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生难忘的国庆70周年盛典游行--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
来源:发改委支社  邹晶  日期:2021-06-01  浏览次数:

 

 

国庆对于绝大部分人而言,既是神圣庄重的纪念日,也是节日放假的休闲时。以往国庆,我不是读书,就是旅行。然而,万没想到,2019年国庆,我也成为新中国70周年重大典礼的一份子。回想大典前几个月训练,特别是10月1日长安街阅兵和游行,我常常喜不自禁,兴奋莫名,回味无穷。为了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特撰写此文,并与读者一起回味训练片段和游行实况,共同见证历史瞬间。

原来这就是阅兵村

今天是9月4日,星期三。昨晚八点前,大家就陆续抵达西客站附近的酒店。0:20,在睡眼惺忪中开始洗漱,0:45,大巴离开酒店。大约1:20,大巴抵达工人体育馆。2:20,我们离开工体。不一会儿,车子来到三里屯,已经夜里两点半了,许多餐馆或酒吧还在营业,灯火通明、食客聚集的三里屯及周边,不愧是首都的繁荣标志。

再往前走,不时看见很多夜间工人在施工,比如道路维修、照明设施更换等,真是辛苦了,向他们致敬!

经过近两小时驱车,到达阅兵村时,大约凌晨四点。大家摸黑用了移动厕所后,都在大巴里打盹。

六点多,天放亮了,大家在车里用早餐。吃着早点,我忽然想起了闺女的事。本来,一早是要她到首都机场,今天是她踏上留学道路首日,我理应送到机场。前两天,当孩子听说我要参加游行练习,不能送她时,大大的一声“啊,你不能送我啊?”足以说明,她对此的失望和沮丧,这趟旅行只有她孤身一人。更让她难过的是,本来计划要送她去西班牙,这下可好,不但送不了目的地,连国门都不行,看来我这家长略微有点残酷。估计,当她在机场看见别的学子有家长相送,甚至陪同抵达目的地时,更是会埋怨了。不过,但是,训练是大事,个人也只能为集体牺牲一下。想到这,我也只能暗自祈祷她,一路顺风!

7点整,所有人开始往阅兵村中心地带移动。据说,今天有18个方阵都来(全部方阵是36个),估计加上当地部队的人,现场5万人是有的。

不一会儿,天大亮了,逐渐能看清周边环境。这是昌平山脚下的一片开阔地带,训练场地几乎与天安门广场加东西长安街等大,连天安门城楼都几乎一模一样。等大部分人聚集到“长安街”时,两头都看不见尾。估计,今天除了服装不是国庆当天的,其他几乎都是按正日子来安排。

等待过程中,部队同志真好,为大家准备了绿豆汤、酸梅饮料,还有大白米粥。只是人太多,不仅要排队,而且可能是预估不足,杯子成了稀缺品,大家纷纷用喝完水的瓶子装液体甚至粥,真是考验士兵的“灌汤”技巧了。这倒让人想起古时做卖油生意的伙计,还有上世纪八十年代前,人们去副食店打酱油的情形。

长久等待后,9:30,终于开始走路了!广播里想起熟悉的音乐,大家精神抖擞,把最好状态尽量展现给主席台的“首长们”。不过,当我们离开场地时,必须跑步,没有水泥的土路立刻被无数人的步伐激起满眼尘土,甚至看不清前面的路。我不禁想起那烽火连天、金戈铁马的古战场……

一次流产的演练

今天是9月22日,星期天。昨天下午三点多,我到达鸿坤酒店,换好刚发的盛装,就下楼照合影了!4:40,大家离开鸿坤,5:30左右,大部队抵达宋家庄地铁站。今天地铁站加强了安保,门口就开始扫码,我因少带了一样证件被拦住。经过请示上级领导,还是不能通融。看来,我只得打道回府。然而,接下来的问题,还真是问题。

首先,我没有手机,手机已上交;其次,没有现金和公交卡;最后,我还穿着盛装。虽然在警察帮助下我好不容易离开车站,但怎么回酒店?我询问旁边的一个警察,看能否跟某个出租车司机说下,或能否搭乘公交车?

这位警察想了想,觉得可能都不可行,于是说道:“我给你五块钱吧。”我刚想说,留个联系方式,话到嘴边,就听见另一个警察说:“给你十块!”我猜想,大概这位警察觉得五块钱可能不够,于是我说:“这太不好意思了,您告诉我手机号,我到时还您?”这位警察死活不要,说没事的。旁边的一个警察说:“您就记着,这是宋家庄枢纽站的站长给您的。”

想着他们警务在身,那么多人需要运送,我便快步离开地铁站。此时感觉到,攥在手里的10元钱很热,它比1000元还要珍贵,这是真的雪中送炭!没有这位站长,当然还有所有警察帮助,估计我只能走着回酒店!

