好胜的人,无论是学习,还是打篮球、乒乓球,他样样都要“争强好胜”,样样都出类拔萃。因而在庄稼地里,他从不偷赖,没有人能看出他是干部子弟。他这样卖力气全是为了证明自己。
  每天这样机械繁复的生活,对于一个充满生命张力的年轻人来说,太过于简单了。王志新开始把剩余的时间和精力都用在书本上。
  1973年,兵团里分下来几个考大学的名额。在500人参加的考试中,只上了中学一年半,就赶上“文化大革命”的王志新却出人意料地取得了数学、政治、作文全部优秀的好成绩。他被录取到了清华大学化学工程系。“不服输”的性格,使王志新放下了锄头,背起了书包。
  人们都羡慕王志新进了清华的校门,而王志新却坦言,清华的学生生活是他不愿翻开的一页。 王志新走进清华的校门,这里已不是他想象中的知识殿堂,早已沦为政治斗争的战场。4年的大学生活,他几乎没有学到任何科学文化知识。如果说这一时期他还有些收获的话,那就是一大摞没有用过的崭新的教科书,以及一张有名无实的大学文凭。
  1977年,王志新毕业了,恰好这时“四人帮”被粉碎了,老师看他还算爱学习,让他留在学校工作。王志新感到自己生平第一次赶上了好时候。
  “ 不服输 ” ,使他进了中国科学院
  毕业留校的王志新,被安排在系里催化教研室当助教。第一次有了这么多书和读书的时间,他又沉浸于书本之中。
  王志新把那些舍不得收到箱子里还泛着油墨香的书,重新一本本地认真研读起来。没有人告诉他要学什么,也没有人告诉他该怎样学。要弄懂那些数学定理从哪里来,就要知道发现定理的思路;要知道化学方程式、分子式的构成,就要知道它生成的可能性及即将引出的下一个方程式;要寻找世界的自然规律,就要将各种基础科学知识融会贯通。
  就这样,他凭着一种毅力,一股不服输的劲头,自学完了从初中到大学的所有课程。
  这时的他,已善于从纷繁复杂的事物中发现问题,然后去解决它;善于不断地去提出问题,然后去解决它;凭借自己对各个学科的深入理解,他可以凭着直觉去独立、准确地判断一个事物的价值。更重要的是他已不再单纯地靠着“不服输”的劲头去前进,而是渐渐地树立了不畏困难,勇往直前的信心。
  中国科学院,是中国科技界的最高殿堂。王志新的目标就是进入这个科学的最高殿堂。1981年,国家恢复招收研究生制度,研究生招考的条件相当严格。勤奋好学的王志新凭借几年来的刻苦自学,报考了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研究所的硕士研究生。经过激烈的竞争,他终于考上了国际著名的生物化学家邹承鲁院士的研究生,从事酶学的基础理论研究。这成了他人生重大的转折点。
  中国科学院汇集了中国最优秀的科学家,在这样的环境里学习、成长,王志新知道,自己正走上一条充满艰辛,但却通往成功的道路。
  如果说10年前,不服输的性格驱使他去力争上游,而这时的他已不是年轻气盛的小伙子,已开始以用智慧为自己的前进加足马力。他根据自己的兴趣和对生物学发展的一些思考,选择了同专业中几乎没有人选的概率论和统计学。同学们都无法理解他为何要选择与生物学没有直接联系而又费时的课程。
  王志新之所以这样选择,是因为他知道现代科学在高度分化的基础上,又会日益走向综合。在长期的自学过程中,他培养了自己发现不同科学领域间相互关系的能力。他后来的累累硕果证明了他的选择的正确性。
  1984年,王志新获得硕士学位后又继续师从邹承鲁,攻读博士学位。1988年,王志新获得博士学位。即被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研究所破格聘为副研究员,继续从事他所热爱的酶学研究。
  王志新的人生坐标就抛锚在了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研究所,经年以后,他又成为这里的“当家人”。
  “ 不服输 ” ,使他当选最年轻的中国科学院院士
