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秋话热点 共论辩迷津——发枝荟第20期沙龙侧记
来源:发改委支社 吴海娜、邹晶  日期:2018-11-05  浏览次数:


贺博




金有元




铁伟




徐利




许进




赵可




邹晶


10月27日下午,九三学社发改委支社举办了第20期发枝荟沙龙,邀请来自政府、法律、信息网络和和媒体的四位嘉宾,对当前中国社会的一些热点问题进行了一场别开生面的论战。沙龙由发改委支社主委邹晶主持,九三中央思想建设研究中心主任许进、北京市西城区区委办公室主任徐利、九三学社发改委支社及其他支社社员、其他党派同仁、社会各界人士等约 60 人参加了本次沙龙。

热点问题背景

近期,中国社会发生了数起在法律和道德层面都值得讨论的事件或案例,比如高铁霸座、瑞典酒店事件、范冰冰逃税案件等。这些事件或案例,或多或少都存在国人对法律不尊重,执法不力,当事人不了解相关法律或钻法律漏洞的情形,甚至有的在立法上也存在不合理性等。这些事件发生后,一时间社会上众说纷纭,部分自媒体甚至为了博眼球而随意歪曲事实。鉴于当前的国情和社会舆论,发枝荟沙龙从政府部门、法律专业人士、网络安全部门和媒体人四个方面,邀请合适的专家学者进行主题演讲,对当前社会热点问题进行深度讨论。

专家观点集锦

金有元:严格执法与保护个人权利之间的平衡点

植德律师事务所创始合伙人,有着12年法律执业经验的金有元律师,从多年实践经验出发,探讨了以下三方面的问题:一是法律是否有良法和恶法之分。二是实体法与程序法的共生关系。三是严格执法下,如何更好地保护个人权利。

金有元认为,良法与恶法是很理论化的区分,通俗来讲,良法利于社会的良性运行,能够经受得住经济发展和社会生活的检验,恶法则是一些“变了味的自造法”,这种法往往是法律或部门规章没有规定的情况下,具体办事机构为自己工作便利或推脱责任而“造”出来的法。但大家因为要直接面对这些办事机构,往往选择对恶法忍气吞声,不敢怒、不愿言。所以,守法时要先做区分,对恶法的遵守并不是对个人权利和社会权益真正的保护。

金有元还讲述了程序法和实体法的关系。民法和民事诉讼法、刑法和刑事诉讼法中,民法和刑法即是实体法,民事诉讼法和刑事诉讼法则是程序法。所谓严格执法,不仅要严格执行实体法,也要严格执行程序法。只有程序正义了,才能得到实体法的正义,如果没有履行正常程序,单纯追求实体法的正义,那是非常困难的;撇开程序法而直接追求实体法,则可能会犯错误。例如,美国明星辛普森杀害妻子的案子,尽管事实上可以认定辛普森的犯罪行为,但却因警察在办案过程中,程序上出了很大问题,最终法院没有判定辛普森有罪。

最后,金有元给出了严格执法时,如何更好保护个人权利的建议,即不可选择性执法。不可选择时间执法,法的执行应该是常态化并一以贯之的,不可在某段时间严格,某段时间松懈,无论何时,法的尺度和标准都必须是一致的。也不可选择对象执法,所谓“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维护法律的尊严,就是要用一把尺子,平等地对待所有人。

赵可:不遵守规则,我们都将成为受害者

海淀区法制办副主任赵可认为,如果,不守规则的人获得利益,那么守规则的人往往会吃亏,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自己还要不要守规则?还要不要教育我们的孩子守规则?赵可首先抛出了一个近乎于灵魂拷问的问题,接下来,她分析了不守规则人的心理成因:一是优越意识。认为自己优越,应该享有某些特殊权利,比如高铁霸座男,喜欢这个座位就可以坐在别人的位置上;瑞典酒店事件,父母身体不好就可以要求旅店给特殊照顾。二是自利意识。违反规则可以获利的心理,常常驱动人们做出违反规则的事情。三是侥幸意识。尽管知道违反规则可能会受到惩罚,但因侥幸意识仍会这样做。比如影视圈的人,通过阴阳合同逃税都没受到处罚,我为什么不可以?我老老实实交税是不是就吃亏了?

赵可认为,不遵守规则的三种意识人皆有之,它源于人类身上的一种动物属性,在这种动物性的驱使下,人类会有破坏规则的冲动,希望获得更多的利益。但正如赫拉利所言,人类虽有动物性,但为什么能成为万物之灵,成为世界的主宰,是因为人类除了动物属性,还有社会属性。一方面,人类的动物属性使我们有破坏规则的冲动,用侵占别人的权益来获得自己的利益。另一方面,人类的社会属性又让我们有必须要遵守规则的理智,如果不遵守规则,社会就变的混乱不堪。规则的遵守和互相监督,造就了正常规律的社会秩序,反之,如果每个人都不遵守规则,就会发生互害模式,贪官会欺压商人,商人会欺压农民,农民会生产有毒食品,互害模式下每一个人都没有做好自己的本分,都破坏规则,大家都成为受害者。不遵守规则就如欲望的潘多拉盒子,一旦打开,就陷在欲望的泥淖里不断挣扎沉沦,而遵守规则将会把欲望困在理智的笼子中。

总之,不守规则,不仅对别人不利,最终也会对自己不利。古语讲,多行不义必自毙,有的人可能会因为破坏规则而一时得利,一时猖狂,但最终也往往会因自己的行为而付出相应的代价。

