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千万人吾往矣——观《觉醒年代》有感
来源:北京邮电大学一支社  孙聪  日期:2021-06-16  浏览次数:

 

最近断断续续地看着今年的大热剧《觉醒年代》,生出了许多感慨。《觉醒年代》是一部正统历史剧,描述了民国期间军阀混战、民不聊生中,以陈独秀、李大钊为代表的知识分子从混沌到觉醒,从呐喊到行动的过程。

在看这部剧之前,我几乎很少碰触民国时期的影视作品。在内心深处,我对那个风雨飘摇、受尽列强欺凌的时代是心存抵触的,我不敢直视那时的人和事。因为在那个时候的人都是身不由己的、多多少少带着点悲壮或悲凉的色彩。我对五四运动的了解,全是通过历史书上的寥寥数笔。而这运动背后的种种前因后果,是《觉醒年代》一点一滴将其展现。我才第一次明白,五四运动并非是普通的爱国运动,而是人民对于国家之主权、国家之利益的看重;五四运动也不仅仅是青年人的运动,更是工人、商人、农民等各阶层联合抗争丧权辱国条约的行动。当我看到北洋政府派去巴黎的中国代表团一次次为了条约奔走、又一次次吃了美英法意各国政要的闭门羹,当我看到北大教授、学生们表达出对收复山东的渴望,当我看到北洋政府要员畏首畏尾、推卸责任时,我难过得流泪了。因为那一刻,我忽然就理解了五四运动的爆发。人民对自主主权的呼声如此强烈,而北洋政府的军阀势力为了自身利益却任由中国被他国宰割。我想起了鲁迅先生的那句“国将不国”。在那样的时代,什么个人前途、什么功名利禄,全是遥不可及的梦。国之将覆,安有完卵?所以学生们站了出来,有良知的知识分子站了出来,通过五四运动表达人民的主权意愿、唤醒人民的良知。

在《觉醒年代》的开篇,陈独秀在日本一隅心灰意冷,声称自己“二十年不谈政治”。到五四运动之时,他已发觉彼时的民众需要的不仅仅是文化的改革、更是政治制度的改革,民众要被唤醒的也不仅仅是对新文化的领悟能力、更重要的是对国家命运的主人翁意识。在新文化运动唤醒民众之时,陈独秀也完成了自身的觉醒。相比较陈独秀,我更偏爱李大钊这个角色。同样是新文化运动的领袖,陈独秀以“二十年不谈政治”回避激烈的政治意识冲突,胡适更是独尊美国、一心只向学术,而李大钊是真正的斗士。在这部剧之前,我对李大钊的了解也仅停留在小学课文《回忆我的父亲李大钊》。我只依稀记得李大钊是个大胡子,知道他是党的早期领导人、但早早就牺牲了。但在《觉醒年代》中,李大钊是个有血有肉的人。他在第一集就以一个“愤青”的模样出现;之后觉剧又演绎他到京任职,将身边财物尽数送给陌生穷苦百姓治病;他还为交不起学费的北大学生垫付学费,在春节之际不是陪伴家人、而是和工人朋友们一起吃饺子过除夕。原来,李大钊是个热心肠、有思想的热血青年。真正令我动容的是在五四运动爆发后北洋政府严酷镇压学生,陈独秀见此惨状受了刺激躲到北大红楼里,李大钊和胡适处处寻他不得,终于在红楼起了争执。李大钊说:“光有思想,没有行动,是救不了国家的。我李大钊愿意当这个急先锋,九死而不悔!虽千万人吾往矣。”这句振聋发聩的誓言一下子惊醒了躲在角落里的陈独秀,终于开启了他斗士的生活。这句话也深深刺痛了电视机旁的我。我想,现在的中国,和1919年的中国有何不同?西方各国依然对中国虎视眈眈,在各个高新技术领域打压中国,用各种见得人和见不得人的手段想方设法诋毁中国。这一事实在百年间从未改变。然而,改变了的是中国自身的国力和对外态度。如今,我们的外交官员在美国的刁难下可以痛斥曰“我们把你们想得太好了”,美方虽怒但再不敢撕破脸。对比百年前,我们可以深切地感受到什么叫“弱国无外交”。我们今日的强大、自信、幸福,无不是建立在这些“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斗士牺牲小我、成全国之兴盛的基础上。正是他们的大声疾呼,唤醒了一代麻木不仁的国人;正是他们的不畏牺牲,成就了如今的百年大计;正是他们的鲜血和家人的泪水,浇灌了今日的祖国花朵。

《觉醒年代》中李大钊为数不多的感情戏却耐人寻味。他大字不识一个的妻子挺着大肚子、带着干粮到北大校园探望正筹备学生运动的李大钊。李大钊吃着妻子亲手做的热烧饼,突然哽咽了。在风雨飘摇的中国,小家的幸福早已被这些斗士置之度外,能够留下的唯有一声歉意和一脸泪痕。

今晚,不知道有多少小家燃着橘灯、喝着美酒、吃着火锅,而那些为之奋斗的斗士们,在黑夜中微笑长眠。谢谢《觉醒年代》,为我们还原了百年前斗士们的思想变革,让如今幸福的我和我们明白“家国天下”这四个字的真正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