一个多小时后,我回到住处,此时大约7点多,我在小卖部买了包方便面,吃完后,就打开了电视。已经许多年不怎么看电视了,忽然北京台的一个电视剧吸引了我,因为电视剧演的是新中国成立的故事。画面里,周恩来正焦急地等待,他的助手说,还没有消息,总理让他们一有消息就通知他。

镜头切换到毛泽东主席和其他几个老总讨论,为何斯大林还没有来电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旁边有秘书提醒说,苏联与我们有六小时的时差。果不其然,翌日清晨,小伙子就举着电报,来到一夜未眠的主席等领导人跟前,说苏联来电报了。接下来,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罗马尼亚、保加利亚、波兰、阿尔巴尼亚、朝鲜、民主德国等七八个社会主义国家领导人都来电庆贺。

这个电视剧(《外交风云》)之所以吸引我,一来,正好是国庆大典又至;另外,这部电视剧较真实地刻画了刚建国时的情形和一些外交官,包括李克农、乔冠华、龚澎、张闻天、王炳南等。记得总理说了一句话,让我印象深刻,他说:“全世界现在有200个国家和地区,基本都是最可靠、最有才干的人才能搞外交。”而当时新中国外交部刚成立时,也就200来人,很多人还都是刚从部队转来的,习惯拿枪穿军装。尤其女同志,认为旗袍是国民党官太太们穿的,自然不是无产阶级做派。而邓颖超大姐却从一位女性角度,穿着旗袍,给在外交部工作的女干部们亲自授课,哈哈,真是70年弹指一挥间……

凌晨4:30,队友们回来了,一位女队友把我的门卡和手机给我,顺便说了昨晚到凌晨的大致情况:大家都很担心我(这个只有队友能够体会和理解),同时,她说起今天的演练非常严格,都不让睡地上,小组队员有的三人背靠背,或站或坐地休息。不过,今天的彩车很漂亮……

听到这,我是该感到侥幸呢,还是遗憾呢?或者兼而有之吧。

欢庆的海洋

今天是10月1日,国庆节。按照区和市里统一要求,昨天下午,我们西城政协委员三点左右就都到达鸿坤酒店了,比要求早了一小时。

五点整,按要求第三中队全体在酒店门口合影。此时,晚霞初上,每个人的脸都被照得很是红润,洋溢着喜庆的笑容。六点多,用完晚餐,有的队员还在大堂里稍加活动,有的回到房间,洗洗漱漱,看看电视,估计八九点钟,就都就寝了。不过,我却怎么也睡不着,辗转反侧,烙饼似的,久久不能入睡。

凌晨1:30,起床收拾,2:10下楼退房,2:20出发!还好,今天很温暖,让人精神振奋。3:30,乘车前往宋家庄地铁站,4:15 进行安检。下到地铁里,等到近6:00,车来了,目的地是崇文门地铁站。从地铁口出来,又经过一次安检,就彻底安全了。领取了矿泉水和食品后,就地野餐,之后是长时间等待。

9:15,我们陆续开始准备,当10:00仪式开始时,我们也跟着李克强总理的倡议,唱国歌,至于礼炮就只能听了。当10:06习主席讲话时,感觉还是有些傲娇的,因为是现场。10:14,当广播里传来习主席将进行检阅时,似乎大家都兴奋起来,个子高的安稳等待,个子矮的就费劲了,时不时要往上蹦。

10:45左右,我们移到长安街人行道等待。面前是装载着各种武器的车辆,还有那些有将军站立的吉普车。11点车辆开动时,就听见我前面一位女士对着军车里司机说:“要好好开啊,别出错,给你们加油!” 其实,大家对每一辆从眼前开过的军车都报以崇敬的心情,也都挥动着手里的国旗和花朵。这时,又听另一位女士说:“太激动了,不行,我要哭了!”说完,她把头望向天空。此时,我眼睛也有点发热,嗓子发紧,这大概就叫爱国热情吧。其实,爱国就是不自觉的行为,在如此情景下,人人都会流露出来。这就像很多人到了国外才觉得祖国可爱,容不得外国人对自己国家的任何批评,运动员参加国际比赛大概最能体现这种情怀。

军车一过,顶上来的是群众游行花车,我们迅速包夹了22号花车。刚排好队不久,突然听见空中有飞机引擎声,很快就看见几架直升机挂着鲜艳的国旗,缓缓飞过头顶,大家立刻欢腾起来。又过了一会儿,更大的引擎声划破天空,它们后面带着彩色“飘带”,慢慢的,彩色飘带变成抽象艺术作品,四种颜色混合在一起,融入到了蓝天,进入到了云层。那种色彩至今都无法用语言表达,即便世界上最会用色的抽象派画家,也未必能画出这样的画面……

11:32,随着稚嫩的女童声唱起《今天是你的生日我的祖国》,群众游行拉开序幕。当我们方阵通过主席台时,在如海般的花朵、国旗和欢呼声中,忽然看见习主席正挥手向我们这边致意,这表明总书记对民主法治的重视,更是对宪法的尊重,因为我们的花车竖立着《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的巨大牌子。

1:10左右,我们到达宣武门地铁站,到此,这次盛典,我们的任务就圆满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