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启德
来源:   日期:2006-11-25  浏览次数:
  韩启德于1945年7月19日出生于上海的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父亲为人正直,曾留学日本,在神户商学院攻读经济学。母亲出生于一个没落的官僚家庭,为人宽厚,毕业于桑蚕学校。韩启德是在上海读完了小学和中学的,中、小学的教育使他打下了良好的基础。他在10岁时,因患猩红热并发严重风湿性关节炎和心包炎,昏迷了三天三夜;在住院的日日夜夜,他真正感受到了医护人员的伟大和仁爱之心,心中默默产生了一个他一直未曾改变的信念——做一名解除人民疾苦的医生。
  1962年,他如愿以偿,以第一志愿考取了上海第一医学院医学系。在上海第一医学院严谨的学风熏陶下,他勤奋学习、苦练各种基本功,这些都使他受益匪浅,并对他一生的科研与教学工作产生着深远的影响。
  1966年,“文革”开始了,在当时的环境下,医学院无法进行正常的教学活动,韩启德在此期间认真学习了许多马列主义原著,使他的政治理论素养思辨能力大有提高,培养了良好的思维方法。
  1968年,韩启德从上海第一医学院毕业后,分配到陕西省临潼县的一个公社卫生院,当上一名“赤脚医生”,这一干就是10年。在偏远落后、缺医少药的西北农村,不仅生活条件尤为艰苦,而且医疗条件十分恶劣。但是,韩启德没有被困难所吓倒,他一边苦读书本,一边勇于实践,不断探索,把全部身心都投入到医疗实践中去。他艰苦奋斗,勤奋工作,自己想办法在当时恶劣的条件下,建立起最基本的卫生设施,他既当大夫又当护士,精心为病人解除疾苦。为了抢救危重病人,他常常守护病人几天几夜;经他诊治的病人,只要觉得没有把握,他就会骑自行车上门随访。在艰苦的工作中,通过不断地医疗实践,他的医术不断得到提高,方圆几百里都知道有一位“韩大夫”,问病求医者不惜远道而来。经他诊治的病人,常常会偷偷地用手帕包着几个鸡蛋几个白馍放在他的窗台上。农民群众以最朴实的方式,表达对这们“人民大夫”最真挚的感情。为了能更好地为当地群众解除痛苦,韩启德创造条件建立了简易病房,随后手术室、化验室等在他的努力下建成了;同时,他还开展了如白内障、疝气、胃大部切除等手术,甚至还有一些成形手术。这一段时期,对于韩启德来说,生活条件是极其艰苦的,工作是极其辛劳的,回忆起这段日子,韩启德说:“我从心灵上感到是愉悦的。”他真正感受到为人所需要,感受到为人民群众解除病痛后的莫大幸福。他的身体里仿佛注入了巨大的生命力,这种激情一直推动着他为了他的理想、为了他所爱的医学事业贡献全部的力量。
  1976年,历史翻开了新的一页。1977年,在陕西省举办的心内科医师学习班上,韩启德有幸结识了著名心血管病理生理学家卢兴教授,并在后来成为他的研究生。韩启德非常珍惜这期盼已久的学习机会,在研究生3年的时间里,他几乎是在实验室和图书馆里度过的。在卢教授的指导下,韩启德和他同期的研究生建立起大鼠心肌梗塞模型和测定心功能的方法,在缩小心肌梗塞范围的研究中得到了一些有益的发现,这些方法以后逐渐推广到全国,直到现在依然广泛使用。这项成果获陕西省科研成果二等奖和陕西省卫生厅科研成果二等奖。
  1982年,韩启德完成论文答辩,在西安医学院获医学硕士学位。毕业后,韩启德被分配到北京医学院(现北京大学医学部)病理生理教研室工作。1985年秋,韩启德应美国埃默里(Emory)大学校长雷尼的邀请,赴埃默里大学做访问学者。他先在艾伯尔教授(Peter Abal)的实验室进行了神经肽 Y(NPY)方面的研究,很快成功地制备了免离体冠状动脉灌流标本,并观察到一些NPY的重要作用,论文发表在《心血管药理杂志》上。后来又进行了a1一AR亚型的研究工作,在国际上首先证实a1肾上腺素受体(a1一AR)包含A、B两种亚型,这两种亚型不仅与某些选择性药物的亲和力不同,从激动后到引起效应的信号传导机制也不同,而且不同组织中这两种亚型的比例不同。这项研究结果在《自然》(Nature)和《分子药理学》(Molecula Pharmocalogy)等刊物发表后,在国际上引起巨大反响。由于他获得的科研成果,引起美国大学的关注,他不断收到教授们的邀请,希望与他开展合作研究。虽然美国先进的科研条件强烈地吸引着他,但是他思念祖国,时刻不忘在学成之后回国开辟自己的工作领域,报效祖国,发展祖国的科技事业。1987年8月,他毅然按期回国。
