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参政议政故事两则
来源:北京大学第二委员会 陈新  日期:2018-09-11  浏览次数:

作为九三学社中央和北京市委医药卫生委员会的“资深委员”,有两个参政议政的故事,虽然十几年过去了,可依然记忆犹新,这些经历好像“入门”教育,不时激励自己的责任意识,不断努力做出新的探索和贡献。

(一)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通过几次全国学生体质和健康大型调查研究发现,中小学生中的“肥胖”和“营养不良”并存,而且二者都在增长。专家们分析,一方面说明学生的营养状况总体上得到明显改善,另一方面反映出“偏食”“挑食”的不良膳食习惯造成营养不平衡。值得重视的“新生事物”

—“学生营养餐”,大有商业化发展的趋势,但是缺乏科学指导。

恰巧,北京一家主流媒体爆出“冷门”消息,有的学校老师借口管理和监督营养午餐的名义,“蹭吃蹭喝”,生产商户则“羊毛出在羊身上”,降低午餐盒饭的质量,有的根本见不到“荤腥”。记者就此特意采访了著名儿童青少年卫生学专家、时任九三学社医北京市医药卫生委员会主任林琬生教授。林琬生教授旗帜鲜明谴责这种普遍存在的“潜规则”,引起舆论一片哗然。同时,决定“立项”,由医药卫生委员会针对当前营养午餐的现状进行调研。

我们首先召开了包括社内外专家在内的研讨会。记得出席会议的“大咖”有: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301医院营养室主任)著名营养学家李瑞芬教授、《中国学校卫生杂志》执行副总编、全国学生营养学会秘书长邓书读主任、北京市卫生防疫站学校卫生科王绍丽主任。大家从不同学科的角度,畅谈规范学生营养午餐管理和膳食配方的许多建言献策、并且是可以“接地气”的具体措施。比如,市政府出台相关文件支持营养午餐的指导性文件、对生产营养午餐的企业(尤其是中小规模的饮食作坊)加强“资质”审核并施行《许可证》管理、保证生产包装后半小时送达学校(保温保鲜)、运送车辆外贴“学生营养餐”统一标识、聘请营养和烹调专家设计每周食谱菜谱、增加营养午餐多样化选择(素食、清真、“减肥”、“补铁”)、鼓励具备条件的学校自制学生营养午餐、全市建立专供学生的蔬菜和副食生产基地保证需要降低中间环节损耗和费用等等。

 

紧接着,医药卫生委员会组织了到生产学生营养午餐的几个不同规模企业的现场考察。印象深刻的是,在北京师范大学膳食科和食堂召开的现场经验交流会,该校形成一定生产规模,供应附近几所中小学校,价廉物美、营养卫生受到广泛好评。我们也看到一些小作坊,操作间杂乱无章、生熟混放、苍蝇满屋……

经过一两个月的紧张工作,我们起草了一份关于北京市学生营养午餐的调研报告和改进建议,再次召开社内外专家座谈会,并由课题组反复修改,突出重点、体现急需、实事求是,可以操作。

不久,我们得知,这份调研报告,引起了北京市领导的高度重视,时任市委书记贾庆林同志亲自做了批示,有关部门正在根据调研报告的意见和建议进行整改落实,北京市学生营养午餐朝着规范化和科学化方向发展。

(二)

医疗废弃物和垃圾,从普通的一次性注射器和针头到抽血、换药下来的棉球棉签和敷料纱布,更不要说手术切割下来的病变组织、流产的死婴死胎,如何处置和无害化处理,竟管有不少“红头文件”,可是实际执行情况,不尽人意。偶有媒体曝光,也会在医院邂逅。医院困于医疗废弃物和垃圾,没有正规物流渠道;环保部门只是在接到“举报”“投诉”后,“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普通居民和就诊患者见此情况除了感到“恶心”,处于无奈。

九三学社北京市委医药卫生委员会,在一次参政议政选题论证会上,有的委员提出了关于医疗废弃物和垃圾要切实加强管理的问题,立即引起了热烈讨论,大家的共识是,这是同社会精神文明和物质文明建设、密切民生关注环境的迫在眉睫的大事。

专题小组很快设计了调研提纲,包括医务人员的问卷调查表。可是问题接踵而来,如何才能了解医院和医务人员对此问题的真实情况和处理方式呢?“家丑不可外扬”,直接到医院去肯定会“碰钉子”,调研无法进行,还会受到有些院领导的阻拦、刁难或“粉饰”。

大家集思广益,觉得要充分利用九三社员中医护和科研人员比较集中的优势,可以采取两种方法进行调研。

于是,调查问卷依靠基层组织,分发到社员之中,匿名填写。这个“绝招”果然灵验,一两个星期,收回了近200份真实可靠回答完整的问卷,有的社员揭露“案例”,有的社员提出建议。

考虑到“三级甲等医院”大多设有医疗废弃物和垃圾的“焚烧炉”,座谈会邀请的院方领导和医护人员代表主要是基层“二级医院”的社内外人士。出席的人数出乎意料,有些人士“不请自到”而且“有准备而来”,使课题组成员备受鼓舞,也感到选题的准确和及时。

在此基础之上,“定量分析”问卷和座谈会“案例”举证都十分到位。

参政议政的“机会”逢时,北京市突发“SARS”(非典型性肺炎)疫情肆虐。中央和北京市全力以赴,应对疫情,控制发展。关于医疗废弃物和垃圾的调研报告,立即引起高层的“警觉”,此事“当务之急”“不可延误”!

课题组成员被紧急通知到九三学社北京市委集合,会议室座无虚席,市委、市政府、卫生局、计委、环保局、财政局以及“爱国卫生委员会”等相关部门悉数到场。行政部门的领导和专家仔细听取了课题组的回报。一位领导讲话说,北京市原来准备建立一两座现代化垃圾焚烧处理厂(场),包括医疗废弃物和垃圾的无害化处理,已经进行了招投标准备,有国外专业机构会同国内机构和专家进行了考察论证,但是选址一直确定不下来。九三学社的医疗废弃物和垃圾的无害化处理的专题建议,犹如“及时雨”,而且建立在科学论证的基础上,可信可行。我们会马上落实,解决“SARS”防控的“当务之急”“不可延误。”

当年,九三学社中央在韩启德主席的倡导下,在北京医科大学召开了防控“SARS”的高层战略研讨会。来自全社的专家学者集聚一堂,在国家处于前所未有的传染病疫情爆发时,挺身而出,用自己的知识和才干,攻克难关。

    两个亲历的参政议政故事讲完了,可是九三学社参政议政的任务依然任重道远。九三学社的成员大多来自科学技术、高等教育、医药卫生等领域,人才济济、知识丰厚,我们完全可以立足专业,开阔视野,怀着社会责任感,在参政议政这个爱国统一战线的平台,发挥个人和组织的力量,不断做出积极的新贡献!