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横渠四句”向“与同四句”升华——兼及传统文化精神标识之提炼和淬取
来源:东城文美支社  刘长焕  日期:2019-06-05  浏览次数:

 

宋儒张载曾有四句心法:“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现代哲学家冯友兰先生将此说概括为“横渠四句”。深度参悟和践行这四句话,一直是宋、元、明、清以来儒门问学者极其重视的价值维度。可以说“横渠四句”是张载穷究一生对儒门心法的概括,成为后代学人奉行的参修路径和行动指南。考其渊源,不难知其觉照的核心乃是对《易经》“大人”四句(笔者案)的深化感悟和实践。《易经》“大人”四句说:“与天地合其德,与日月合其明,与四时合其序,与鬼神合其吉凶”。张载的实证功夫和德性觉醒,从“大人”四句不断升华,他把关注天地之心、生民之命、往圣之绝学和万世之太平,作为大丈夫安身立命,成就大业,参赞天地之要义。

随着时代的变迁和进步,在现阶段中国,人们对自身责任意识、担当意识和宇宙意识等精神层面的观照,开始有深度觉醒、顿悟和体会,而这些觉悟和实证经验,无疑将会促进人们精神境界向更高层次升华。事实上,当我们在不断剔除和放下“小我”,开启更大的关怀视界,进一步廓然放大本心,进行必要的自觉回望和反省内观的时候,就不难深切地观照自心并由此坚定文化自信,发明心地,窥见生命本质和心性的主宰力量。而在不断加强自身心灵品质建设之时,也就不断开始自觉承担起利益他人、利益社会、服务国家乃至造福人类的历史责任。所谓“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正是文化传承中若干历史经验的概说。中华文化尤其注重主体心性,其以观念文化为主线发展起来的文化形态,作用于物质建设和改造的动能,早已涉及精神和物质的统一规律的把握,涉及生活的方方面面和事事物物。

“横渠四句”是宋明理学中具有代表性的“心性”概说,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地感悟、提炼并升华到“与同四句”,是心灵品质建设和道德智慧在历史文化发展中自我认知的新阶段。在提出“与天地同心,与生民同命,与往圣同绝学,与万世同太平。”观点之前,我们经历了一个深刻的参悟、觉察和实证过程。是在修练内功、刮骨疗伤、自我反省中寻求生命焕然一新的革新的路径上,经参赞化育的实践体会所得。同时,也参修阳明先生所强调“致良知”“知行合一”“身之主宰便是心”“事有不成,反求诸己”等心学要义,结合大儒张载的心性自觉和心地发明境界,对文化弘扬中攸关人人心灵建设的现实需求以及“朝闻夕死”的刻骨追问和觉醒而体悟出来的,是对可学而至的圣贤境界的进一步体认。

 

与天地同心

“与同四句”之第一句“与天地同心”,在心源观照上破除了“人、我”“物、我”的二元对立观念,呈现理体本来不二、洞然明澈的统一境界。人本是天地间一物,而此物之主宰便是——心。唯物观念在强调物质第一之时,这一个“强调”其实即是观念返照的开始。而观念升起发动的开始,则无不是事物萌发与物质运动在精神种子力量的认知反映。对于中华传统文化中天人合一、知行合一、终始合一等性相的实证,前提是务必放下自己的积习、陈见、固执而以更加灵活的,实事求是的方法去观照现实需求。而这正是《汉书》中所谓“实事求是”的方法实践在“心物”统一之时应坚守的辩证解决之路。对于世间不断变化的各种“事物”,切实注意体证作为参与者、主持者、研究者、描述和践行者的重要维度就是“心”上的价值判断、忖思、与辩证,之所以秉持公心、心怀天下和利益公众是恒常的价值,即是人的境界和格局所呈现出来的宏大、深远、公正。在这个意义上,“与同四句”就不仅仅是对“横渠四句”文字上的简单替换。

历代典籍中关于“天不私覆,地不私载”的大道,到了现实生活,我们就会因为不明和贪欲的遮蔽,而迷失在利益纠葛中,乃至许多人放松对自己的观照和严格要求,而不幸走上贪腐堕落乃至犯罪的道路。故知《吕览》专列“去私”一篇,不能不说是古人鲜明的价值彰显以及对天地妙理的效法和揭示。人一旦私心太重,其生命的光华便因境界和格局太小而很难释放。而“去私”是高尚人格、圆满道德修炼的必然历程,也是成就人格、赢得尊重和成就事业的根基。这也就是为什么有识之士总要以“养天地正气,法古今完人”来激励自己自强不息的原因。宋代民族英雄岳飞之所以要把“精忠报国”作为自己终身奋斗目标,原因就在忠诚与担当的巨大主体力量的具足。每一个人,只要有一念利国利民的心发动,其宏大的志向才可以得以建立。而“有志者,事竟成”,“志不立,天下无可成之事”的警策,也正是这一人生最重要真理的说明。