  1987年后的六年,王志新先后被公派到日本、美国一些大学学习和工作。几年的留学生活,使他进一步了解到国际生物科学发展的现状和趋势,意识到我们的差距,对发达国家的科技体制和社会生活也有了客观和理性的认识。更加增强了自己发展中国生命科学的紧迫感和责任感。国外优厚的物质条件和教授们的挽留都没有动摇王志新归国的决心。
  “我的研究并不需要特别的环境和条件,我是用我的智慧在工作。而且,我永远无法忍受中国人的研究成果要一辈子挂在外国人的名下。世界性的难题由我们中国人首先突破不是没有可能性的。”抱着这样的信念,王志新如期归国,仍在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研究所邹承鲁院士领导的实验室里工作。
  回到祖国的怀抱,王志新心里有强烈的自豪感和自信心。
  他以满腔的热情一头扎进科研中,在酶的不可逆抑制动力学理论和应用等方面取得了重要成果。
  在研究中,王志新总是独辟溪径地解决棘手的问题。他用概率论的独特方法,给出了国内外许多学者从理论上一直未能导出的一般的情况下的邹氏公式(即邹氏用统计学方法得到了不同情况下描述侧链基因修饰和酶活性丧失之间关系的公式)成立的严格证明,并将邹承鲁作图法推广到了寡聚酶的情况,扩展了这一方法的运用范围。
  王志新是一个兴趣广泛,视野开阔的人。各种书籍,各方面知识都可能开启他发现的大门。他的论文有时来自于一本教科书或理论书,甚至可能是中学生的科普书。一本有关“信息论”的科普书,使他得到启示:是否可以用评价天气预报准确度的方法,来评价生物大分子的结构呢?由此他写出了《用信息指标评价蛋白质二级结构预测》的论文,发表在国际著名的刊物《Nature Structural Biology》上。
  大疑则大悟,小疑则小悟,不疑则不悟,这是王志新的信条。他由一个个的“疑”,走到了一个个的“悟”。自八十年代以来,他在科研上取得了一个又一个骄人的成果:创造性地将统计力学应用于酶学研究,对所有非解离-聚合的别构模型给出了统一的理论框架;提出了一个确定寡聚酶分子中最小功能单位数目的动力学方法;系统地研究了酶的抑制、激活作用机制及动力学;提出 了一个确定蛋白质与配体结合化学计量和解离常数的新方法;从理论上深入研究了解离-聚合酶催化反应系统的底物反应动力过程,提出了一个确定解离-聚合酶催化反应动力常数的新方法;提出了测定蛋白磷酸酯酶活力和磷酸化酶激酶活力的两个新方法;解决了蛋白质二级结构预测研究中的几个重要理论问题……。
  取得了这许多耀眼的成绩,荣誉也就随之而来。
  1990年,王志新获得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一等奖;1993年又荣获国家自然科学二等奖,第三届中国科学院青年科学家奖一等奖;1994年获第二届青年科学家奖;。
因为他的杰出贡献,1997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成为当年中国最年轻的院士。1998年,他又成为九三学社的一名成员。
  面对接踵而来的成果与荣誉,王志新非常冷静:“我不认为我绝顶聪明,我也不认为我努力够了。”“人需要不断的学习,不断的发现新东西,创造力才不会枯竭。”
  现在身为一所之长的王志新,肩负的责任比单纯作科学家要沉重的多。他没有助理,也没有秘书,繁琐的管理事务,对于他来说,却做得游刃有余,井井有条,朝气和活力依然伴着他在实验室里忙碌。一向以工作为乐的他依然以平均每年4至5篇论文的速度,将最新的学术见解发表在国际重要科学刊物上。
  王志新的目标是做最优秀的、世界级的科学家。他前面的路还很长、很长……。
  不断对自己提出更新、更高的要求,然后去攀登、去攻破、去力争上游。对王志新来说,这就是那股推动他志在创新,永不退缩的前进的动力吧。

供稿单位:九三学社北京市委宣传部
作 者:王文英

联系电话: 64265511-2408、2409(单位)传真:64255640

手机:13601106890

通讯地址:北京东城区安定门外大街 55号九三学社中央宣传部

邮 编:100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