  刚回北京医科大学工作时,没有自己的实验室,没有研究经费,一切从十几平方米的房间和一台借来的生理多导仪上重新开始。当时,北医大第三医院心内科的陈明哲大夫也刚从美国回来,陈教授在美国介入性心脏病领域中已取得一些成果,但他毅然回国发展祖国的心血管临床事业。共同的志向使他们走到一起,他们决定在北医大第三医院创办心血管研究室,并且将临床和实验室基础研究紧密结合起来。从当时的条件出发,他与同事们首先选择了关于NPY与降钙素基因相关肽(CGRP)的研究课题,当年就完成8篇论文,第二年又完成论文10余篇。成绩证明一切,学校和医院给予他们了更大的支持;同时,韩启德也申请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卫生部和国家教委等多项基金。于是,韩启德又把研究的重点逐渐转移到肾上腺素受体方面来。他紧跟国际前沿,努力学习和引进分子生物学和细胞生物学技术,坚持受体学方面基础研究,不断深入进行分子水平研究的同时,集中力量解答心血管中同时存在α1—AR三种亚型的功能意义。具体从α1—AR三种亚型在心血管中的分布与介导的功能、信号转导机制、激动剂作用下的调节、相互间的作用以及病理状态下的改变与发病学意义等五个方面着手进行系统的研究,并取得一些有意义的发现和结果。例如,他们在国内外首先发现在介导心肌变力效应中不同α—AR亚型与β—AR间的交互作用不同,α1A—AR与α1B—AR虽然本身都直接介导正性变力效应,但对β—AR介导的正性变力作用分别起抑制和增强作用。他们的实验还表明心肌α1—AR与β—AR间的交互作用发生在G蛋白水平。通过进一步研究显示,α1—AR与β—AR间的交互作用甚至可以直接发生在受体分子之间。这些结果都有创新性意义,对了解α1—AR亚型共存的功能意义有较大的价值,引起国内外同行的很大关注。
  艰苦的奋斗换来的是丰硕的成果,据不完全统计,韩启德在国内核心期刊发表学术论文200余篇,在国际刊物上发表学术论文40余篇,发表的论文被SCI收录刊物引用1500余次。同时,韩启德得到了各方面的表彰,1990年获卫生部授予的“优秀留学回国人员”称号;1991年获国家人事部与教委授予的“做出突出贡献的留学回国人员”称号;1994年由国家人事部授予“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称号;1993年获得国家教委科技进步奖一等奖,1995年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奖三等奖,2000年获得高校自然科学奖一等奖。1997年韩启德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
  鉴于韩启德在科研工作中的杰出成就,他同时担任了许多学术兼职,其中主要有: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学科评议组成员、北京市学位委员会委员、国家教育部科技委员会副主任、国际病理生理学会理事、国际药理联合会受体命名与药物分类委员会委员、国际分子与细胞心脏学会理事、国际心脏研究学会理事与中国分会主席。担任《临床与实验药理学与生理学》、《自主神经药理学》、《心血管毒理学》、《中国药理学报》、《中国病理杂志》等十余种国内外期刊的主编、副主编或编委。韩启德现任第九届政协常委,九三学社中央副主席。
  2000年4月3日,北京医科大学与北京大学合并组建新的北京大学,两校的合并成为我国高等教育管理体制改革和结构调整的一个重大举措。韩启德被任命为北京大学常务副校长、北京大学研究生院院长、医学部主任,他深知自己肩上担子的分量。合校后,韩启德一直苦苦思索如何促进学科的交叉创新,进行创新性研究与复合型人才的培养;如何利用合校后的优势进行医学学制改革,进而带动教学内容和教学方法的改革等等这些问题。2001年12月12日,北京大学生物医学跨学科研究中心成立,韩启德任中心主任。该中心的成立,旨在推动医学部的生物学、医学、药学等学科与校本部理科、应用科学、文科与社会科学的有机交叉,将基础、应用和临床科学的前沿研究结合在一起,促进整个生物医学领域从分子尺度到人体器官尺度的新发明、新发现与技术创新。最近,韩启德又发起组建了北京大学卫生政策与管理研究中心,充分利用北京大学经济、法律、管理、社会和公共卫生等多学科综合优势,争取使该中心成为我国政府实施医疗卫生制度改革的思想库与智囊团。在教学改革方面,经过充分论证,并取得教育部认可,北大医学部决定于今年起试行医学专业新的长学制培养模式。这种培养模式的变革,有利于进一步提高医学生的全面素质,实现我国高等医学教育的跨越式发展。合校以来的变化是可喜的,韩启德为使创建世界一流大学的宏伟蓝图一步步变成现实而无怨无悔地辛勤耕耘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