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作泥土 滋润人间芳菲四月——洪绂曾同志追思会侧记
来源:九三学社中央宣传部  戴红  日期:2012-05-08  浏览次数:

一个奉“三农”为生命、倾心多党合作事业的智慧长者,在毫不吝惜地将自己人生最后的48小时也奉献给他热爱的事业后,长眠于撒满金黄色油菜花、翡翠一样麦苗铺就的姑苏大地上。

57日上午,九三学社中央机关6楼会议室庄重肃穆,洪绂曾同志追思会正在举行。菊香淡淡,思情浓浓。《洪绂曾同志生平》摆放在每位与会者面前,封面遗像目光炯炯,亲切自然。他微笑颌首间,总让人感觉到发自内心的温暖。如今这微笑已定格在跨越时空的瞬间。

与会者首先向洪公遗像肃立默哀,悼念这位深受人们爱戴的九三学社卓越领导人,农业战线杰出的领导干部,著名的农学家。

“洪公使我感动的,是他对祖国、对人民的无限热爱和对理想信念和一辈子追随中国共产党的坚定信念。”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九三学社中央主席韩启德深情回顾了洪公一生的光辉业绩和崇高风范,特别讲述了在和洪公交往中感受出的他的人文品格和魅力,动情之处,几度唏嘘。

谈到洪公对九三学社的赤诚之心和对多党合作的巨大贡献,韩启德说,在担任九三学社中央专职副主席期间,他分管参政议政和社会服务工作,组织社内外专家围绕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中的重大问题和人民群众关心的热点问题,开展专题论坛和调研等活动,向党和政府提出多项具有战略性、前瞻性和可操作性的建议,受到重视。大家所知道的九三学社关于三江源地区生态保护的建议受到高度重视并已付诸实施,就是洪公最早提出的建议。由他领导制定的《九三学社中央关于加强社会服务工作的意见》,使九三学社社会服务工作实现了由一般意义上的支边扶贫向为地方经济社会全面发展提供智力支持的转变。从2000年到2009年,洪公在10年内12次率队深入贵州,走遍了贵州的山山水水,不遗余力地开展帮扶活动,推动了黔西南试验区和毕节试验区的科学发展。他每到一地,不管多累,只要时间允许,就必然去看望当地的九三学社社员,与他们沟通交流、联络感情,勉励他们发挥特长、报效祖国。他总是这样为多党合作事业、为九三学社各项工作默默奉献着,从不奢求任何回报。

韩启德深情地回忆到,“2007年底洪公从副主席岗位退下来后,仍然关心九三学社的工作。为了能及时找到我,他常常在早上七点半趁我上班出门前给我打电话,以致早上七点半电话铃响起,我就能肯定是洪公来电,每次都能从他那里得到有益的建议。”“他退休后撰写的《关于加大农村清洁工程的建议》、《关于农村面源污染防治的建议》以及《对牧区实施补贴的建议》等都作为九三学社中央“直通车”材料,报送总书记和总理,发挥了重要作用。他写的建言献策材料从内容、切入点到文字都那么到位。

谈到洪公对工作的精益求精和永不倦怠,韩启德讲述了大量生动事例,特别介绍了2008年,洪公克服重重困难,终于成功组织由70多个国家近900位国际友人和专家参加的2008世界草原与草地大会,赢得国内外一致好评的情况。“这件事非常能反映洪公执着的工作精神,令我钦佩和感动。”

韩启德满怀深情地回顾了洪公的博大胸怀、高尚品行操守以及对同志侠骨柔肠的情感。他最后说,“在政治上跟着共产党是我人生的坚定航向;在事业上‘当官不做官’是我处世的原则和信条;在工作中促进团结、凝聚和整合是我人生修养和做事的方法。” 我觉得这既是洪公对自己人生历程的一种经验总结,也是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和九三学社“爱国、民主、科学”传统的最好诠释,是全体九三学社社员的宝贵精神财富。洪公这样说,也正是这样做的,他以自己的人格魅力赢得了大家的信任,他是新时期中国知识分子的典范,是九三学社和多党合作事业的一面旗帜。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农科院副院长刘旭近五六年来,跟随洪公走了许多地方,深感洪公的人格魅力。“有三种精神在洪公身上体现最深:他的所作所为无时不体现着实事求是的科学态度、对“三农”深厚的感情、忘我的工作精神。一次,我和洪公出差本可以乘当晚7点多的飞机,9点左右到北京。可洪公坚持多听听大家的意见,结果凌晨2点,才飞回北京。洪公是为我国农业发展做出突出贡献的一位伟人!”