铁伟:相信科学,善辨真伪

中国联通北京市分公司政企部高级经理铁伟认为,当下,骗子横行,真假难辨:电话诈骗、电话推销、P2P融资、扶老人被讹、儿童被拐卖、真假警察、将公权私用,即使你有问题,想去问一问百度,都有可能会发生“魏则西事件”。可以说,在信息时代,简单和善良限制了我们的想象力。另一方面,阴谋论也时不时的浮出水面,阴谋论将人引入歧途,以阴谋论否定任志强的房价涨论点,没有尽早买房,而使自己遗憾终身;以阴谋论为主要构思的《货币战争》,告诉你黄金最可靠,很多人高位接盘,被套多年,不仅不能保值增值反而损失惨重。面对信息时代层出不穷的诈骗、阴谋论信息,铁伟认为,要采用科学的观点、科学的方法,来辨别、鉴定信息的真伪,大胆怀疑,小心求证,辨别以偏概全、偷换概念等骗子手段。

现代的信息技术为每个人提供了发声的机会和能力,每个人都可以成为信息的生产者和传播者,这既可以成为保护自己权益、监督公权运行、控告违法行为的武器,也可以成为骗子行骗的工具,造谣生事者的利器。目前的网络舆情系统和网管系统很强大,舆情系统可以搜集、发现互联网舆论的热点、言论、动向、趋势,网管系统可以记录谁发表了什么言论,在何时何地,一个热点消息的经过,如谁发起,如何被推动放大。因此个人发布消息和转发消息要追求客观、真实、准确、合法。但系统只能记录、跟踪信息,不能代替人来判断信息的真伪。科学的目标是追求真理,是逐步接近真理,科学是辨别真伪的利器。

“常与同好争高下,不共傻瓜论短长”,铁伟认为,网络舆论时代的辩论,要基于公平、公正、自由的平台,要尊重辩论的基本规则,尊重事实,尊重科学,遵守科学的逻辑,辨伪存真。而扣帽子、打棍子,甚至骂人、侮辱人的做法应被唾弃。辩论的目的是共同提高,而不是损人利己。

贺博:思辨舆论热点乱象,拨开迷雾盼见晴天

国家发展改革委《中国战略新兴产业》杂志新媒体运营总监贺博认为,当下,舆论热点更具爆炸性、最具蒙蔽性、杀伤力更巨大。因此,我们要善于分辨真相、理性应对。首先,我们接受的信息纷繁复杂,要像剥洋葱一样剥离现象表层,找到事件本质,即舆论真相。但舆论真相,往往会被读者或网民所愿意相信的真相所遮蔽,读者和网民所愿意相信的真相也往往被称为“后真相”,《牛津词典》将其解释为:相对于感情及个人信念,客观事实对形成民意只有相对小的影响。

在现象、真相和后真相交织的情况下,学会在迷雾中看清本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里存在三个主要的陷阱。首先是技术陷阱,也称为渠道陷阱,是指我们会通过固化的“圈子”——朋友圈、微博圈、社交圈等,不断加深和强化我们的兴趣点、爱好和价值认同。久而久之,我们在这个圈层中被固化、被放大、被强化,被同圈或类圈吸引,对对立圈产生排斥和对抗,甚至会形成极端类、情绪类的思想扩散。内容陷阱是指内容信息的真实性,简单来说,如果说10句话,有9句半为假话,很容易分辨,但是如果9句半是真话,而唯独另外半句是假话,就非常具有迷惑性和杀伤力。情感陷阱或情绪陷阱,是指在全媒体时代,人人都是“小喇叭”“发声筒”,出于各种目的,很多时间网络信息不是以情感人,而是以情惑人、以情害人。情绪化的修辞和各种道德绑架、添油加醋、人肉搜索、网络暴力、网络水军的案例,屡见不鲜。为此贺博给出了自己的建议:一是传统媒体和主流价值观要主动构建网络舆论阵地,尤其是以贴近青年群体并喜闻乐见的形式和内容来开展。二是要构建和通畅利益沟通渠道和机制。三是要做好立体式监督与管理,建立去中心化的信息溯源、发布、审核、监督体系。

互动环节,与会者提出了诸如“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公正司法、全民守法”新16字方针如何理解,个人在行使私权的过程中如何不去逾越法律边界,个税新政改革,名人偷漏税,普通人名誉权等问题,四位嘉宾及临时做了简短演讲的北京中闻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赵军律师,对所提问题做了详尽解答。沙龙讨论气氛热烈,对一些疑问有了清晰的认识。

许进对沙龙进行了总结讲话。他首先对几位演讲人的演讲做了点评。认为,恶法在没有修改前还是要严格执行,否则就会出现选择性执法,如果实践中发现恶法,我们应该推动人大去修改。不能单纯的强调规则,规则也需要在法的规制和规范内,才能成为大家行动的准则。网络舆论事件发生后,相关政府部门在第一时间的处理尤为重要,有助于在舆论沸腾时对热点事件的冷却处理。针对互动环节提到的新16字方针,许进认为在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公正司法三个方面,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执法的严格性,如果执法达不到惩治的力度,就会增加公正司法的压力。最后,许进主任建议大家加强学习,积极把平时遇到的问题和解决方案,形成有助于推进社会进步的提案,提交给各级政协委员或机构,从而让我们的社会朝着健康的方向发展。

摄影:崔玉华

特别鸣谢本次沙龙的赞助方:御康茶坊、北京宝金汇矿业有限公司、中煤龙源新能实业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