朱熹诗句“唯有源头活水来”之“源头”的本质正是“心”,即与天地同一之“无私的心”,换句话说就是“纯净无染之心”。这是觉悟与快乐的源泉,是人生境界与格局的源泉,是一个人心灵品质所表现出来的道德正义、仁爱、忠孝、温暖、互助、和睦等等德行的总源泉和价值核心。这是值得细细参悟、品鉴、对照的人生要义,是一个人“学以成人”的关键所在。

 

与生民同命

与生民同命,是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中“同呼吸,共命运”、“人同此心,心同此理”的概括。正是因为人人有“心”,故人人都可以建设心灵品质并开发心灵宝藏从而主宰行为作用。每一个人的起心动念,是需要自己觉察的。因为由心念发动所产生的意识、语言和行为,皆无不遵循作用与反作用的原理,从而形成无数的错综复杂的心与心的链接,形成五彩斑斓、多元共存的文明形态、生活形态、事业形态等。世界之所以不太平,究其根源,无不是因为私欲和邪见发动并表现在行为上的作用和反作用。只有每一个人都能够意识到“与生民同命”,并坚定遵守和践行“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世界和平才可能最终实现。

而要明白所有人“此心相同”、“此心光明”的路径在于,我们要把建设心灵品质作为自我开发心灵宝藏的人生策略来践行。要不断地在“修身(心)”上下功夫,不断体证和明白心地纯正、朴实、本来干净的深刻道理,不断净化自己的灵魂,不该取的决不取,不该做的事决不做,有违法律的事决不干,伤害他人生命财产安全的念头和行为决不起来。时时保持在自我觉醒的状态,这是真正的“自我文明”、“自我化育”、“自我警惕”。因为“与生民同命”,表示每一个人的意识、语言、行为都无一不在大家的观照之下,谚语说“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老子讲“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就是这个道理。保证每一个起心动念的正确并以智慧合理的方式达成结果,这就是“知行合一”。所谓“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所谓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其本质就是“与生民同命”最究竟的奥义揭示。

 

与往圣同绝学

事实上,我们与过往人类历史上伟大的圣贤,在最根本处的“心”是相同的。圣贤在其修养上的特质,无不是念念观照自己,所谓“三省吾身”,就是对当下的观照。古人通过“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的鲜活顺势之理,而努力建设其心灵品质,开发深奥而丰富的心灵宝藏,启动了无穷的智慧和能量,如日月之光辉照破不明和黑暗,在人们心中树立了崇高、雄浑的伟大典范和真善美的价值风标。所谓“天不生仲尼,万古如长夜”就是形容圣人作为无私的大觉悟者,他们奉行无我利他、化育天下的伟大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把人类的幸福、智慧、快乐、和平作为自己的终身职志。古今中外无数圣哲共同的特征就是参赞天地,念念无私,处处皆以纯净至极的博大心性主宰其行为,最终才成就了大中至正、无偏无私的高明智慧,也因此光照千秋历史,并指引着人类正确前行。孔夫子所言“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作为人与人、国与国、地区与地区之间的相处之道,这一普世道德箴言被西方思想家称作道德黄金律,并镌刻在联合国总部大楼,被一切爱好和平的人士自觉奉守和践行。

在浩如烟海的历史典籍中,无数经验教训都透露给了我们:比如谁做到无上仁爱、无穷智慧、无限胸怀、无尽能量并能奉行无我利他、化育天下的高尚事业,谁就亲证了往圣之绝学,谁的心灵品质就同于往圣之境界。此绝学的本质是毫无一念私心,须依据廓然大公的崇高境界方可圆满养成,而非仅仅依靠丰富的书本知识。此“读书明理”的本质要求正是“学以成人”的前提和基础。唯有发起大心,努力修炼,致力于国家民族乃至人类文明进步的崇高事业,才匹配宏大的格局和境界。舍此,往往不小心就成为“可怜悯者”,不觉不知,浪费生命美好时光而最终碌碌无为。有了为国为民的奋斗目标,人才培养的自我能量才得以充分体现。