九三学社中央社会服务部部长苟红旗用“一生做好事,终身做好人”为题追忆洪公的崇高风范:“20年弹指一挥间。洪主席提出的建设生态广元、打造漳州食品城、创建攀枝花海峡两岸农业合作示范园、治理石漠化的‘晴隆模式’、万州古红橘保护与发展、建设荣昌畜牧科技城,已经成为现实。洪主席向中央和有关部门提出的有关‘三农’发展、生态保护、科技教育等方面的20多条建议,件件有效。洪主席给我们留下的是一生的珍宝……”

“洪公在担任社市委主委期间,非常重视发挥九三学社的优势和自己的专长,认真研究民主党派参政议政的新机制,在‘发挥首都科技优势、率先实现农业现代化研究’课题中,他不顾年事已高,亲自挂帅,历时10个月,提出了高质量报告,获得北京市统战系统优秀调研成果一等奖。他在许多会议上的发言稿都是自己精心准备的,即使是我按他的要求代为起草,他也会认真修改,反复推敲用词是否得当,文字表述是否准确。他的严谨态度使我十分感动。他在社员中享有崇高威信。作为他的助手,我能为和他一起共事感到十分幸运。”九三学社北京市委原专职副主委周舜武激动地回忆。

中国农学会副秘书长向朝阳以“一位可敬可亲的长者”为题,介绍了洪绂曾对中国农学会、中国农业专家咨询团事业发展的历史贡献以及洪公领导农学会在决策咨询、学术交流、科学普及、学会建设、人才培养等方面取得的突出成就,缅怀了洪公的人格风范。

“洪主席是一个一辈子都闲不下来的人,满脑子都是安邦富民的事情。从行政岗位退下来后,又从事民主党派专职工作,待到所有社会职务都辞去后,又致力于‘小草大事业’,推动草业发展。他还给自己安排了许多事情,日程表都排到了几年以后……”九三学社北京市委副主委方言谈到洪公非常动情。

中国草学会秘书长王堃说:“洪公对小草的热爱是真挚的,他把草业作为毕生事业,不辞劳苦,四处奔波倡导立草为业,要把小草办成大事业。正是由于他和各位草学前辈的努力,才使草业今天逐渐得到国家重视。这是何等的远见卓识,令我们折服,相信每一个草学人都永远不会忘记!记得一次陪他去山西考察农区苜蓿种植情况,早晨露水大,大家怕打湿衣服不让他进入田地里,可他不顾一切走到田中间,并与同行专家就苜蓿病害、杂草防除和提高产量问题讨论了近一个小时,他对事业的认真和执着深深地打动了我!”中国草学会常务副秘书长、洪公的学生邓波回忆起恩师,几度言语哽咽,他激动地说:“可以说近30年来洪公支撑了中国草业的发展,他对草业事业孜孜以求的热爱和执着追求精神将永远激励着我们奋发图强!”

“最后10年,他每年出差150多天,走访地市362个,全国近一半的县都留下他的足迹,56个民族他走访了40个……”洪公秘书谢军举出的一连串数字,让与会人员感叹不已。“身边的同志都很心疼,这老爷子怎么这么拼命?他在‘反右’和文革中都遭受了不公正待遇,改革开放以后他拼命工作,要把失掉的损失夺回来。每到一地,他都用晚上和当地群众谈心,从中发现问题,及时提出意见建议。我在整理洪公遗物时发现,在他去世的前3天,还把与基层同志谈心的心得记在了本子上……”说到这里,谢军泣不成声。“这就是洪主席、洪部长、我们心中的洪老爷子。如果他愿意,我下辈子还给他当秘书!”……听者无不动容,会场上一片唏嘘。

曾经与洪公多年合作共事的国务院参事、九三学社农林委主任刘志仁深情回顾了洪公为九三学社呕心沥血、为“三农”献出人生荡气回肠的感人事迹,含着热泪说,很多人都说洪公人缘好,但我始终认为洪公是人品好、思想好、精神好。洪公就像一块大磁铁,能把各方面人吸过来,有极强的凝聚力和感召力。每每与洪公接触,大家都会感到老人家平易近人,慈祥宽容,勤勤恳恳,德高望重。对洪公一生的丰功伟绩,无论如何评价都不会过分。413日上午我正在福建省调研,一位四川社员打我手机,说他得知洪主席逝世消息后大哭一场,在广西调研期间,自治区党委一位同志对我说,“洪老是中华英才,是民主党派的杰出代表,他的精神不仅是农业界的骄傲,也是民主党派的楷模。”

洪公的儿子洪浩回忆说:“小时候,我对父亲的印象是,他和农民没有什么区别,不过是多了一副眼镜。有时和他一起下农村,农民的土炕上又脏又有味儿,还有跳蚤,父亲就坐在炕上和农民谈笑风生……”“父亲的心中只有善,没有恶。我曾问过他被错打成右派和文革中的不公正待遇,他却没有任何抱怨。曾经整过他的人后来成了他的下属,父亲对他一视同仁。父亲记不得是谁打过他,只深深记得在挨批斗时,有人悄悄说,别把腰那样弯……”洪浩谈起送别洪公的场面,激动地说,“我是父亲有血缘的儿子,但他没有血缘关系的孩子很多很多。这样多人表示了对父亲的怀念和眷恋,我们为父亲成功的人生感到骄傲!父亲的成功是他个人的成功,也是九三学社的成功,是农业部的成功。父亲走了,他的精神没走,我要继承父亲未竟的事业,作为对他最好的悼念。”

……

与会者的发言感人肺腑,发人深省。

人们不会忘记,洪公走过的每一处山川,每一片牧草,都有属于他的印记。人们相信,他已化作泥土,滋润着芳菲四月,也浸润着人们的心田;他已成为一座丰碑,牢牢矗立在‘九地合作’广袤的大地上,矗立在千千万万农民兄弟和九三学社社员的心上。

九三学社中央副主席邵鸿主持了追思会,九三学社中央副主席赖明、丛斌以及来自中央统战部、农业部、中国农学会、中国草学会、九三学社北京市委等单位和洪公的学生、身边工作人员及亲属等40余人出席了会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