著名的“钱学森之问”,在本质上是学人为国为民乃至为人类的大担当心没法由衷地生起,比起当年抗日救亡、振兴国家、立志奋发、投身救国和国家重建的伟大前辈们来,我们多少成绩一流的高考“状元”,就不应自甘平庸、自甘渺小、执着“小我”的经济富足和自我满足,乃至不小心就养成卑怯无力的人格颠倒者,甚至抱着错误的人生观、价值观和世界观,又怎么可以明白一滴水只有融入大海才不至于枯竭的道理。而一个发心为国家民族担当的人,其内心所感受的快乐、收获的成功、达成的幸福、实现生命光华灿烂的境界,的的确确是常人很难想像的。

所以,“与往圣同绝学”的关键是先与往圣同“志”。“志与道合者大”“道济天下”,这是所有志存高远的人学习、参悟、向往的宏大目标。

 

与万世同太平

“与万世同太平”,所揭示的是宇宙人生时间和空间的无限观念和认知。在没有起点和终点的无尽时间轴上,人人在本质上是平等的;在没有边界的无穷空间之中,人人本质上也是平等的。世界和平的本质是生命的价值平等,唯有人人尊重生命,剔除各种贪婪、傲慢、偏见、自私、争斗等等恶念,回归纯朴、诚信、善良、公正、友爱、文明、富强、和谐、敬业等等核心价值,与万世同太平的伟大理想,才能落地生根在人们心中。

“与同四句”和“横渠四句”的区别在于:“与同四句”在“横渠四句”的基础上进一步实证而升华。“与同四句”揭示了宇宙间的“不二”理体,是“知行合一”和“实事求是”的本体觉悟和智慧开启;而在“修身”过程中,先圣所秉持的明心和净心的两个功夫,也可以“与同四句”为参修标准,进行对照、叩问、反省,则不难知道人生方向的对错和差距的大小,这是一个可供人们自我修养心性的参照体系和抓手。

我们在对中华五千年文化进行归根、洞察、反本、开新等综合考量过程中,不但需要对“不易、变易、简易”宇宙法则的参悟和实证经验,且必须对诸子百家就心性之精微、广大、高明、中和、德性等的玄妙起用做通贯的梳理和体悟。

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博大精深的智慧系统,在各种“经史子集”文献的背后,都有对“人何以成为正确的人”的不断拷问;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对所有人共同应有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的正确内涵的把握;是在思想的根源处——“心”上发问并进行源头活水的思考、觉醒和呈现。

总之,从张载“横渠四句”向“与同四句”的升华,可进一步洞察心灵品质的建设和心灵宝藏的开发的重要价值。只有人人把握生命和事业的源头活水,才有事业得以“清如许”并保持长久澄澈和不竭的能量。而与之对应,我们进一步提炼出这样的几个要素:即抱与天地一样博大无私相同的心(志),就开发出与生民同命的境界和格局(道),就成就吻合与往圣同绝学的价值呈现(德),最终就达成与万世同太平的伟大事业(事)。概言之则“心——道——德——事”就简约明白地提炼和淬取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精神,而“心道德事”和“与同四句”所依据的,正是中华文化包容和吸纳世界一切优秀文化精华,最终所形成的精神标识就是——其始终以“仁爱、中庸、谦和、真诚为人生观;始终以修身、齐家、治国、利天下为价值观;始终以世界大同,天下一家为世界观。两千多年前多个民族就融合成一个国家,新中国成立后,56个民族更加团结成像石榴籽一样的一家亲;如今,将推动人类命运共同体作为我们伟大的使命。”这就是中华文化,就是中华文化的精神标识。其不仅经历了五千年的实践检验而具有历史传承的特殊重大价值,更具有推动中华崛起、民族复兴的磅礴力量和维护世界和平大业的重要意义。我们需要时时处处,对此进行深入感悟和实践,做到知行合一,内化于心,外化于行,使之不仅成为中华传统文化的精神标识,而且最终传播到世界各地,成为世界人民和平共处、奋进共赢、多元互鉴的共同的人类文化精神标识。

 

【作者:刘长焕,字粲然,1971年生。九三学社社员,著名学者,辞赋家、诗人、诗词理论家。现任北京开明文化书院院长、庐山白鹿洞书院常住传习导师、贵州汇善谷书院、安徽芜湖中江书院院长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